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魏]再未齊行

時間軸有點混亂wwwwww(喂

這一定是我有史以來最高產的一天了(安詳臉

大概是因為快要期中考了吧=w=b(#





術士嫻熟地揮動法杖,屬於黑暗的光芒在空氣中躍動著,放出一個又一個的招式。

技能暫告一段落的時候,索克薩爾輕輕的皺起了眉頭,掌心稍稍使上了一點力,握了握手中的法杖。

很完美,從屬性及各方面看來,滅神的詛咒的確是一件不能更適合他的武器。

特別是索克薩爾自己,自然是最為明白這一點的人。

但他就是覺得不習慣,自從藍雨技術部的人給他換上這件銀武之後,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念過去自己手上那死亡之手。

超越了死亡,進而想要去挑戰不能夠觸碰的神祇,甚至將其滅除?索克薩爾其實不信神,但他也不打算就這樣否定,這世界上一切都不是不可能。

不管是他所在的榮耀世界,還是榮耀之外的那個世界--是的,他知道在外頭有人操控著這世上的一切,但奇怪的是,對他自己而言,他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來進行的。

索克薩爾不太清楚其他帳號卡的感覺是怎麼樣,但是比起一枚受控制的棋子,他更覺得自己與操作的玩家是並肩而行的,他們陪在彼此身邊踏遍榮耀廣大的土地。

這種感覺是沒法說明白的。

當初,在創立了藍溪閣那會兒,他自己是感到無比的滿足與成就的,而莫名的,他能夠感受的螢幕後坐著的那個人也是差不多的感覺。

一起建立了屬於我們的榮耀,或者說,這是屬於我們的,榮耀的開端。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魏琛的名字,儘管從他誕生與這世上伊始,魏琛對他而言就從來不是個陌生人。

他是他的創造者,也是未來會與自己一路走下去的那個人。索克薩爾曾如此相信。

剛遇見夜雨聲煩的時候,他還只是個活潑的小毛孩,索克薩爾幾乎是以一個看待鄰居家小弟弟的態度對他的。

他知道魏琛非常重視黃少天和他的夜雨聲煩,他曾經不只一次聽魏琛說道有關於藍雨的未來,關於藍雨的榮耀。

啊,對了,那時候藍溪閣已經不再只是一個單純的公會了,他們擁有屬於自己的戰隊。

索克薩爾知道魏琛和他總有一天能在那所謂的職業聯賽取得最高的榮耀。

他只是沒想到,當他真的站上那個舞台的時候,魏琛已經從他的生活裡消失了足足有四年之久。

與他齊行的,是夜雨聲煩,是喻文州和黃少天。

劍與詛咒,他們是這樣說的。

術士高冷的攢緊了翻飛的袍袖,當初那個小孩子,已經處在一個與他同等的位置了。

是他太過突飛猛進,還是自己始終裹足不前?

索克薩爾看著喻文州臉上連那淡淡的微笑也掩不住的喜悅,不禁暗暗想著。

喻文州的實力是無庸置疑的,不管怎樣索克薩爾知道自己必須明白這點。

跟隨著喻文州他得到了一個冠軍,然後又一個。

噢,世界冠軍什麼的,已經是魏琛又再度出現之後的事了。

興欣戰隊,在季後賽的賽場上,魏琛和他的迎風布陣,狠狠地在藍雨前進的路上鋪下了一道障壁。

而最終,他們被阻擋在了半路上。

魏琛對藍雨的懷念是再明顯不過的,只不過,更顯然的是,藍雨已經不在他未來的計劃裡頭了。

包括索克薩爾,包括好多好多年前,無數個並肩作戰的日子。

那些都是過去,都只是過去了。

但是索克薩爾記得,記得多年前的一切。

記得最後那段時間,魏琛臉上的倦容。

他那其實怎麼樣都不能說是蒼老的面容上,顯露出了一絲滄桑。

他明明還年輕啊,怎麼這樣就老了呢?

索克薩爾會靜靜的站著,陪著靜靜坐在電腦前的魏琛。

「今天啊,在訓練營有個孩子,玩術士的。」魏琛喃喃自語,螢幕上索克薩爾只有系統預設的些微動作。

術士?索克薩爾抿了抿唇,那時他站在一片空曠的原野上,長袍迎風翻飛。

「以前我怎麼就都沒注意到呢?」魏琛繼續說了下去,「他們,大概就是命中註定的吧。藍雨注定有一天該要交到它們手上。」

「總有一天,藍雨會更加成長茁壯,會站上榮耀的巔峰。」

只是,那時代大概不屬於我了。

魏琛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但索克薩爾聽得真切。

魏琛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

季後賽的第一場索克薩爾敗在一葉之秋的卻邪之下,而魏琛,大概也認定自己終將敵不過歲月的強大。

所以,他離開了。

沒有多說一句話,索克薩爾聽方世鏡抱怨過,多年好友,就這樣一聲不響的消失了。

沒有人知道魏琛去了哪裡,直到方世鏡將他交到了喻文州手上,直到喻文州帶著藍雨站上總冠軍的舞臺。

他都一直音訊全無。

其實當初自己並沒有想錯啊,索克薩爾苦澀的想著。

他們兩個,魏琛和他自己,真的都站上了榮耀的最高舞台。

只不過再也沒有與彼此並肩而行。

 


热度 17
时间 2015.10.24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