周江真甜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CP
寫不出他們萬分之一的甜
躺平

[鄭軒中心]Family

*去年因為一些原因刪掉了的生賀,不要臉的拿來發(你

*其實就想簡單的叫家,但是看起來太短沒有厲害的感覺x

*有一些訓練營床位的私設

*轉眼一年又過了,這是給你過的第三個生日TTT,雖然去年超鹹魚

*阿軒生日快樂,請繼續沒幹勁下去吧x,會繼續喜歡你的


1

鄭軒放開鼠標將滿手心的汗往衣服上抹了抹。

屏幕裡的彈藥專家癱倒在地上,哦、這畫面是鄭軒想像出來的,搭配著耳邊狂妄的笑聲。

「再來一場?」身旁的少年說。

鄭軒趕忙退出競技場,將帳號卡拿在手上,「不了不了。」

「說好輸的人請宵夜啊,這是給你翻盤的機會。」

「太晚了,再晚點隊長要來趕人了。」鄭軒努力辯解著,「而且晚上...

*看我萬分愉快的耍中二

──那是一個冰冷的、帶著絕望的吻。

 

大片帶著毫不掩飾侵略性的暗系魔法猛地炸開,以絲毫讓人不能反應的速度向四周散開,黑壓壓的大群人馬中仍然站著的寥寥無幾。

「祭、祭司大人,這到底是……」

被稱作祭司的男人冷冷地看著魔法發出的方向,「失控了。」他慢條斯理的整著渾身純黑的法袍,而後竟笑了起來,「但這不就是你們國王陛下所期望的嗎?」

並不理會身旁人們的驚慌,他緩緩地向前走去,「但不管怎麼樣,世界總歸還是不能夠被毀滅的。」他臉上的表情卻跟所言的話語不甚搭調,彷彿正說著,即使世界毀滅了那又怎麼樣呢?

圍繞在男人周圍的人們已經不敢說話了,看著他的眼神由求助...

*武俠pa

*一個無腦小甜文,設定上的正文大概坑了(。


做完日常的鍛鍊,周澤楷換下汗濕的衣裳,慢慢地走進前院,看見江波濤正將天鏈收回劍鞘中。

「小周?出來了啊。」江波濤向著他走來,更正確的說是朝著門的方向,「我剛結束呢。」

「慢慢來,等你。」周澤楷搭上他的肩頭,在他眼皮上輕輕落下一吻。

江波濤皺起眉頭,「先別碰,讓我先去換衣服。都是濕的。」說著就想把人推開。

「沒關係。」周澤楷說,但還是放開了手。

「馬上出來。」他繞過周澤楷,跨過門檻,一派輕鬆道。

但周澤楷沒看漏,進門後他伸手扶的那一下牆。

按捺住立刻靠過去的衝動,周澤楷搖搖頭,江波濤一向不喜歡麻煩他人,他知道這點,...

[于鄭]歸處 下

*想了想還是改成上下了xD

*莫名的圓了回來

*藍雨四期組(?)真是可愛///


「于鋒,我要退役了。」將對方忘記了的外套放在飯店床上之後,鄭軒在門邊停了下來,轉身望向于鋒。

「是麼。」正在疊衣服的于鋒停下了動作。如果是以前的他,聽見這句話說不定會非常震驚,但此刻,他只是繼續將摺好的衣服收進行李箱鎖上,而後抬頭望著鄭軒。

畢竟從幾年前開始,道別的話不知道說過多少次了。一直到這個時候,再多說些什麼都顯得多餘。

「沒什麼要說的嗎?」倒是鄭軒笑了,他將手搭在門把上,指尖無意識的輕撫著金屬的涼意。

于鋒站了起來,三兩步走到鄭軒身旁,拉過他的手把頭靠在對方肩窩上,「前輩,想你了。...

[于鄭]歸處 上

*1和2分開看也沒什麼關係,講的是不同時間點的同樣的他們

*主要是2我還沒寫完#


「我怎麼可能會離開藍雨呢?這裡,可是我費了千辛萬苦才進來的地方啊。」剛穿上新隊服的青年振振有詞。

「是嗎?那挺好的。」懶懶趴在桌上的前輩,看著眼前人認真的樣子,不自覺揚起嘴角。


某一場再平凡不過的常規賽上,他看著百花隊長的身影,不著邊際的想起很多年前一句無心的話語。

我可是,把你說的話當真了啊……


鄭軒有時候會想,幸好自己當初拒絕了百花的邀請。

不然的話,于鋒又能夠去哪裡呢?


從很久以前他就...

他皺著眉頭,不算開放的空間塵土飛揚,給他一種若有似無的窒息感,混雜著還縈繞在鼻腔中揮之不去的血腥味,引人作嘔。

廠裡的雜物很多,時不時周澤楷都會踢著一些東西,在空曠的廠房回響著過分放大的聲音。除此之外一點動靜都沒有,周澤楷不禁想起這該不會是個早被遺棄的地方。

汗水順著他的臉淌下,浸濕了染滿殷紅的衣衫,深深淺淺的傷口一抽一抽的刺痛,周澤楷知道方才是有些太不謹慎,一般來說他會更加冷靜一些。

呵,冷靜。

你如何要一個失去理智的人冷靜?


他用力揪住眼前人的衣領,不顧對方吃痛的喘息一把將人提起,空下的那隻手環過汗濕的後頸,微一使勁就把人攬進自己懷裡。

動作是粗暴了些,可他...

「小周,你要回家了啊?」江波濤坐在周澤楷的床上,雙手撐在身後晃著雙腿。

「嗯。江沒有?」

「沒啊,我家爸媽說慶祝我的第一個冠軍要出去旅遊讓我一個人待家裡。我就乾脆不回去啦!」江波濤說,聳聳肩,「雖然我覺得他們早已經訂好了就是…小周你收好了沒呀,等會一起出去吃飯!雖然夏休期食堂也開著但偶爾也想換換口味呀。」

周澤楷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回頭看著江波濤,「留下來?」

「哎?不用啦,小周你就回家吧難得放長假。」

「沒關係。」周澤楷看著他,「很近。」

「可是還是回家比較好吧…」江波濤作苦惱狀,不可否認周澤楷所欲提供的陪伴很吸引人,畢竟自己一個人待在宿舍實在也挺無聊的,縱然確實放夏休的只有隊員們...

[周江]流星

失蹤人口回歸☆(喂


#


輕輕地哼著歌,他眨眨眼。

如果流星是天空的淚,人們為什麼總認為向它許願就能夠成真呢?

畢竟……


為什麼要哭呢?男孩晃蕩著雙腳,眨著漂亮的眼睛問。很難過嗎?為什麼呢?要怎麼樣,你才會開心起來呢?

剛擦去淚的指尖輕輕撫上男孩的臉頰,暖暖的,男孩瞇起眼睛笑。

你以後就會懂得,很多時候啊,哭泣不只是因為悲傷。

還會因為什麼呢?

說不準啊,喜悅、思念,還有很多很多。

是嗎?男孩仰起頭,可是,我還是不喜歡看到有人哭。

眼前的人溫柔的笑了起來,你以後就會知道了。


想許什麼願呢?

我想要,我希望,你能夠一直一直,永遠的陪...

得了一種看到江波濤三個字就想截圖的病…

[鄭江]

我只是 想把兩個本命湊一起談個戀愛...(


CP鄭軒X江波濤 請自主避雷雷雷雷雷

短短的XD過幾天應該會有一篇比較完整的(兩篇無相關x

人生中第一個tag首殺啊今天的我腦洞特別大呢x


感覺上像是 一個會給自己很大壓力 和一個嚷著壓力山大但其實比較會懂得如何排解壓力XD


*


「別想太多啦。」鄭軒眨眨眼,抬起手揉了揉他頭頂,「比賽嘛,本來就有勝負,不是誰的錯。」


「我知道。」江波濤的聲音悶悶的,夏天夜晚的風涼的滲人。


「打起精神啊,你看兩年前你們輪回把我們提前解決了,我不也這樣好好的?」


「那是前輩你太沒神經。」...

[法西]錮01-02

在這裡也存個檔 不然又要忘記它的存在#

假裝我有更新(x

主法西 帶英西 雷者慎

有一點私設的稱呼 對羅馬爺爺的(


入全職坑就是出aph坑的時候 

之後就頂多寫些絲路極東法英西三角這種 虐的很開心(x)的Wwww

看到原本全職後來入aph的太太會有點心情複雜(´Д`)(夠


01


「噢,安東尼奧...是你啊,進來吧。」法蘭西斯全身上下只披著一件浴袍,倚在門邊看著站在旅店走廊上,渾身顯得狼狽的那人。

明知故問。

這個時間了,除去這傢伙還有誰會來按自己門鈴?

法蘭西斯暗暗笑著自己的做作,一邊給人...

[周江]嘿、我是你哥哥(三)

*江周兄弟設定

*年齡捏造有

*全篇滿滿都是私設d(`・∀・)b

*強行長大(o


說著要寫短篇的我一不小心用了太多坑裡的設定...

總是寫著正文根本還沒生出來的文的番外呢(。

所以挖了以前的梗出來更啦>w<

不過...老實說我沒法想像現實中有感情如此好的兄弟...可能是我沒遇過吧(


太久以前的東西 我我自覺放連結#

(一) (二)


大概不能去全職和瑯琊榜Only了...難過Q


25

有時候江波濤醒來的時候,會發現弟弟壓在自己身上。

「唔...小周...」他不太清醒的揉著眼睛,「睡回去吧小心摔下來了。」

還有些時候,周澤...

呃...說個事

關於那篇 標題很長意義不明也不能明白為什麼取英文的周江(x

一直覺得前面的劇情有點邏輯硬傷只是一直沒有面對他

不過在每次跟室友講劇情都感覺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好幾次之後

我覺得我還是改一下好了... 應該是得大修一下

有在看的各位在這邊說聲抱歉 可能暫時先不會繼續更了

做為一個手速很慢的小透明看到紅心藍手都很開心的嗚

我知道我更新很慢 每次看到歸檔那麼空都覺得很慚愧orz 但就是會經常性的看著文檔不知道要打什麼

本來想著這個坑填完想填另外一個想填的坑的qvq(繞口令#

最近可能就 先更點短篇吧 嗯

[宋曉]復得

短小(

私設如山 沒什麼內容

雙道長太虐 就是想吃點糖QQQ

但我一向寫不太甜((

盡力


#


宋嵐不敢置信的看著地上的陣法漸漸消散,從中走出一個他應當熟悉,卻在記憶中已然消散大半的身影。

當曉星塵真出現在他面前時,他本該無甚表情的臉上,竟也流露出顯而易見的複雜神情,這驚喜來的太過突然,或者說,讓他等了太久了。在他幾乎已對自己的嘗試不抱任何希望的這時候。最終,喜悅壓倒了其他所有的情緒,他急切地踏上前去。

他甚至遺忘了自己早已許久無法言語,觸上曉星塵雙手,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最終只是默然的垂下手,將霜華從身上卸下,遞了出去。

「宋道長。」曉星塵抬起頭,...

現在超級難過

我我我(((

感覺以後這些陰謀只會越來越明朗QQQ

當然還是希望北斗可以沒事希望李院士和霍師兄都可以好好的可是QQQ

以前他那麼好 去五院看霍英以及雖然不多但總是有給過路平一些友善

難道這些全部都只能是假的嗎QQQ

這章他是真的很過分了 對李院士和霍師兄這樣 

之前嚴歌的立場顯出來的時候是沒覺得什麼 可是陳楚...如果他這次能夠蒙混的過去的話 以後還會再次站在對立面的吧

從他一出場就挺喜歡他的 在那之後陳楚就一直是天醒裡的本命

所以雖然看得很明白但還是沒辦法跟其他人一樣譴責他對北斗的無義

但是真的很難...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11

最近天醒追得有點痛苦qwq

陳楚師兄......qqqqqq難過

翔翔就快上線啦☆

11

「嘉世?」江波濤啃了兩口吐司,從齒縫間發出疑問。

「等等副隊你別說你記不得了啊!?」

「廢話。」江波濤瞪了他一眼,「我的意思是,為什麼要從嘉世調人過來。」

「是總部的意思。」方明華聳肩,「說是要改善平衡問題。」

「是嗎。」

「而且多點人手也絕不是什麼壞事嘛。」

「這倒是。」江波濤點點頭,總算這次輪到別人來補這所謂的人手不足了。

「好了,我吃完啦。去找小周討論這事了。」江波濤抓起打包在桌上的另一份早餐走了。

「是我的錯覺還是副隊他…」看著門口的背影,吳啟推開面前的空盤子,對著身旁的杜...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10

不是月更了有沒有感動>w

10

江波濤心裡彷彿有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眼前這個人的人設是不是變了,是吧是吧是吧?

「呃…周、小周?」好險好險,這稱呼短時間內要改過口來也是不太容易的,叫著也挺彆扭…不過既然答應的人家就得要盡全力認真辦到。

周澤楷驚了一下,瞬間後退一步放開了他。

「抱歉。」沉默在空間中流淌,周澤楷苦澀的打破了它。

「沒事啦。」

「嗯…」

「那什麼,總之,還是快回去吃東西吧,拖太晚也不好。」

「好。」周澤楷答,兩人沿著走廊開始往回走去。

 

*

 

『好啦,小周。夠了。』

『我們都知道,不管怎麼樣,終究我都不是屬於這裡的。』...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9

09

「小江,挺精神啊?」方明華拍拍他的肩。

前一天才剛剛經歷了激烈運動、全身痠痛的江波濤縮了一下,但還是愉快地笑著回答了句,「是啊。」

他差不多摸清楚了,食堂就是個各種閒話家常串門聊天的地方,除了必要的情況否則沒有人願意在吃飯的時候還談論公事。

「不錯啊,這麼久沒好好活動了,和小周打過還能夠這樣生龍活虎的。」

「其實也沒有生龍活虎啦…」江波濤往盤子裡添了一些菜。「周隊真的是很厲害啊,他的武器…是槍吧我記得,從頭到尾都沒有看他拿出來呀。」

「其實是雙槍。」方明華閒閒地跟在他後面踱著步,「荒火和碎霜,從小周剛到輪回的時候就一直帶著它們了。」

「哦…」

「不用太氣餒啊,本來足以讓小...

[槍周]On Our Own

非CP向

舊文 刷個存在(#

但它只是個段子ˊ_>ˋ意義不明的段子((不能再開坑了##

想看李肖_(:3」∠)_

想寫病病的景熙( ・ิω・ิ) (?????

>>>>>

周澤楷半跪著靠在牆上,眼前被蒙了什麼而無法看清自己身在何處。

雙手被緊緊綁在背後,在他試圖掙脫的時候泛起磨擦的痛感。

試著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後腦的鈍痛一抽一抽的,讓他無法完全集中精神。

聯盟…記憶最表層的是一場聯盟所召集的會議,小江,拿著手機大吼,神色凝重的前輩們,奔跑,快速移動出視角外的長廊。

為什麼。

想不起來,為什麼。

由遠而近的腳步聲越發清晰的傳了過來...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8.5

卡文的時候 就是代表 該上回憶了 (以前和小夥伴討論過的東西wwww

說了開學後就會想寫文的我 

開學後發現 的確是想寫了   但是也開始了幾乎每天晚上練劇的日子 ;3

今天趁著民概停課加上下午的空堂拗了這段出來:3 下次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了呢:3

8.5

「小周,答應我一件事。」江波濤握著手中的藥片,緊緊盯著他看。

「嗯?」

「不要,絕對…不要忘記我。」

周澤楷雙手的溫度覆上他沁著冷汗的冰涼掌心,感受到了細不可察的顫抖。

江波濤在害怕。

即使這計畫是他自己提出來的, 即使他...

[閒聊]今天又玩了會Ib

內有劇透,介意者請慎


首先先來張截圖


整個遊戲最大的謊言。


廚Ib是去年暑假的事情,當時做為一個申請入學的高三生,到八月我已經整整耍廢(...)一個多月了。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碼全職文但卻也並沒有寫出多少東西來。(

那時後先是看了完整的實況,然後邊暫停邊把對話打下來(...那時候我到底多閒啊...),然後打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下好在電腦裡的遊戲,開始自己玩XD

一開始肯定要破的是再會的約定啊,肯定的☆,但好感度要刷夠真心難啊於是我盯著攻略玩((

然後玩出了這美好的結局^^(廢話

哦然後我一邊玩也...

[周江]牽手

 @周江深夜60分 

懶得想標題了XDD

是 嘿、我是你哥哥這個(喂#)的背景


兄弟paro兄弟paro兄弟paro

雷者勿入


大概是兩個人都還不清楚是哪種感情的階段

可以當親情向看


關鍵詞:牵手


>>Start>>


正午的陽光透過窗戶在房間的地板上投影出一塊塊的光影,江波濤拉開抽屜,拿出一本略顯陳舊的相簿。

「好久沒去了啊…」翻開到了某一頁,他看著照片上的自己與自家弟弟,忍不住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其實,印象還是挺深刻的呀。

「江?」房門口被敲了兩下,周澤楷的臉從開了一條縫的門邊探了進來。

「好了...

下了舊版安裝包但蓋不過新版QAQ
3C廢如我實在弄不明白到底為什麼啊qwq

[周江]時光之流

 @周江深夜60分 


關鍵詞:时间


>>Start>>


「小江…」

「別笑了,好好躺著。」

「我……」

「小周,聽我的。」

『我愛你。』

「小周?小周你說了什麼了?醒醒?」


「你知道我嗎?」

「江波濤。賀武,魔劍士?」

「是啊…不過,看來你不記得呢。」

「?」

「周澤楷,一槍穿雲。」

「嗯。」

「很高興認識你。」


「…!?」


時間的流動是一條河,無論是誰都只能夠順著水流緩緩地向下漂流。

但如果手中握有搖船的槳,船的方向也並不...

[周江]和我組個隊吧

 @周江深夜60分 

嗚喔壓線!!!!

取名廢如我#


關鍵字:陰差陽錯

...然而好像有點勉強><(


>>Start>>


「沒問題!」青年將手搭上腰上的短劍,「我答應這條件。」

「可能會做白工哦。」櫃台後的女孩說,其實她並不在意這些,只是做好她份內該有的提醒。

「不要緊。」青年笑笑,「要是輸了代表我還不夠強,我會回去反省的。」

「好的。」女孩回答,「那麼祝您一切順利。」

走出裝飾的華麗的冒險者公會,青年看著天空吁了一口氣,「差強人意啊。不過,還行。」

他所接下的任務並不是什麼太過困難的要求,事實上在當今這...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8

果然是越閒越提不起勁嗎XD

周江閃閃閃是本性了//w//(在你心裡#

也快過年了呀...!

突然發現已經二月了!!!!!!!!!

>>

08

「如何?你決定好了嗎?」方明華踏進食堂,看見坐在一張桌子邊用早餐的周澤楷和江波濤,立刻走了過來。

江波濤咬著叉子,盯著盤子裡的最後一點炒蛋,「雖然你說有另外的選擇,但是我想…」

「嗯?」周澤楷眨眨眼,撥了自己的一些炒蛋到江波濤盤子裡。

方明華:「……」

「謝謝啊。」江波濤說,「我想,既然從以前我就在這裡,你們應該沒有騙我吧?」

「沒!」周澤楷連忙說。

「騙你和我們的立場並不符合。」方明華補全了這話。

「是。目前我也是...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7

07

「到了。」江波濤睜開眼睛的瞬間看見的就是一張帥的慘絕人寰天怒人怨的臉,正帶著那有著滿滿欺騙性的靦腆笑容看著自己。

…等等,為什麼會覺得那是騙人的?

槍王大大眨著真誠的眼看著自家副隊剛醒來還有點不甚清醒的面容,猜想著或許只有這時候能夠看見對方放下戒備的模樣,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

「咳。」方明華看著正在進行花式類車咚姿勢模擬的周澤楷挑了挑眉,「周澤楷你夠了嗎?」

周澤楷回頭看了一眼,不知怎麼的,江波濤硬是從那帶著一絲委屈的表情中讀出了「不夠」這兩個字。

我可以請問一下你是覺得什麼東西不夠嗎?不對,為什麼我會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剛剛什麼話都沒有說吧沒有吧?此時江波濤心中的彈幕不停地刷,...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6

寒假了
希望能趁這寒假把這篇寫完

然而世事總是無常的(刪

>>

06

的確是別無選擇。

江波濤坐在副駕駛座上想著。

周澤楷在他旁邊沉默地開著車,和緩的音樂從音響傾洩而出,整臺車裡透著股安寧的氣氛,連方才還在打打鬧鬧的其他隊員們也都安靜了下來,在後座小憩著。

如果這是場騙局,自己身上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嗎?其實已經沒有了。

如果這些人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過去的那個自己,和這群人生活在一起,一定是十分快樂的吧。

可惜的是,那些回憶並不屬於自己。

它們屬於那個叫做江波濤的人,而不是自己這個連自己從哪裡來叫什麼名字都想不起來的人。

車子停了下來,周澤楷把視線由轉紅的號誌...

[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5

論為何我總在考試前一天更新(。

大概除了以耍蠢的方式表達輪回的融洽(...)以外啥都沒幹的一章

>>

05

「讓、讓他跑了。」杜明喘著氣,恨恨地罵道。

「都沒事吧?」緩過了氣,方明華挨個把所有人都看了一回。

眾人回頭望向身後,濃濃的黑煙仍不停向上竄升著。

「可惜啊,那麼久的準備,全白費了。」

「這倒不見得。」呂泊遠理了理衣服,「至少短時間內他大概沒法再起來了。」

「不管怎麼說,總歸是個威脅。」方明華說,「而且這次我們可是和他徹底翻臉了,估計他若能夠東山再起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搞垮輪回。曾經他的謀劃已經接近完成,這次的敗落恐怕只會更加加深他的執念。」

「不會讓他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