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明]當一切已成回憶

*混個更(´・ω・`)

*輪回小夥伴們依次上線✩然而原來我是想讓方太后與啟兒從頭聊到尾的2333

*當然不可能一個一個來啦我想我沒可l能寫那麽多www 

*哎然後我上網查了資料說喝酒後不能喝咖啡的## 所以才沒讓他喝唄www

*別擔心 會HE的(๑•̀ㅂ•́)و✧




星期五,周末前的夜晚。
才結束公司應酬方明華扯了扯繫得稍嫌太緊的領帶,深吸了口夜晚沁涼的空氣,感到有些暈眩的腦袋稍稍清醒了些。
職業選手通常不擅長喝酒,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即使他已經脫離那時期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了,酒精仍不是他所習慣的東西。
街道上大大小小店鋪的招牌閃爍著霓虹燈光,莫名的,方明華的視線落在一間不起眼的咖啡廳上。
顯然是新開幕的一間店,他暗忖,看著眼生。店門口的布招昭示著試賣期間種種優惠活動。
方明華正想著先找個地方坐坐,信步走了進去。
時間已經不早,店內三三兩兩的顧客多正排著隊等著結帳,方明華找了個靠近櫃檯的位置坐下,雙手隨意的搭在在桌上,等著人潮散去。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我們就要打烊了,請問您有需要些...?」一個穿著墨綠圍裙的妹子正準備巡視店內做些簡單的清潔,才發現這個不知道在店裡幹些什麼的人。

「我先看看,謝謝你。」方明華笑了笑,不是那麼認真的瀏覽著櫃檯上方的品項清單。

妹子見狀點了點頭,轉身繼續忙自己的了。

「小嵐,你晚上有事就先走吧,剩下的我來處理。」一個青年低著頭在圍裙上抹著手,從店裡頭的房間走了出來。

「可是店長還沒到下班時間,而且還有客人…」

「還有客人?摁...沒關係你還是先走吧,不是說跟人有約嗎?準時點到比較好,別擔心不會扣你薪水的。」青年笑笑,朝方明華這方向走了過來。

「好!那就謝謝店長啦!」妹子開心的跑掉了,留下方明華望著眼前這位眉宇間透著淡淡憂鬱氣息的年輕店長。這種氣質大概挺受某些女孩子歡迎的吧?方明華看著看著越來越覺得這人有些熟悉,不過...

怎麼可能呢?氣質差太多了。

而且都過去這麼多年了,方明華從沒預想過能在這個城市見到那個人。

「摁...這位先生,您想好要點什麼了嗎?還是需要我為您做個介紹?」青年轉過頭,愣住了。

 

「沒想到還真的是你。」方明華看著吳啟將玻璃門板上寫著營業中的牌子取了下來,「你變了很多。」

吳啟聳聳肩,「或許吧。」他滅掉了店裡大部分的燈,只留下櫃檯附近的幾盞,閃著昏黃的光芒。「可能只是過慣了另一種生活吧。」

「這些年你究竟去了哪裡?一聲不說就消失了。」

「這也說不準。」吳啟拉開方明華面前的椅子,坐了下來。「與其要說我去了哪裡,不如說我在找自己能去哪裡吧。」他嘆了口氣,「所以,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方明華語尾略略上揚,「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

「不、你不知道。」方明華截斷吳啟的話,「你什麼都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你當初就不會走了。」

「當初你...不應該離開的。」

 

「很高興這段日子裡能和輪回的大家一同努力,也很謝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鼓勵。不過在這裡,我可能要先跟大家告別了。」

第十四賽季,輪回在總冠軍賽再度打敗藍雨,成為繼嘉世以後又一個取得三冠的戰隊,儘管並未如當初眾人所期待的締造一個屬於輪回的王朝,但這畢竟也算是一項不低的成就了。

隨後的記者會,藍雨的黃少天宣布退役,雖然讓很多粉絲感到惋惜,不過大家心知肚明,黃金一代的選手們在這時候開始或多或少都面臨著所有前輩都曾經歷過的狀態下滑的問題。

也因此當輪回戰隊宣布將有位選手離開的時候,很多人都不自覺聯想到同樣是第四賽季出道的方明華。

對此,方明華只是笑笑,把麥克風遞給坐在一旁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吳啟。

吳啟平靜的唸著早已準備好的詞句,彷彿一個旁觀者,看著一場跟自己毫不相干的戲碼正上演著。

沒有人能看見,他隱藏在桌面下的右手是如何緊握又鬆開,微不可覺的隱隱顫抖著。

他輕輕呼出一口氣。到此結束了。全部。包括那些該有的不該有的感情、應知的不知情的罪惡感。

「他始終不知道,對吧。我可還是挺信任你們會替我繼續保密的啊。」

「哼。是啊,不過我開始在想到底為什麼要聽你的。」方明華瞇起眼,看著眼前這個好些年來頭一次見到的人。

「這是我能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

「他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這對他有什麼好處?」吳啟問,那抹淡淡的、憂傷的微笑又浮現在他臉上。「讓他知道他最好的朋友因為他而必須提前退役?那只是場意外,他不需要背負這種罪惡感。」

「你確定只是因為那意外?省省吧,杜明才沒有你說的那樣脆弱,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罪惡感什麼的都只是藉口吧。」

「是啊。」吳啟點點頭,「杜明從來都不是脆弱的那個人。我有時候會覺得,就某種角度來看我還真是幸運。那意外來的正是時候,給我一個能順理成章的逃掉了的藉口。」他自嘲似的攤了攤手。

「那你現在何必再回來?」

「我…」對啊,為什麼呢。

早在多年前就已經注定了,或許還能不負責任的攤上一句,一切都是天意。

蒼天之下,你我都僅是人生棋盤上,一枚任人擺弄的棋子。

最後那天,杜明沒有出現。

輪回的所有人都到了,除了杜明。

本預想要脫口而出的一句話,也就只能生生梗在喉頭。

在離開前輕聲說出那句一直藏匿在最深處的心意,而後拂袖轉身。多麼瀟灑。

而或許,只是或許,對方有可能在明瞭之後道出挽留的話。

這是他留給自己的最後一次機會。直到登機的前一刻,吳啟依然不住回頭,但即使到了最後一刻,杜明仍沒有出現。

塞車?或者有事耽擱?

都不重要了。或許這就是上天替他下的一次決斷吧。

一直以來的牽腸掛肚,魂縈夢繫。太過可笑。

所以他做出了選擇,選擇拋下一切。

在杜明氣喘吁吁跑到輪回眾人那兒時,吳啟已經進了機艙,失了魂似的在座位上。

並且已經下定決心,要徹底忘了曾經喜歡過那人的那段日子。

未來,還長的很呢。至少,他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热度 12
时间 2015.06.06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