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2

02

「隊長!找到你了!」

周澤楷攬著江波濤的後腰望向一片雜沓聲響傳來的方向,後者則正試圖自己站穩腳步。

吳啟的半邊臉沾著血跡,但顯然那並不是他自己的,因為在他見到周澤楷的目光後只是隨意抬起手來抹了一把,而後皺起眉頭按上腰部一處衣服撕裂的地方。

「沒事。」他揮揮另一隻手,接著毫不掩飾的直盯著江波濤看。

江波濤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幸好此時周澤楷出來解了圍,「結束了?」

「是的。」吳啟總算收回了目光,他看向周澤楷,「杜明他們現在制著那首領,剛才他堅持要見隊長你一面所以我先過來通知一聲,免得…」他意味深長的停了話。

「嗯。」周澤楷點點頭,「給我。」

「什麼東西?」吳啟有點接不上周澤楷的思路。

「刀。」

原來啊…吳啟看了看江波濤仍綁在一塊兒的手腕,以及周江兩人頭上盪來盪去一條孤零零的繩子,心下瞭然。

槍法好就是行,硬生生能把一遠程武器當冷兵器用,雖然是並不是用在作戰。

接過吳啟遞過來的匕首,周澤楷割斷繩子,看著江波濤甩了甩手,問,「不打算解釋一下嗎?二位到底是…?」

就他的判斷,眼前這兩人大概沒有惡意。所以他也就收回了一些防備。

不過,也只是大概而已了…他有些不確定,自己究竟是否還能夠相信自己的判斷。

周澤楷抿了抿唇,面有難色的與地板做眼神交流去了,吳啟嘆了口氣,說道:「我是吳啟,這是我們隊長,周澤楷。其他的,等剩下事情收視完在說吧,副…這些一時半刻什麼都講不明白的。」只一瞬間,他眼裡似乎閃過了一絲無所適從。

不明所以的看著兩人,以及四周不知為何突然沉重起來的氣氛,但至少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他心下還是能夠拿捏的,是以他也只是答應了一聲就沒再往下問去。

不過他倒是想起了一些事,一直以來他都不願正視的,關於他曾經什麼都記不起來。

事實上,這點即使是現在也並沒有什麼改變。

眼前這兩人,是否跟過往的自己,有著什麼樣的關聯呢?

「江,再等會。」周澤楷有點侷促的看了他一眼,讓他逮回了飛得老遠的思緒。

「嗯…從剛剛我就想問了,這位…周先生?周隊?你從剛剛一直是怎麼叫我的…江?那到底是…?」

他看著周澤楷垂下目光,彷彿那問題有著灼人的熱度,而吳啟,卻也是將視線投向另一個方向,迴避之意不能更明顯。

這樣倒也對。自己,怎麼會在那一瞬竟有了相信這二人的念頭呢?

一個連自己都不知該如何相信的人,又怎能斷定他人是否值得相信呢?

自以為能夠對人對事做出最好的判斷與應對,但結果又豈不是總落得兩頭空的下場?

周澤楷解下身上的風衣,輕輕搭在江波濤的肩頭。他看得出江波濤又開始放任自己的思緒轉啊轉,這點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過。

已經有多久,沒有看見了?

默默攢緊了拳頭,周澤楷的目光落在江波濤因他的舉動而仰起的面龐上。他告訴自己一定要把自己的副隊帶回身邊,就如同當初約定的一樣。

不論需要多久的時間。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