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一方死亡三十题 01 遗物

題目是從這裡拿來的http://www.plurk.com/p/j4716a

其實我的遺物指的就是那只帳號卡((掩面

大概很難看的出來((

黃少死亡注意

慎入

慎入

慎入

_(┐「ε:)_

結尾有些倉促 

 

==============================================

對於俱樂部公會的玩家而言,除了極少數人是為了大公會的福利,基本上都是衝著其與自己所支持、所喜愛的戰隊間所擁有的關聯性而來的。

每家戰隊的明星選手,自然都不能免俗的成為粉絲爭相崇拜、模仿的對象。

是以輪回公會多神槍手,霸氣雄圖多拳法師與牧師,其原由皆是不言而喻的。

而在榮耀三大公會之一的藍溪閣之中,選擇劍客這個職業的玩家也要比其他公會來的多。

關於這點,即使從成為職業選手、到從職業圈退役也就並沒有如此專注在網遊中,喻文州身為藍雨戰隊前隊長還是非常瞭解的。

自然就是因為藍雨中那隻神級帳號--劍聖夜雨聲煩。

即使操縱者不再是大家最為熟悉的那個,神級角色的吸引力依然不在話下。

選手可以轉會甚至退役,戰隊也可以有解散的一天。可是角色的影響力始終都在。可以想見,直到榮耀完完全全走入歷史之前,這些角色都會在一個又一個操縱者的手中活躍著。

 



從藍雨戰隊退役後,喻文州的生活基本上就跟榮耀沒了關聯。

當然空閒時關注關注職業連賽還是有的,只不過四(心)大(髒)戰(四)術(人)家(組)的名頭掛在那,退役後沒有被俱樂部留下來從事相關工作的確讓很多人驚訝萬分。

但不管怎麼說,藍雨俱樂部和他們戰隊前任隊長之間的交流,眾人就算再怎麼好奇也僅能自己臆測。

不是沒有人好奇過這個問題,但喻文州只是一貫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俱樂部方面也只是很制式的答了一句「我們尊重選手的決定」。

事實上,喻文州在一間報社找了分工作。讓他覺得挺有趣的是,自己一直為人詬病的手速竟然成了得到這分工作的關鍵。當初自己果然是挑了條不太容易走的道路啊。

如果黃少天知道了,不知道會怎麼說?

會慶幸即便如此自家隊長當時踏進了藍雨訓練營嗎?

過了這些日子,喻文州戴起了眼鏡,笑起來還是一樣溫溫和和,卻也一樣會讓某鄭姓前隊友感嘆壓力山大。

他們總說喻隊表面看起來無害的笑容,其實隱藏了很多心思。

喻文州不置可否。

他不否認自己總是想很多,或許是個性使然,也或許是那幾年在職業圈打滾所鍛練出的習慣。

可是想再多能改變什麼嗎?

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偶爾會想起那陣刺耳的煞車聲。

那是他比原先所計畫更早退役的主要原因。忘了是從哪裡聽來的,葉修曾經評論他的職業生涯大概會比多數人要長—因為手速慢到無法隨著年齡下降。雖然這段話取笑的成分不低,喻文州還是挺認同的。

但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喻文州不會忘記,那人出現時是個倍受期待的超級新星,離開的時候也同樣轟轟烈烈。

自己呢?一開始絲毫不引人注目,所以也該同樣安安靜靜的走。

所以他離開了,悄聲無息的,帶著這些年所遺下的回憶。帶著劍與詛咒的最後一點痕跡走了。

就像當年的繁花血景一樣,榮耀從來不是一個人的遊戲,一個人也永遠不可能實現倆人繪下的藍圖。

有時候他會看看藍雨的比賽,看看如今已經成長到足以撐起全隊的盧瀚文和他的流雲,看看其他自己認識但卻不是那麼熟悉的隊員。

藍雨依然是一支強大的隊伍,這點他從沒懷疑過。

依然有著名為索克薩爾的術士,依然有著名為夜雨聲煩的劍客。

只是索克薩爾的動作更不容易被逮到空檔,夜雨聲煩不再在公眾頻道刷上一條條的垃圾話。

就只是這樣而已。

夜半時分,喻文州偶爾會想起,那人在他耳邊嚷著的一串串文字攻擊,想起那人得意的炫耀本劍聖又如何如何。

只有這個時候,他才會想起。

少天,原來我一直比我以為的更加想念你。


热度 8
时间 2015.04.04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