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ryXIb]曾經的約定

Ib恐怖美術館/GarryXIb-曾經的約定

*Cp向其實不明顯我只是為了照格式標一下233(

*"忘れられた肖像"結局前提


Guertena畫展?

「Ib不記得了嗎?」母親問,「幾年前我們曾經去看過一次呢。」

「也是,Ib那時候還小的。Guertena是媽媽很喜歡的畫家喔,沒想到又第二次來開展了呢。怎麼樣?要不要陪媽媽再去一次呀?」

Ib點點頭。伸出手握住了母親的,離開前她又看了一眼那張海報。

有繪畫有雕刻,那位畫家似乎是個很厲害的人。

但是…

搖搖頭,Ib拉著母親的手快步走開,將海報上編排得精緻的畫面遠遠拋在身後。



手裡拿著導覽手冊,Ib乖乖的站在櫃檯邊等著父親購買入場票,隨著書頁一頁一頁的翻過去,她微微皺起眉頭。

好眼熟…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也是…

但是總覺得,讓人很不舒服,為甚麼?

「Ib也長大了呢。」母親輕輕摸了她的頭,「都長那麼高了。上次來的時候還耐不住等,自己先去逛了一圈,記得嗎?我和妳爸都擔心小孩走丟了,還好後來妳自己出現了,不過如果是妳的話,大概是不用擔心的吧。」

「有喜歡的畫嗎?等一下我們先過去看?」注意到Ib緊緊貼在導覽手冊上的視線,父親問。

在手冊的最後頭幾頁,Ib看見了一幅肖像,上頭是一個金髮藍眼的女孩。她指著向父親示意。

「這一幅嗎?我看看…」父親伸手接了過去,「“Mary,Guertena生涯中最後的一件作品,佇立著的少女有如真正存在般,當然,她並不是實際存在的人物。”」

「Guertena確實很少描繪真人的。」母親接過了話,「不過,恐怕我們是沒辦法看到這幅畫了喔,Ib。」

Ib抬起頭看著她。

「真是可惜呀…上次來還有看見的。」母親指著簡介下的小字附註,露出惋惜的表情。

“此作品前日因不明原因遭焚毀,本單位對此深表遺憾與歉意”

焚毀…

為甚麼?

只是一眼瞥過這個詞,心裡就忍不住一驚呢?

「沒關係的,Ib,Guertena還有很多其他的作品,都非常傑出。」父親攬過她的肩頭,「我們就按著順序看過去吧。」



一家人離開了櫃檯,開始在展區繞著看,果然曾經來過呢,Ib心想,一幅幅畫都那麼的眼熟。

但是在這之前自己卻連任何一個作品的樣子都想不起來...

這不是很奇怪嗎?

Ib對著一座巨大的玫瑰雕塑多看了兩眼,一邊暗暗思忖著。

心底那股頃刻間冒出的、淡淡的憂傷,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前腳剛離開通向二樓的樓梯,Ib的視線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她看向牆邊的一幅肖像畫,一步一步的朝著那方向走過去。

那不是簡介上寫得清楚,被不明原因燒燬的那女孩畫像。

那是一個年輕的男子,深紫色的瀏海蓋住一邊眼睛,身上的外套破破爛爛的。



--咦?外套破破爛爛的?



「Ib在看什麼?」父母親跟著她走了過來,一起看向牆上的畫作。



--不是啦──這是故意的!它就是這種設計哦!



「這樣的服裝,似乎跟其他的肖像不太一樣,倒更像是現代一點的樣式呢。真是奇特。」

「這畫叫什麼?“被遺忘的肖像” ?我來看看...」

「沒找到嗎?」



--咦……咦?你難不成是……美術館裡面的……人!?對吧!太好了!除了人家以外還有別人在!



「似乎沒有。」父親搖搖頭。



--……那麼、總之……來找找從這邊離開的方法吧!



「或許正是所謂“被遺忘”的關係吧。」



--好了,打起精神吧!那種陰暗的表情,和這張可愛的臉不相配喔?







...不對!

不該被遺忘的!

快想起來,Ib,快點!

妳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很重要的...



「Ib?」注意到女兒的反應不對,母親看著她發出疑問。



到底是什麼!


--對了,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我叫Garry,你呢?

Garry...

想起來了...




--這不是Ib的錯啊,太在意可是不行的哦?

--至於玫瑰...你看!現在去抓住Mary,叫她還回來就行了!




想起來了...灑了滿地的藍色花瓣...


--…能夠走動的之候...我就會跟上妳的...

--妳先走吧…





Ib抬起頭。

畫框中的男子正溫柔的對她笑。

Garry...

Garry!


為什麼會忘記!

Ib後退一步,彷彿那微笑帶著燒灼人的熱度,她沿著展館走廊跑去。

「Ib?妳要去哪裡?Ib?Ib!不要用跑的!」

跑過一幅又一幅的畫,一座又一座的雕像,Ib站在一幅巨大的畫作之前。

對,就是這裡,就是從這裡回來的。

在揮開Garry向自己伸出的手之後...

如果自己跟他一起走,Garry是不是就不會不見了?

如果沒有把玫瑰花給了Mary,Garry是不是就不會...

Ib停下腳步。

死了...?

死了嗎?Garry...

Ib還記得,當時她回到Garry身旁要借走打火機的時候,Garry是...

只是睡著了,不是嗎?

說過會追上來的,不是嗎?

說過找到了出口,不是嗎?

那現在...

你到底在哪裡!

Ib快著那幅畫,全神貫注的盯著那幅畫看,用力的眼眶酸澀。

她揉揉眼睛,感到濕熱的液體順著雙頰滑落。

「Ib!找到妳了。」父母出現在她身後,「怎麼突然就...Ib,妳哭了嗎?發生了什麼事了?」

我不...

母親伸手探進她的衣袋裡,取出一條手帕,替她擦去臉上的淚痕。

「不想說也沒關係,不然要不要先回家了呢?我訂了Ib最喜歡的馬卡龍哦,就是之前在電視上看見的那一家,沒想到就在這附近呢。」

「說來奇怪,Ib幾乎不吃甜食的,卻只對馬卡龍情有獨鍾呀。」

低下頭,Ib默默跟在父母身後。

其實過去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現在她想起來了。

因為那曾經是,最重要的約定啊…...

#



Garry實在太溫柔了qqqq

寫這篇回去翻那些話的時候看一次心裡就覺得又糾起來一次##

之前只看過再會的約定和角落的記憶

這次一看就看了這麼猛的www

但是我喜歡qqqq((誒

這幾天要來把全結局都補過一遍哦哦#

热度 54
时间 2015.08.05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