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徐]咫尺天涯 番外

時隔半年我終於把這番外搞出來啦>///∀///<

雖然只是換了個視角 再加上一點點的回憶w(#

簡單來說 正文虐阿軒 番外虐景熙小天使(乾

不過其實我本來想像的不是長這樣啊wwwww


*角色死亡有 請注意避雷


 


「鄭軒…前輩?」青年溫和的臉龐上掛著好看的笑容,稍稍有些生澀、試探性的喚著眼前初次見面的人。

「我是。」鄭軒抓了抓還有些淩亂的頭髮,「你就是徐景熙?」

壓力山大,部長和黃少不知道跑哪裡去了這人都來了,補眠補到一半就莫名其妙被叫出來帶新人,先前好歹給點預警啊行不。

「是的。」雖然徐景熙有在努力試圖掩飾自己的緊張,不過鄭軒還是看得挺明白的。

新來乍到的,這難免啊。鄭軒也沒太在意,他打了個呵欠,「這什麼…歡迎來到藍雨啊,別太客氣,以後咱麼就是同事了。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問部長吧。」

徐景熙稍微想了想中間那詭異的停頓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時半會沒得出什麼結論,他點點頭,「好,我明白了。」

鄭軒滿意的也點了點頭,「那就這樣了,剛來應該也沒什麼事,就先回房間去休息吧。」說著他自個兒也邁開腳步向著才剛離開幾分鐘的房間走去。

「等等前輩!」

「嗯?」鄭軒回頭,看見自家部門的小新人有點愣愣的表情。

「我的房間…?」徐景熙遲疑的盯著鄭軒看。

噢。

鄭軒掏出手機,「喂?喔,黃少…為什麼是你啊黃少,沒沒你先別說,我就問個……」

是不是,給前輩添麻煩了啊…

新人徐景熙不安的想著。

 

鄭軒長籲了一口氣,聽著門關上的聲音,聽著黃少天漸漸走遠的腳步聲。

其實他什麼都知道,包括他們知道這件事。老實說挺明顯呀,光是黃少一進門沒有喋喋不休就不正常,壓力山大。

他入神的盯著電腦,彷佛看見徐景熙在螢幕另一端對他微笑。

他沒忘記當年大家一起分析出的結論,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可能是連自己的心神甚至性命都給賭了進去。可是他不在乎。

從徐景熙咽下最後一口氣的那一刻開始,原來的鄭軒早就不存在了。

他不在乎再賠上一個。

螢幕的冷光照得他有些發暈,鄭軒在鍵盤上敲了幾個鍵。距離前一次碰這程式也有好些年了,原先他也只剩下一些模模糊糊的記憶,雖然沒有任何人明講,不過在藍雨這可一直是被視作禁忌一般的話題,隨時間漸漸淡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是以在正式操作之前他花了很多時間埋首研究,試著把片段的記憶拼湊完整。他知道就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因為自己完全沒有失敗的本錢。

 

第二次見到徐景熙是在一個鄭軒一年到頭也不見得會踏進一次的地方。

是誰說笨蛋不會感冒的,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鄭軒表示。

其實也才是他進實驗室第二天而已啊,難道藍雨的氣場如此讓人不適嗎?那為什麼我在這兒好幾年一點事都沒有?

「啊…前輩,哈囉。」徐景熙不好意思的看著鄭軒,帶著點鼻音,「不小心感冒了。」

鄭軒看著人微微泛紅的臉龐,忍不住伸手探了探他額頭。

「壓力山大,拿了藥趕快回房間休息去吧,我幫你和部長他們說去。」

後來徐景熙不只一次思考著,為什麼自己心裡竟曾產生鄭軒是個可靠的人的錯覺。

 

「景熙…」他閉上眼,認真的回想著有關那人的一切,這對他來說並不難,因為他從來不曾忘卻,不論是多麼微小的細節。

他能夠想像徐景熙皺著眉告訴他這樣不好,如果他有辦法的話,會說出什麼阻止自己的話。

可是他沒辦法,他什麼都辦不到了,因為他已經死了。鄭軒痛苦的再一次記起這個事實。

但很快就會不一樣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

至少對鄭軒自己來說,他熱切盼望著將有可能實現的救贖。

對不起,景熙,可是我必須這麼做。

按下最後一次的ENTER鍵,鄭軒閉上眼睛,往後躺進了椅子裡,持續緊繃的精神讓他異常疲憊。

他不禁想著,以往那種悠悠閑閑的日子,到底已經離自己多遠了?

 

「景熙,你喜歡藍雨嗎?」

「喜歡啊,為什麼這麼問?」徐景熙從書中抬起頭,轉身看向正懶懶的趴在自己床上的鄭軒。

鄭軒眨眨眼,「沒有為什麼啊。」

「不過,我也是。」

畢竟這是,讓我遇見你的地方呀。

 

再睜開眼睛時,晨光已經透過窗簾的縫隙照上了房間的地板,鄭軒掀開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看見電腦桌前坐著一個人

似乎是查覺到了身後的動靜,那人停下了動作,轉過身來。

「嗨,阿軒。早上好。」

曾經被緊緊壓在心底不願憶起的記憶在一瞬間湧了上來,雖說前一天晚上鄭軒原原本本的回憶過了一次,可在這一瞬間,他才明白那些他自以為沒有忘卻的印象,是多麼的蒼白無力。

「景熙?」

「是的,是我。」徐景熙笑著說。

他所露出的,並不是那抹真正存在於自己心底的,帶著些苦澀的笑容。

 

「前輩?」徐景熙錯愕的看著眼前的鄭軒,兩人的距離不能說沒有,但是也差不多了。

這叫什麼,壁咚?

「壓力山大,景熙你先別說話。」鄭軒深吸了一口氣,平時沒怎麼在意的,那一公分的身高差,在此刻遙遠地超過鄭軒一直以來所能有的想像。

微微踮了踮腳尖,鄭軒看進了徐景熙的眼中深處,看見了滿滿的困惑,以及,一點點的了然。

「喔。」徐景熙說。

然後,鄭軒發現自己沒膽的開始顧左右而言他。

「咳,呃,景熙,你別叫我前輩了,叫我名字。」

「啊?為什麼?」

「因為…因為……」

「嗯?」

鄭軒豁出去了,橫豎都該說出來的。

否則現在這姿勢那真是說多尷尬有多尷尬啊!

「徐景熙。」鄭軒嚴肅的說,「我喜歡你。」

「…喔。」徐景熙看著他,呆住了。

 

「要去吃飯了嗎?」鄭軒問道。

徐景熙正專心的研究著電腦,過了半晌才回道一聲,「哦,好啊。」

在鄭軒來得及窺探到任何東西之前,徐景熙快速關上了電腦

「黃少他們說,他們都看不見你啊。」兩人在走廊上,鄭軒眉頭微皺,「你不是就在這兒嗎?」

沒有馬上回應,徐景熙在鄭軒身旁走著。

「景熙?」

「是啊,我在這裡。」他重複說了一遍,「我在。」

怎麼辦呢?

死過了一次,就連說謊也變得這樣容易啊。

還是對著眼前這個,無論如何都對自己深信不疑的人。

 

「景熙,你覺得怎麼樣?」

「還行。」徐景熙別過臉,試圖咽下那一陣乾咳。

鄭軒皺了皺眉,伸手撥開徐景熙眼前散落的髮絲,而後將溫暖的掌心覆上他的雙眼。

「睡吧。」他說。

 

有時候,徐景熙不太清楚該如何形容目前自己的情況。

顯然自己是由鄭軒喚醒過來的,而且,經由種種跡象顯示,鄭軒只使用了自己一個人的記憶。

無數的可能性在徐景熙腦海裡轉著,鄭軒的記憶喚醒了自己,但顯然自己又有自己的情緒,並且能夠獨立思考。

他沒少聽見喻文州和其他人的討論,他們只能夠避著鄭軒談,至於看也看不見的徐景熙?

徐景熙聽得真切,並且深以為然。

而如果那些推論都是正確的,那麼什麼是現在的自己應該做的?

所有人,包括鄭軒自己──即使他並不願意承認──都知道現在這樣是不正確的,不該於此刻存在的自己,不該於此刻還存在著的過度依戀。這對鄭軒並不好。

死後到重新出現在鄭軒電腦桌前之間的記憶是一片渾沌,徐景熙並不知道那時的自己究竟是處於什麼樣的情況,他只知道,自己現在、此時此刻,在藍雨,在鄭軒的身邊。

但是,原先的那個徐景熙早就已經不存在了。

那現在的自己,應該要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鄭軒知道,自己和徐景熙還是並不存在於相同世界裡的。

自己能看得見他、與他交流,甚至能夠觸碰他。

但是,總有一層看不見的隔閡橫擋在他們之間,鄭軒沒有辦法穿透它。毫無辦法。

「因為,畢竟我已經死了啊。」徐景熙說,雖然捨不得,但終究他還是希望鄭軒能夠放下對他的依戀,畢竟自己的人生已然結束,而鄭軒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能走。

鄭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徐景熙心下一凜,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你說的對。」鄭軒說,他伸出手撫上徐景熙的臉頰,「我們終究不是在一個世界的。」

 

「景熙?景熙?」叫喚了幾聲,鄭軒最終還是沒有得到希望聽見的回應。

喻文州他們才剛走,該趕快去叫他們回來嗎?

呵。又有什麼用呢?

鄭軒看了看一片漆黑的手機螢幕,滑開了鎖屏,按下關機鍵。

壓力山大,他無聲地笑了起來,雙肩幾近瘋狂地顫動著。

他把臉埋進了略略泛黃的被單裡。

天漸漸亮了起來,伴隨著徐景熙冰涼的手背上,逐漸乾涸的淚痕。

 

徐景熙發現自己完全低估了這為前輩的腦回路。

他坐在電腦桌前,聽見房門口傳來有人驚叫的聲音。

回頭一看他立刻驚的僵在了原地,李遠慌忙離去的腳步聲顯得格外刺耳。

一直到宋曉過來和李遠一起把鄭軒帶走,徐景熙才稍稍回過神來,他連忙站起來,快步跟上。

不管怎麼樣,都不希望那個人受到傷害啊。

 

徐景熙告訴鄭軒自己能夠讓一切回歸到應該有的樣子。

這些日子以來,他就是在研究著怎麼讓這理論付諸實行。

鄭軒皺著眉看著他,其他人緊盯著鄭軒。

「即使我非常不想同意,那又能怎麼樣呢。」徐景熙看著鄭軒對喻文州說。

是啊,不只是你,我們都不能夠怎麼樣。

因為這世界就是這樣,即使我在這裡停下了腳步,你還是得要繼續向前行進的。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自己成為阻擋你前進的障礙。

所以,前輩,鄭軒。你不該再繼續惦記著我。

該是時候說再見了,再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了。

「景熙走了。」鄭軒說。他環視房間裡所有人,只是眼底再也映不出最重要那人的影子。

徐景熙笑了,他坐在床沿,就像當初鄭軒做的那樣緊握著他的手。

我再也不會離開了。

笑著,他的雙唇輕輕地碰上了鄭軒的手背。

 

或許對你來說,終究我只會成為回憶中那點曾經的溫度。

但我始終近在咫尺,我始終會在這裡看著你。

你記得也好,不記得也罷。

屬於你的那片天空,終究會出現絢麗的一道彩虹。

 


热度 21
时间 2015.10.24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