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3

03

氣氛很是尷尬。

三個人面對面站著,卻連任何一丁點的交流也沒法達成。

周澤楷下意識的把玩著手裡的槍,指尖撫過金屬冰涼的溫度。

即使同樣是金屬,周澤楷想著,自己的荒火碎霜,跟江波濤的天鏈,感覺起來畢竟是不一樣的。

是因為短劍上曾經滿滿的都是他的溫度嗎?

江波濤離開後,饒是周澤楷也並不會隨隨便便就拿起他的武器把玩,天鏈一直是被掛在輪迴會議室的牆上,靜靜的,好像時時刻刻提醒著他們有關他們的副隊,輪迴的一份子。

他從來都不曾離開過,至少,在其他人心中是這樣的。

而現在,劍身餘溫尚存,但曾經手握劍柄的那人,眼中卻只餘下一片陌生。

周澤楷抬起頭來,直直迎向江波濤也正看著他的目光。

這一次,沒有閃避。

 

「周澤楷你冷靜點!」方明華用力朝會議桌拍了下去。「你著急,我們誰不著急?可你現在衝動行事又有什麼用!」
周澤楷停下了朝門口走去的腳步,但臉上的表情仍是一臉我不想聽。
「你回來,坐下。」方明華冷冷的說。
「是啊隊長,我們已經蒐集了夠多的資訊,可是總得先經過計畫……」
周澤楷背對著眾人,看向掛在牆上的天鏈,劍鞘泛著幽涼的光,襯著死白的油漆顯得格外刺眼。

他別開臉,不想繼續看下去。

江波濤很愛惜他的配劍,想想也是當然,就如同周澤楷自己也總是對荒火碎霜下了非常大的心思一樣。

但擺放了好一段時日之後,上頭不可避免的積上了薄薄一層灰。

伸手取下天鏈,周澤楷沉著臉坐回自己位置上,細細的擦拭起來。

大家盯著他的動作,半晌,周澤楷抬起臉。

「討論?」

隨即,會議室中壓抑的寧靜消失不見,開始急切的、積極的討論。

只有周澤楷,入神的看著日光燈映在天鏈上的反光,對此時的他來說,計畫只有一個。

掌握好江波濤提供的資訊,殺過去,把人救回來。

僅此而已。

 

「所以,我以前認識你們,是這樣吧?」江波濤望著明顯有些出神的周澤楷,他忍不住要思考眼前這看起來有些過分沉默的人到底是怎麼抵達這兒的,曾經在這組織生活過一段時日,他多多少少明白這地方的運作有多嚴密。

就是連他這樣什麼也不記得的人都能看出這裡幹的都是些見不得光的勾當就是了。

聳聳肩,他有預感前一陣子那樣的生活就要過去了,縱然想起那些不忌一切手段的逼問還是令他會不由自主的有些畏怯。

大概是自己的什麼身分被發現了吧,現在回想起來,他如此猜想,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的身分。

或許眼前這兩人能給他答案。

至於信不信任他們,那之後再看看吧。

「嗯,認識。」周澤楷的目光從遙遠的地方回到江波濤身上。

「那,我到底叫什麼名字?」

「江波濤。」

「是我想的那三個字?」

「嗯。」

「噢…」江波濤沉默了三秒,「算命的說我命中缺水?」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