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1

一次一千字已經是極限了…XD(喔

01

外頭槍聲不斷,腳步聲在空蕩蕩的長廊上迴響。

周澤楷低頭看了眼手上的定位儀,代表目的地的紅點隨著他每一個邁開的步伐越來越近。

他的神經非常緊繃,雖然說自己剛剛是在差不多已經控制住了局面的情況下離開的,他也相信隊友們肯定靠得住,特別是在這種關鍵時刻。但保不定就有什麼出乎意料的事情會發生。

專心,周澤楷,別亂想。他對自己說。

重要的是專注在此刻要進行的事情上頭。

拐了個彎,他盡可能將注意力提高至極限,最可能遭到埋伏的位置。

「砰砰!」兩聲槍響,周澤楷沒有回頭多看一眼,血水緩緩淌過地面,而他的腳步越發急促。

就快到了。他在一扇門前停了下來。

一轉門把不出意料之外的鎖著,周澤楷舉起佩槍朝向門鎖扣下扳機,而後對著門板用力踹了過去。

門後頭是挺大的,如同倉庫一般的空間,挑高的天花板下堆滿各種雜物,似乎有所規律可是卻又不那麼整齊。

肯定都是一些能夠助益於給那夥人定罪的東西,周澤楷皺著眉頭想,縱身一躍跳過了擋住前路的幾個箱子,定位儀上的提示燈開始瘋狂的閃爍著,他用力眨了眨眼確認自己看見遠處的那人影不是出於想像。

隨著距離的拉近他似乎還看見那人微微的瑟縮,頭頂之上被繩索縛住的雙手緊握成拳,像在極力忍耐著什麼。

周澤楷一個箭步衝了過去,眼前人身上樣式簡單的棉布T恤被撕裂得破破爛爛,身上可見的皮膚佈滿深深淺淺的傷痕。

「江…」周澤楷輕聲喚道,那人眼裡卻仍只有一片陌生的茫然。

周澤楷心頭一緊,伸長了手臂開始試著解開似乎找不到任何一點空隙的繩結,不住發顫的手指趁著他的心煩意亂卻讓進展慢到幾乎沒有。

倏地,他感到自己的腹部被狠狠踹了一腳,沒多大力道,只是讓他微微向後踩了一步,他抬起頭,對上那雙充滿警戒的眼眸。

「你是誰?想要做什麼?」他低吼著問道。

周澤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來帶你回去。」

江波濤瞇起眼,「回去哪裡?這次又是哪位大人物對我這個無名小卒起了興趣呀?我以前從沒見過你。」話還沒說完他猛烈的咳了起來,淡淡的血色混著唾液自嘴角淌下。

「沒事的,江,跟我回家。」周澤楷再次踮起腳,努力的跟繩結奮鬥著,心裡默默估量著若是出了什麼意外自己還有多少時間。

汗水從他頸子一滴滴的向下滲出,隨著他抬高的臂膀而顯得寬鬆的領口浸上了微微的濕潤,露出皮膚上若隱若現的印記。

在周澤楷暫時停止手邊動作時他看見江波濤的眼神落在那處,他眨眨眼,等待對方的提問。

江波濤果然不負所望,「你…那是什麼?」他不舒服的動了動手腕,想給繩索勒住的地方減輕一些壓力。

「屬於輪迴。」周澤楷伸出手,撫上江波濤左胸上方差不多的位置那道觸目驚心的疤痕。

疤痕下方所掩蓋著的,是如果聯想力高些的話注意看著能隱隱約約勾勒出的一個英文字母。

大寫的"S"。

「江,也是一樣。」周澤楷放棄了與繩子的糾纏,他再次舉起槍,咔的一聲上了膛。

所以,跟我回去,回到屬於你的地方。

不知是今天第幾次,周澤楷扣下扳機。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