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鬼]這樣的社團活動哪裡不對

*校園設定

*其實我不會寫書法…所以如果有些地方有錯誤還請見諒,雖然大概沒什麼專業的東西(´,,•ω•,,)

*李軒大大被我寫的蠢蠢的_(┐「ε:)_擔心形象崩壞者勿入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結局 (什麼鬼

*李軒大大生日快樂喔wwww

 


 

 

 

「阿策你等等我啦!」

「李軒你幹什麼老纏著我?」吳羽策快步走在學校迴廊上,後頭是死死跟著他的李軒。

李軒是他在社團認識的學長,大吳羽策一屆,那社團是班上一妹子硬拉他去參加的,書法社。

「我們副社的幸福就靠你了。」當時妹子萬分嚴肅的說道。

吳羽策覺得莫名其妙,但人妹子一片誠心也不好拒絕,再加上其實從小也有學過一陣子書法並不感到排斥。於是再過去那個學年他遞出了入社申請。

其實從那時開始他就該發現這是場陰謀。不然起碼也從第一次踏入社團教室開始。

那是吳羽策第一次見到李軒。

那天,是李軒第一次面對面的見到吳羽策。

第一次正面對望,不過之前偷看倒是偷看過很多次。

這不,單相思到全社團給他打起了助攻。

「我提名吳羽策!」新一學年,社團送舊迎新,送走了一些老社員,其中自然不乏社團幹部。

於是,第一次社課自然是從選舉新一代幹部開始。

吳羽策,身為一個剛加入社團不到五分鐘的菜鳥,他的名字華麗麗的第一個出現在白板上。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社團啊!他在心裡腹誹。

啊、忘了說,現在選的是正副社長,第一高票社長,第二高票副社,多麼的簡明扼要。

開票結果出來,李軒第一,吳羽策第二。

「不要擔心,大家都會幫忙的。」大家鼓勵吳羽策,「不會的地方就問社長,他從大一就在社團了,去年也是副社。」

你們既然知道我完全不懂為什麼硬要我做呢?吳羽策無奈。

眾人表示,這絕對不是什麼內定的黑箱作業,這是一次多麼公平公正公開的一次選舉啊是不,完美的展現了社團成員同心一致,共同朝著相同目標努力的向心力。

噓!這事兒全社團都知道。除了一個人,就是本目標的兩個主角之一,吳羽策,新科副社長大大。

不過那也只是暫時的,估計馬上就會知道了。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一開始的地方,在走廊的盡頭,有幾個黑影正注視著兩人。

「這是第幾次了?」

「不清楚…總有十次了吧?」

「是已經十次了,現在第十一次。」

「我說啊,開學才一個禮拜天天這樣好嗎?社團規劃有人寫了嗎?」

「我們的社團規劃不是…上學年就訂好了嗎?幫助副社大大—現在是社長了,追到副社?」

「你以為這樣學校會給經費?」

「呃要不…發揚傳統中華文化,書寫古人對愛的嚮往,以現代觀點看古人的愛恨情仇?」

「我們是書法社還是古典文學研究社?還有能稍微翻譯成白話嗎?」

「從古人書寫愛情的字句中找尋能幫助社長攻略副社的字句,把它們用書法的方式寫出來。」

「好吧那就這樣交給學校好了。搞不好學期末能開個展?社長不會到那時候還沒把人追到吧?」

「誰知道呢?是說他們兩個呢?」

「老實說副社是很認真在處理社團事務的。辦事去了吧,所以其實剛剛社長是追著要去辦事的副社?妨礙社團事務?」

「我現在有點擔心如果他知道真相想退社咱們社團怎麼辦了?」

「到時候社長會負起責任的…大概吧。」

「到時候社長正失戀吧…」

「呵呵。」

「我說啊。」一個本不在他們之中的聲音冒了出來,「不要一開始就咒我失敗好嗎?」

「啊、社長,回來啦?」

「能別用一副歡迎回家的語氣說話嗎?」李軒說,「我比較希望聽到阿策這樣對我說啊!」

李軒瞬間收穫鄙視的眼神數枚,以及某社員「嗚嗚嗚我被社長嫌棄了」的哀號。愛得深沉啊這是。

「社、長。」一個冷冷的聲音從討論得熱烈的眾人身後傳來。「你的工作做完了嗎?」

是誰說工作不會能問社長的?吳羽策這個星期完全沒感受到這個社長有任何用處。除了妨礙自己工作以外。

「啊、阿策,你回來…」

「所以說,李軒李大社長,你的工作做完了沒?資料送去教務處了嗎?送去學生會審核了嗎?還有,」吳羽策瞥了一眼外圍一群看熱鬧的人,「今天社課要做什麼?」

威壓全場啊!

大夥兒立馬成鳥獸散。幹什麼?當然是回社團教室寫書法啊。

你問社團年度目標?

都說是年度了何必急於一時呢?人生的路,可是很長的。呵呵。

繼續加油吧社長大大!

 

 

吳羽策拿著毛筆,看著眼前的宣紙,更正,是看著社員給他的小紙條。

「嗯…副社你就寫這個吧!」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什麼呀這是!

記得這…是首閨怨詩?

「阿策阿策,你看我寫得怎麼樣?」李軒湊了過來。眾人扶額,都連練三年了還當了副社長現在成了社長,你要再寫的不好別人還用混下去?

「還行。」吳羽策淡淡的答了句,當然在這一刻他評論的只單純是李軒的書法,下一刻他將一整張指的字拼湊在一塊兒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這樣的社團,真的沒問題嗎?


 

 

 

 

 

 

寫完真心發現一點賀文的感覺都沒有_(┐「ε:)_

嗯然後最後那段大概沒很好笑…我一時只想到這兩句(๑•́ ₃ •̀๑)

好啦我要滾走啦~!((滾走##


 


热度 10
时间 2015.05.13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