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A Fancy Story

小周生日快樂~~~!!!

我真的 寫出來了>///<感動

雖然寫到後來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些什麼/////(捂臉

童話風什麼的 還是想想就算了吧(O




#



周澤楷不會忘記,第一次見到江波濤的情景。

那時他剛練完劍,正要從庭園踏上王宮的階梯,一個不留神與拐過彎來的一個陌生少年撞個滿懷。

少年揉了揉被撞暈了的腦袋,一邊不忘露出笑容,「對不起啊,一不小心沒看好路…你沒有怎麼樣吧?」

周澤楷搖搖頭,奇怪的是並不覺得哪裡有怎麼痛,所以他只是看著這個面生的少年,以及難得感受到的,人與人之前較為親密的距離。

等他發現了自己的身分之後,也會像其他人一樣退開的吧,周澤楷悶悶的想著。

「真的沒事吧?啊,忘了說,我是江波濤,初次見面你好~」少年友善的伸出了一隻手。

「周澤楷。」周澤楷回握,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報出自己的名字,這名字雖然為他贏得了無數的重視,可也扼殺了許許多多本可能萌芽的友誼。

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想讓眼前這人和其他人一樣的,恭恭敬敬的退避三舍。

「王子殿下?失敬了。」果然。周澤楷失望的抿了抿唇,慢慢的抽回自己的手。

江波濤微微揚起眉,「不過,如果不介意的話,交個朋友吧!行嗎?」

周澤楷驚訝的抬起頭,對上了江波濤帶著笑意的眼眸。

「嗯。」

「好,那我就叫你小周吧!」

「江。」

「哈哈小周你真是…這是我們的秘密喔。」江波濤伸出一只手指靠在唇邊,「啊,我先走了,下次再見囉!」

「嗯,再見!」

眼看那位神秘的少年消失在視線盡處,周澤楷這才想起忘記詢問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他所知道的,只有對方的名字,以及那溫和的笑容。

江波濤。

周澤楷默默念著這個名字,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

身為輪回王國唯一的繼承人,自然而然的,周澤楷從小就沒法與任何人有太過親近的舉動,父母事務繁多,能夠見到的時間寥寥無幾,雖說其他大人總是盡可能的希望周澤楷感到開心,但畢竟他還是渴望有著年齡相仿的朋友,真心的友情。

再小一點的時候,周澤楷是有些玩伴的。但隨著年歲漸增,他在各方面過人的天賦漸漸顯露了出來,被擠兌倒是不至於,只不過在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中,多了那麼一點的,隔閡。

對他的尊敬是無庸置疑的,但是不論周澤楷心裡如何吶喊這不是他想要的,旁人對他的愛戴與,漸行漸遠,隨著時間前進越發壓得他喘不過氣。

他想要擁有一個,能夠理解他的人。

 

你的天賦,是上天的贈禮,也是咒詛。

太過強大的身影,無人能比肩而立。

 

周澤楷試著去問王宮中的人,有關江波濤的事情。但就如同往常一樣,沒人願意認真聽懂他想說的是什麼,同樣的,也沒有人能夠真正的給他一個他所想要的解答,關於那個午後的邂逅。

「小周。」有人從後面拍了拍他肩膀,「還好嗎?」

周澤楷回頭看了過去,是方明華,宮中醫官的兒子,對他來說大概就像兄長一般的存在,也是遭遇到人和事的時候,第一個會想要諮詢的對象。

搖搖頭,周澤楷低頭看向手中的劍,輪回王國世世代代相傳的寶劍在他成年之後就會交到他的手上,在那之前他被期望能夠練成高超的劍術。

這對他而言並不算太難,相比之下,讓別人能讀懂他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還要更加困難一點。

「不舒服要說啊,給你開些藥。」方明華笑笑,「當然,如果是身體以外的事情,你知道你也可以跟我說的。」

周澤楷點頭,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關於江波濤的事情他第一個問的就是方明華,但就連他也並沒有搞清楚他究竟想問些什麼。

「對了,你知道微草的魔法師吧,就是行蹤不定但又超級有名的那位。」

「嗯。」

「記得你出生的時候他還來過呢,據傳最近找到一個弟子了,原來他還真有打算挑個繼承人啊…還以為他會一直做下去。」

「八卦?」

「哎小周你真是的,噢,該要繼續練劍了?那我就走啦。」

看著方明華離開的背影,周澤楷悠悠嘆了口氣。

練習的時間早結束了,他只是坐在這兒等著,看看能不能再次在這地方遇見,渴望見到的那個人。對於那位神秘的少年,什麼警覺心小心陌生人的,都被他拋諸九霄雲外,首先在這王宮內院的大概很難會發生什麼事,而江波濤帶著一種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要親近的氣質。

這感覺跟對方明華不太一樣,後者是一種純粹的信賴,相信對方能夠解決難題的,長久培養下來的信任。

而那位僅僅有過一面之緣的少年,則是一種,下意識的親近,說不上來是為什麼,但是…

周澤楷抬頭望向天空,清澈的藍天沒有一絲雜質,像極了那天匆匆瞥過的那雙眸子。

不管怎麼樣,好想…再見那個人一次呀。

 

我予你面對天命的祝福,然而此刻我畢竟未能知曉。

最終將收獲你的感謝,抑或是,怨懟。

 

「所以說小周你那時候一直在找我呀?」江波濤忍住笑意,卻忍不住想撩一下周澤楷那面對黑歷史僵硬的表情,「我還以為,王、子、殿、下不會記住一個只見過不滿幾分鐘的人呢。」

「江!」周澤楷怒,其實更多是羞的,他抬起手上的一本書扔了過去。

「喂喂小周危險啊,小心砸到東西。」江波濤翻了翻差點造成災難的書本,突然眼睛一亮,「小周你過來看看,大概就是這個了。」

周澤楷湊了過去,其實方才瀏覽時就感覺像是找到了什麼,只是還來不及細看就遭遇了需要把它當成凶器的事件。

「你看,這裡、這裡還有這裡。」江波濤伸手比劃著,「或許由這個方向切入可以給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呢。」

「試試?」

「那當然。」江波濤江攤開的書本隨手望桌上一擺,「這就來找找有沒有更多這方面的資料吧。」

那之後他們翻了一下午的書,正午高掛在天頂上的太陽漸漸西沉,從大片的落地窗照射到木製的地板上,散發出一種靜謐的氛圍。

兩個少年躺在地板上,四周是散落一地的書本。

江波濤滿足的嘆了口氣,「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不過這裡的書可真是多啊,找了半天也沒全翻完。」

「再來。」

「是啊,光今天已經找到不少有用的東西了,肯定得要繼續的嘛!」

周澤楷偏過頭去看,看橘紅色的陽光灑在江波濤半邊臉上,他露出笑容。

「澤楷。」一個女性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周澤楷坐起身來,朝那方向望了過去,「母后。」

「看書是好事,但別把書這樣亂丟呀。」女人淡淡的笑了笑,「等會記得收好。」

「嗯。」

「還有啊,天黑了以後就別躺在地板上啦,容易著涼的。」

「嗯。」

「好啦,不念你了。我來找本書就出去。最近看你好像不像以前那樣,總是悶悶不樂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呀。」

「嗯!」

「那就好,澤楷你要記住,不論發生什麼事情,總會有人是站在你身邊的,相信身旁的人,他們會成為你的助力。」

「當年微草的魔法師來到輪回的時候,曾說過你的天賦註定會讓你孤單一人,那時候大家都擔心死了,其實就算你只是個平凡人,我們也都希望你能快快樂樂的。不過現在看來,可能是大法師的祝福奏效了吧。澤楷,不管怎麼樣,做你希望的事。哎呀不小心說太多了,別放在心上呀。」

 

命運註定你一生孤獨,即便如我也無法違背天命。

僅能使你不因孤獨而徬徨,使你能持續邁步前行。

 

「小周。」江波濤揚起手中的劍,「別擔心,沒問題的。」

我知道。周澤楷轉過頭,將手按上槍套作為回應。

這不是他們的第一場戰役,也不會是最後一場。

近年來輪回王國逐漸嶄露頭角,幾乎人人都能夠喊出,那位幫助國家擺脫多年來總被列國所輕看侵擾的命運,帶來光榮與繁盛的王子的名字。他們四處征伐,用敵人的鮮血澆灌成國土最為堅不可摧的屏障。

戰事進行時總是混亂的,做為一個遠程射手以及指揮官周澤楷本不應待得如此靠前,但他始終認為做為一個將領,自己必須得要站在最前方帶領大家,而他也的確擁有這樣的本錢與能力,在洶湧的槍砲聲以及刀光劍影中巍然而立,一次又一次給所有人燃起無法被熄滅的衝勁。

然而周澤楷沒有想過,在吵雜的環境中,竟能有那麼樣細小的聲音使他聽得清晰,他甚至不能夠判斷那是不是一種錯覺。但他確實聽見了。

首先他似乎是看見隔著一段距離的遠方,閃過一道若有似無的光芒。

而後便是子彈擦過劍刃的聲音,清脆而刺耳。

烈日曬得周澤楷有些發暈,他看著江波濤擋在他身前,高舉著天鏈。

轉過頭微微一笑。雙唇微啟好像說了些什麼。

戰場的聲音太喧囂,周澤楷什麼也沒聽清。

鮮血隨著地心引力的帶動,不停流下,淌下。

什麼都來不及細想,周澤楷一個箭步向前衝去,無視於任何朝著他身上招呼來的火力,只管朝著敵軍不斷攻擊而去。

他說不清此刻充盈在心中的那種感覺究竟是什麼,憤怒?或許有一點,可是更多的似乎是一種,連自己都無法捉摸的情緒,驅策著他拋棄慣有的理智,只一味的衝鋒陷陣,彷彿只要這樣做,就能夠擺脫像是正無限擴散著的那分空洞。

「從來沒有見過殿下那個樣子,即使是站在他身後的我們也莫名的感到畏懼,但在畏懼的同時,卻又覺得無比可靠。」

「那就是天鏈吧,輪回王室世代相傳的寶劍。那聽起來要擺在櫃子裡讓人瞻仰的東西,在他手上就像是一件真正的殺器。」

「天鏈本來就是件武器啊。小周他現在這個狀況,大概是精神過度亢奮以致於體力無法銜接上去。稍作休養就行了,其他的傷也是一樣,雖然不知道他這次怎麼搞的傷了那麼多處,不過大致上都不是太嚴重。但幸虧你們把他帶回來了,否則還不知道會出些什麼變故。」

「原來如此,那方醫師,殿下就交給你了,我們先出去了。」

「行。慢走啊。」

「什麼?」周澤楷睜開眼睛,一眼望見床邊背對著自己的方明華。

「小周你醒了啊。」方明華回過頭來,「感覺怎麼樣?」

 

就如同天邊那孤傲的北極星,明亮而又閃耀不輟。

 

「小周你在說什麼?」方明華皺了皺眉,「還有我不是要你最近別亂動嗎,即使是本來不用太久就能好的傷也得要你乖乖讓他好才行啊。」

「江不見了。」周澤楷打斷還想接著講下去的方明華。「到處都沒有。」

「先別管了,小周你快點養好傷,再拖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周澤楷本就並不十分好的神色黯了下去,他回過身去,向著來時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場景,是不是似曾相識?

可是都經過了那麼多年月,江波濤早已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不論是與他一起談笑風生、在無數場戰役中與他一同並肩作戰,共同四處征伐,抑或是閒暇時在王宮裡翻翻書,在庭院曬著太陽渡過一整個下午,所有記憶都是那麼樣的鮮明。

沒有道理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從他的生活中消失不見呀。

這樣一個天氣晴朗的午後,江波濤應該要在他踏上通望庭園階梯的那一刻,迎上來笑著對他說小周好呀。

「小周。下午好。」

周澤楷眨眨眼,太過明亮的陽光讓他懷疑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否是一個錯覺。

「哈囉?小周你還在嗎?」江波濤伸出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大白天的這樣失神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啊,你要不要去找方哥看一看?」

「沒事。」

「真的?」江波濤語帶懷疑,「小周你啊,是不是又在想一些有的沒有的呀?」

「沒。」

「說真的。」江波濤不懷好意的笑了出來,「該不會又是到處在找我了吧,像小時候那樣。」

周澤楷瞪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一伸手用力的把人抱進懷裡。

「別想太多啦,小周,我不會離開的。」

「在一起,永遠。」

「是是是,永遠。」

 

輪回王國遭遇了空前的大危機。

他們享譽天下的王子殿下,拒絕了進宮來所有的女孩子。眾人都萬分擔心。

不過國王王后倒是看的挺開的,覺得緣分還沒到嘛,也不需要強求。

誰說放任的,要不要先看看這一貫的放任給國家培養出了怎麼樣的一個繼承人啊,是看著眼紅吧這是。

夜晚降臨,王宮裡仍然燈火通明,周澤楷悄悄溜出大門,幸運的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只是一個轉彎又被江波濤撞見。

「小周你又怎麼啦,愁眉苦臉的。」

「……」

「說話呀?」

「…選妃……」

「那是好事啊,難道你打算一輩子打光棍?」

「不。」周澤楷搖了搖頭,而後一哆嗦,「恐怖。」

江波濤失笑,「不要這樣啦,人家那些姑娘肯定也有好處的,你不要這樣先入為主的排斥啊。」

「不管。」

「小周你這樣太任性囉。」

「哼。」既然說好了永遠在一起,那麼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手。

「我也是一樣啊。」江波濤說,「答應過你不會離開,我就會永遠都站在你身旁。」

閃爍的星光灑落在兩人身上,如同魔法一般華麗而虛幻。

然而周澤楷心裡真真切切的知道,緊緊握在掌中的那溫度,是再真實不過的,上天賜給他的禮物。

 

「聽說,微草的大法師又來到輪回了哎。」

「真的嗎?上次來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啊?」

「你應該都還沒有出生吧,聽人家說,好像是咱們國王出生的時候來過一次。」

「好像這次帶著他的弟子來了。」

「感覺會挺熱鬧的呢。」

「在怎麼樣也輪不到我們去湊熱鬧,這種事只跟王室有關吧。」

「這我也知道,反正我們就在這聊聊嘛,也沒什麼損失。」

 

「英杰,我們到了。這裡,就是輪回王國。」王杰希瞇了瞇眼,「幾十年前我曾經來過一次,整體來說變化不大啊。」

走在他身旁的少年應了一聲,「是發生了什麼事,讓老師必須過來看一看嗎?」

「帶你來這裡,是為了要告訴你一個故事,教會你一件對我們魔法師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情。雖然說或許特地走這一遭有些多此一舉,但我也希望能藉機看看,當初我的所作所為究竟是否正確。又或者,直到如今仍無法判斷。」

「老師的判斷應該不會產生失誤的。」

王杰希笑笑,「別對我太有信心啊,英杰。同時你也必須學會用自己的眼光去判斷,一件事到底應該要怎麼做才是對的,而不是以我的眼光。」

「不管怎麼樣我都可能產生偏頗,當然你也是,這世界上並沒有什麼絕對的對錯。」

「就好像當年啊,當我接收到了關於這王子殿下的預兆……」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