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徐]還是喜歡你

短短的小短篇d(`・∀・)b

又是個聽了歌之後的產物這次是同學硬把耳機塞我耳朵的歌ww

也就是單純想讓講標題那句話而已了d(`・∀・)b 


================================================


徐景熙有時候會想,鄭軒現在都在哪裡做些什麼。

以他那種個性,離開職業圈之後還能做些什麼呢?

藍雨的夏天一年一年的過去,但是擁有這季節的人卻早已與當初不盡相同。

鄭軒是在喻文州和黃少天退役那賽季「順便」一起離開的,據他的說法,無非是自己一個人走太麻煩,壓力山大。有兩個人在前頭擋擋外界的目光他樂的輕鬆。

後來果然就如他所希望的,記者會那天,徐景熙看著明明也是主角之一卻坐在一旁閒閒散散的那人覺得有些無言。

你好歹也參與一下啊不是就要退役了嗎?

鄭軒轉過頭來對徐景熙笑了笑,邊衝他用嘴型講了一句話。

壓力山大。

……你壓力山大個鬼,沒看旁邊一個黃少一個喻隊把記者的仇恨值拉得妥妥的,就你一個在旁邊納涼,簡直愜意的不行。

徐景熙給了他一個白眼。

鄭軒聳肩,撐著頭把目光放回一旁努力跟黃少天奮鬥的某記者同志身上。

這是難得一次他起了把自個兒口頭禪借別人用用的念頭。

告別記者會一般來說不離惆悵的氣氛,可是在黃少天熱絡的主講以及喻文州在一旁的微笑還有個下記者會副本卻從頭到尾持續划水的隊友,記者們實在感受不到一絲感傷。

他們挺想快點走人啊。

所以當新聞官詢問是否還要繼續的時候,所有人動作一致的搖頭。場面挺壯觀,徐景熙暗笑。

後來幾個人又在俱樂部多留你幾天,那些日子平平淡淡,徐景熙記不太清了。

最後的最後,鄭軒跟在另外兩人身後準備走出俱樂部的時候徐景熙一直以為那抹蠻不在乎的背影將是鄭軒留給他最後的印象,至少是他身在在藍雨這個地方時最後的印象。

直到一對比起平常太過正經的目光出現在他眼前。

「徐景熙。」兩人的距離近的讓徐景熙無法看清除了那雙眼之外的任何東西,「我喜歡你。」

然後鄭軒向後退了一步,兩人對望了一眼,徐景熙看見鄭軒的嘴角輕輕揚起一點點弧度,「我走啦,壓力山大。」他笑著說。

於是徐景熙心中對鄭軒最後的印象變成了一個笑得輕輕鬆鬆的人說著一句和臉上表情八竿子打不著的話。

他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鄭軒竟然認真起來了的錯覺,當然,還有認真的鄭軒所說的那短短幾個字。

他不確定,所以他等著,等到所有跟鄭軒有關的事物像斷了線的風箏飛出他的生活。

徐景熙知道其實這部分該怪他自己,那天過後連光打個電話都覺得彆扭,他一直沒有再按下手機上的那個速撥鍵。打了也不知道該說甚麼呀,他自顧自的苦惱著,難道問問他是不是真喜歡自己?光想就覺得蠢。

至於鄭軒,八成是懶吧,翻翻網上最後更新日期也在退役前了,之前是多多少少需要經營公眾形象,現在既然都退役了,大概覺得很麻煩壓力山大吧。徐景熙想著鄭軒可能說出的話,不禁笑了出來。

夏休期結束後他更是沒有心思去管這事,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初次踏入藍雨訓練室還感到手足無措的新手治療了,每一個新賽季代表的都是又一次向冠軍的追求。

一個又一個的賽季過去了,藍雨治療也迎來了自己退役的那一天。

剛下過雨的夜晚空氣格外清新,徐景熙深吸了一口氣,沁涼的溫度灌入鼻腔。他沿著一盞盞街燈朝路頭走去,一邊想著前一天晚上接到的那通電話,「一起吃個飯吧。」

「呦。」一個熟悉的聲音讓他回過頭。

鄭軒跟之前比起來並沒有太多改變,依然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只有望著徐景熙的目光似乎帶著笑意。

「等很久了嗎?」徐景熙問。離昨晚約好的時間已經遲了不少,他是想盡快出來的只是因為各種原因耽擱了。

「等的可久了。」鄭軒拉過他的手,「等了好幾年了。」

「啊?」

「我這麼耐心了,你好歹也要給個答案啊,景熙。」

徐景熙明白鄭軒要說的是什麼。原來不是自己的想像啊,他想起多年前那個太過靠近的眼神、太過認真的笑容。

「我可還是喜歡你啊,都這麼多年了。」鄭軒繼續說,「你呢?」 

徐景熙沒有回答,思考了這麼久的這麼一個問題,他甚至不需要時間消化所聽見的語句。

他靠向前,緊緊擁住鄭軒的頸子,吻了上去。


================================================

 

滾來寫甜蜜蜜短篇

相信我這已經是我很甜的狀態了_(:3」∠)_ (你滾#

鄭徐是我(卡文?)的避風港 他倆永遠都那麼可愛ˊˇˋ

 


 



热度 24
时间 2015.05.09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