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穿浪]離我Master遠一點!

江副生日快樂!!!!!

不管是不是聯盟最被看輕的選手 你永遠都是輪回最棒的副隊長!!!!

全職裡面永遠最愛你了!!!!!(你夠#



周江帶穿浪 穿浪大概是友情向 不過我萬分期待他們 呵呵^^

搶戲的 周/江癡漢的一槍和無浪/////(捂臉 

這我真不是故意的/////(誰信你

&我的一槍 有點煩(望天


#


 

周澤楷和江波濤在一起了。

這事兒不是什麼秘密,大家都知道。

而這大家,也包括了他們倆的帳號卡。

大部分的人都真誠的給予了他們倆祝福。

但這大部分的人,可就並沒把一槍穿雲和無浪算在內了。

 

午後,陽光暖暖的照耀著,一槍穿雲閉著眼靠在樹幹上小憩。

周澤楷今天反常的並未如平時那般在練習結束後又多花段時間加訓,一槍穿雲因此得以有機會偷個空閒,不過多多少少竟是有些不習慣。

即便雙眼閉著,他仍保持著一定的警覺性,畢竟雖然帳號卡並不會真的死亡,但誰會喜歡沒事讓人給砍到主城復活呢?

或許是長時間訓練下來的敏銳感官,在這方面他一向對自己挺自信,雖然說他也挺有自知之明自己大概是沒法和自家好友相比的。

好友?哼。

猛地睜開眼,寒冽的劍光在他面前晃動著。

無浪高舉著天鏈,劍尖離一槍穿雲的鼻頭剩下不足一公分的距離。

「幹什麼呢你?」說著,一槍穿雲伸手去探風衣裡頭的槍。

魔劍士陰著臉,「一槍穿雲我警告你,叫你Master離我家小江遠一點,立刻!馬上!」

一槍穿雲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但並沒有停止把槍掏出來,畢竟無浪也並沒有放下他的天鏈。「你在說什麼,叫小周離小江遠一點?他可是他的隊長!」
「誰跟你說那個了!」無浪怒吼,「小江今天,沒有、留下來、加訓!」
「那又怎麼樣?」一槍穿雲說,「小周也沒有啊。」
「他當然沒有。」無浪冷哼了一聲。

 

「你那時候怎麼就承認了啊,想也知道他們不過是瞎起鬨不是嗎?」江波濤嘆口氣,和周澤楷在人行道上走著,「結果群裡的人全知道了。」

周澤楷沒有回話,只是默默伸出手拉住了對方的,隱藏在墨鏡下的雙眼讓人看不清,但江波濤不用費什麼勁就能感受到這人的愉悅。

「真是。」他感嘆,周澤楷的收收掌心捏了他一把。

天色還沒完全暗下來,路上的行人漸漸多了起來,正是晚飯時間,兩人左彎右拐地繞進了一間不甚起眼的小店。

據說方明華就是在這裡追到他媳婦的。

不過兩人會來這裡主要還是因為人少,江波濤心想,要是被粉絲看見槍王大大各種賣萌撒嬌求投餵,那可是分分鐘幻滅的節奏啊。

然而九點水大大你不懂,這可也是萌點之一呢。

夾了一筷子菜塞進周澤楷嘴裡,江波濤有點出神地望著店外的夜空,「你說,我們這樣自個兒跑出來吃飯算是什麼。」

 「…約會?」嚼了幾口把食物吞了下去,周澤楷眨眨眼,伸手在自家副隊眼前揮了揮。

江波濤失笑,「小周你啊…」

歪歪頭,周澤楷的表情很是無辜。

賣萌可恥啊槍王大大。

 

據說輪回的成員們都是槍王粉,但是輪回的帳號卡們倒是並沒有承襲這一優良(?)傳統,換言之,除了對隊長正常的的尊敬之外,他們並不粉一槍穿雲。

一槍穿雲並不介意,真心不會。

我只要專心廚著小周就夠了。By一槍穿雲

「所以你是什麼意思?」一槍穿雲冷冷的瞪著無浪,不過兩人都已經把武器收了回去開始好好溝通,這可算是一大進展——至少方才花在競技場的時間不算白費掉了。

「你家Master,」說到這個無浪就不高興,「把小江給拐走啦!」

一個激動差點又把天鏈給拔了出來。

一槍穿雲努力消化了剛聽見的話,過了半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就叫你不要太常和吳霜八卦,他腦袋都用來追女神了。」槍王表示隊友就是拿來賣的。

「…並不。」

「那是雲山?」

「不。」

「默默?」

「才不啊!」

「那、怎麼可能,難道是笑…」

「你有完沒完!」無浪怒打斷一槍的你問我答,「看你就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我告訴你,這事千真萬確!」

「你怎麼知道。」顯而易見的,一槍穿雲平時深受愛八卦的隊友們所苦──雖然這並不代表他不是其中參與的一員。「難道說,是一葉…!」可信度瞬間提高了…一點點啊。

「夠了沒。」無浪咬牙道,「是小江自己親口跟我說的。」

 

「職業群裡面是一不小心說漏嘴了沒錯。」江波濤抽了兩張紙巾走回座位,「不過那時候咱們輪回裡面是怎麼傳出去的啊,我不記得有說過這事啊。」他看了看周澤楷,言下之意就是小周是不是你快招我們還能做好朋…好男朋友。

周澤楷接過紙巾,想了一想,「孫翔。」

「他…你是說那次我們去超市買東西?可是那不是很正常嗎,杜明吳啟他們也會去啊。」

「不。」周澤楷搖搖頭,「房間。」

「什…」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江波濤的音調瞬間揚高了半分,「那次?他看到了?」

「嗯。」

「那其他人又是怎麼回事?」

「真心話。」

江波濤揚了揚眉,好啊孫翔玩個遊戲把自家隊長也給賣了,不過,想想大概更有可能是在其他人的“循循善誘”之下說出口的,可能他自個兒也沒意識到說出了些什麼。江波濤沉痛地搖了搖頭,好吧,要加訓就大家一起吧,看來最近大夥兒過得太鬆懈了。

在食堂裡猜測著正副隊又跑哪兒去了的輪回隊員們齊齊打了個噴嚏。

「江…」周澤楷無奈地笑笑,自家副隊打著小算盤的樣子他熟的很,看就知道江波濤又在盤算著什麼,亦即又有人要遭殃了。

可別說,看上去還挺可愛的,不過周澤楷決定不要把這心得告訴江波濤。

 

一槍穿雲的世界觀受到嚴重的打擊。

小周,他家小周,怎麼就和無浪的Master走一塊兒了呢?

他承認,平時打比賽的時候,他和無浪總是配合得很好。

他也承認,平時訓練結束總是這兩個人一起留下來加訓。

一些平時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此時一經細想,都成了佐證此一事實的好理由。

周澤楷和江波濤大概早就應該要在一起了吧,現在才開始交往是不是有點晚了呢。他默默的被自己說服了。

一槍穿雲抬起頭,望向湛藍的天空。

啊,藍天啊,一直都那樣的清澈,陽光啊,永遠都那麼的明亮。

可是我逝去的青春呢?一去不復返的少年情懷呢?

一槍穿雲的眼神無比憂鬱,神色無比憂愁。

眼光落在遙遠的天邊,彷彿看透了人世間一切的悲歡離合,聚散無常。

一眼看去,彷彿從一槍穿雲的身後,隱隱約約還能看見,有微微的光芒,帶著一點兒世事的滄桑,神聖而不可侵擾。

可是這並不妨礙無浪掏出天鏈朝著他一劍捅了過去。

又從包裡拿出了瓶藥水,無浪側過臉扔給了一槍穿雲,「自己弄一下,小江上線了我得趕快過去。」

一槍穿雲憂傷的看了一眼無浪瀟灑的背影,覺得不會再愛了。

 

自從不知道為什麼兩人在交往了的傳言傳開了之後,江波濤和周澤楷之間那層曖昧不明的薄紙算是終於被捅破了,之前兩人說是在交往吧,平時表現出來的樣子也僅不過是比普通朋友要好上那麼一點點,沒有人會往那方面想。

那天被輪回眾人們集體逼問…呃不,被友善的詢問時,由於來得突然腦袋一時短路想不出什麼好辯解──這差不多也就等於認了──周澤楷還在一旁一臉“沒有錯我們就是在交往,為什麼不能說”,江副隊覺得無比心累。

不過這樣一來,秀起恩愛可就變成一光明正大的例行公事了。閒來無事閃閃隊友,享受他們悲憤喊燒的情景也成了生活中一大調劑。

江副隊你的惡趣味被明白的說出來囉。

然而有的時候,周大隊長的一些舉動還是會給這平靜中帶著趣味的生活增添一些小小的緊張感。

比方說現在。

「小周,還在外面。」站在俱樂部前的人行道上,江波濤試圖推開周澤楷還在他胸前的雙臂,噢當然還有某人壓在他肩膀上的,那顆毛茸茸的腦袋。

就差兩步走進俱樂部再來不行嗎?

「沒人。」周澤楷說,讓江波濤轉了個身,湊上去親了一口。

「隊隊隊長,沒事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你們繼續,繼續哈。我只是路過,真的,吳啟可以作證,他還在前面等我呢,只是要去超市買個東西,你們慢慢來我先走啦。」從輪回俱樂部大門口走出來的杜明同學急匆匆的走了,留給兩人一個無比慌張的背影。

「進去吧。」江波濤順勢說,雖然時間已經有點晚了路上人不多,但如果好死不死被什麼人看見那可就不是光公關部忙個焦頭爛額就能夠解決的了的事了。

「嗯。」

「啊,小周我把帳號卡留在訓練室了,我先把它拿回房間放下,等會兒再過去找你。」

「好。等你。」

走進房間摁亮了電燈開關,江波濤原本是打算把帳號卡放進抽屜就準備出房間,卻不知為什麼鬼使神差的開了電腦刷卡登入了輪回內部的訓練用地圖。

無浪看著面前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有點納悶江波濤想要做些什麼,這看起來不是要訓練,倒更像是…散心?

隨即他把這沒道理的想法甩出腦袋,畢竟只有自己是真正站在這景緻裡的,就算做得再怎麼逼真江波濤能看到的總也只是屏幕上的一個圖像罷了。

正思考著,就聽見江波濤在他身後自言自語似的,又像是正對著某個自己看不見的人說著話,「外頭的人都說只有我懂小周,都說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他嘆口氣,又彷彿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笑了出來,「小周哪需要什麼翻譯機,他在想些什麼明明白白地都寫在臉上啊。」

無浪屏氣凝神,自家Master這是在和他說心事吧,雖然江波濤大概是並不知道自己真的就在這兒聽著的。

「不過呢,只有我自己知道。」江波濤敲打著鍵盤鼠標打出了一套技能,看著屏幕裡半長的草迎風搖擺著。「小周啊,其實才是真正懂我的那個人,以前都沒發現,不過,就這樣跟他在一起,可能真的是件愉快的事吧。」

語罷,江波濤也不說話了,操縱著無浪在地圖上晃蕩,半晌,無浪聽見他喊了聲「知道了,小周。」就放下耳機離開了座位。

過不久,江波濤又回來了,進入競技場無浪毫不意外的看見一槍穿雲站在自己面前,兩手把玩著荒火碎霜。

他露出笑容,在一槍穿雲扣下板機的那一瞬間揮出天鏈,衝了上去。

End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