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浪/周江]一點小日常

*看我標題多麼的簡單粗暴(喔。

*最近一整個難產(>_<。)

*無浪形象是看了一些文一些圖之後自己產生的印象



 

被一槍穿雲找到的時候,無浪正仰頭對著天空,陽光照在他的臉上,他能夠感受到那股暖意。

一槍穿雲的腳步很輕,但無浪分毫不差的轉頭朝向他的方向,「一槍。」他笑道。

一槍穿雲「摁」了一聲,「在看什麼?」他問。

無浪笑得更開心了,「嚴格來說,一槍,我可不能"看"任何東西。」他伸手撫上一槍穿雲黑色的長風衣,「如果你是要問我正在做什麼...」手一揮,無浪指向了湛藍的天空,「一槍你告訴我,今天的天是不是挺藍?」

一槍穿雲抬頭瞥了一眼,點點頭。

「所以該好好享受陽光啊…可惜我看不見你,一槍你記得這事兒吧,點頭可是沒用的哦。」無浪抬起臉,他還記得一槍穿雲比自己略高的身形,「我又猜對了對吧?」

「是,猜對了。」一槍穿雲這次沒再犯傻,他看了看無浪拿來蒙住雙眼的黑色布條,突然想念起對方轉著鬼主意時調皮的眼神。

「今天挺沒事兒的啊...」無浪喟嘆,「難得清閒呢。一槍有想做什麼沒有?」

「嗯…」一槍穿雲歪頭思考了下,一個箭步向前踏去。

無浪能感受到一槍穿雲靠得有多近,他抬起頭,面朝一槍穿雲的方向。
一槍穿雲頓了一下,「上頭有東西,近點看得清楚些。」他伸手撥弄無浪的頭髮。
「噢...」無浪聽見風颳過樹梢的聲音,他猜想或許是哪片樹葉恰好落在自個兒頭上也說不定。「那你給我拿掉吧,一槍。」
「嗯。」一槍穿雲應了一聲。他在無浪頭髮上翻找了一會,其實根本沒什麼落葉,一槍穿雲暗忖,如果眼前人看得見的話只怕自己壓根沒什麼事能瞞得過他的。
無浪其實多多少少也察覺到一槍穿雲大概是別有居心。「你到底想做什麼?」他有些好笑的問。
一槍穿雲看似安靜,其實無聊時挺愛耍些小花招的,這點無浪自然再清楚不過。
然而只怕不管他多麼心思縝密都料不到一槍穿雲在一陣沉默之後,會直接扯開他纏在眼前的黑布,一個前傾吻了上去。
無浪怔怔的站在原地,失去視覺之後所倚仗的聽力也因為對方一句輕輕的我喜歡你而一瞬間喪失了該有的作用。
一槍穿雲在他唇上輕輕碰了一下就離開了,帶著淺淺的笑意欣賞魔劍士難得的失措。

「天很藍。」他重複了一次。

「從這裡,」他碰了碰眼前人的眼角,「能看見整片天空。」





「江。」周澤楷疑惑的望著螢幕,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無浪...」

「嗯?」坐在他身邊的江波濤連忙檢查了一番,發現並沒有什麼不對,裝備什麼的都還好好的安在身上,「無浪怎麼了嗎?」他湊到周澤楷的屏幕前。

周澤楷遲疑的又盯著研究了一會,「臉紅?」他指著屏幕上的魔劍士。

「怎麼可能?」江波濤覺得不太可能,畢竟貌似沒聽過還有這效果的。

「還有,眼睛。」周澤楷發現看著不太自然的理由了,但這讓他覺得有點訝異,因為他一直以為無浪眼上的黑布並不是裝備,而是一開始就訂好的造型。

其實江波濤看著無浪的次數比周澤楷要少多了,他看了看周澤楷表示不解。

「把布拿掉了?」周澤楷問。

江波濤知道他在說什麼了,「我沒拿掉,而且那也不是裝備吧?」他打開裝備欄給周澤楷看,的確沒有這樣物品。

「算了吧,反正不影響訓練。」江波濤聳聳肩,打算開始日常訓練。

「喔。」周澤楷答應了聲,也進入了訓練狀態。

後來他打開物品欄發現了某個不該在裡頭的東西。

然而由於榮耀是個第一人稱視角的遊戲,他沒能發現本不該出現在一槍穿雲臉上的一抹微笑。

 


评论(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