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4

04

其實周澤楷並不知道當初算命的人是怎麼說的。

畢竟在他剛剛認識江波濤的時候,他就是叫這個名字了。

大家開他玩笑,叫他九點水他也沒生氣,只是笑咪咪的回去把訓練菜單提了一個等級。

可喜可賀。

「方哥。」周澤楷忽然招呼了一聲。

方明華向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他們就來了,小周你注意一下,小心應對。」

「嗯。」答應了一聲,周澤楷的目光依然停留在方明華身上。

他嘆了口氣,「我知道我知道。我帶著的。」說著掏出了把短劍遞給周澤楷,「自己好自為之,看你這樣兒想必狀態好得很我就不管你了。吳啟你過來,我給你包紮一下。」

「好。」

一瞬間又安靜了下來,江波濤看著周澤楷端起手中的短劍細細端詳警戒心頓時大起,出乎他意料的是周澤楷一轉身把劍柄遞到他的手上。

「天鏈。」他說。

「呃…我應該要知道那是什麼嗎?」

有一瞬間周澤楷臉上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色,但他很快的掩飾了下來,點點頭朝向那短劍示意了一下,「能用?」

「要我用這個?」江波濤愣了一下,他微微拉開天鏈的劍鞘,一抹寒光刺進他眼中。

他眨眨眼,掌心感受著天鏈與自己的契合,像是自己本就該拿著這把劍似的。不太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但似乎對這想法並不需懷疑。

僵硬的手腕暫時還沒法順暢的使劍,但他對周澤楷點點頭,「我想可以。」

周澤楷的神情莫名的顯得輕鬆了些,江波濤不太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不過他好像露出了笑容。

「呦,這不是周隊嗎?」迎面而來的男人有著不合時宜的輕鬆悠閒,似乎緊貼在身後手持武器的幾個人不過只是幻覺。

周澤楷冷冷的回望著那人,「陸仁賈。」

等不到更多的回應,那人似乎是覺得討了個沒趣,眼神開始四處飄蕩,似乎在尋找著有沒有能夠鑽的縫隙,在江波濤眼裡,他就是那樣的一個人,不放過任何一絲…機會。

瞥了眼正在給吳啟上藥的方明華,他將視線轉回周澤楷的方向,看到江波濤的瞬間揚了揚眉,瞟了眼他手上的天鏈,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訝異。「老實點。」方明華朝著這邊瞇起眼。

那人聳聳肩,討好似的看向周澤楷,「好久不見啊,周隊這麼大陣仗是…我可沒想過會在這兒,」他朝四方示意,「這樣的見面。」

周澤楷正忙著把槍塞回槍套裡,想了想又把荒火給留在了手上,咔的一聲上了膛,抬起頭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那人。

裝,你再裝。那人心裡恨恨的想著,琢磨著如何再找個另外的突破口。

「還是說,周隊你們是為了找人來的?」

看著周澤楷始終淡漠的臉上似是終於被挑起一絲興味,他眼神一斂又瞥向了江波濤,將自己的猜測用極盡肯定的語氣扔了出來,「難道說是,江副隊?」

「省省吧。」方明華結束了手上的動作與吳啟一同走了過來,「你從來沒有跟我們江副打過交道,不是嗎?這不會變成你的籌碼的,省點心吧,配合配合說不定還要好一點。」

「是我的疏忽了。」那人笑笑,「顯然你們並不是來要人的,那讓我想想,你們要的是什麼呢…」

的確是天大的疏忽,就不該隨便讓一個來歷不明的人留下,雖說當時全然看不出有哪兒的威脅存在著,但這次,怕是就要栽在這兒了。

看了一眼前段時間一直被自己稱作無浪的劍士,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我知道了,來查緝的吧。查緝之後該要做些什麼呢…」

江波濤。無浪。這可真是可笑,不是嗎?

「不就是,該要銷毀了嘛。」

方明華第一個意識到了不對,但周澤楷是第一個動作的,他朝那人撲了上去,同時子彈飛嘯而出,命中目標時鮮血飛濺而出,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爆炸聲響,由遠處慢慢接近。

「Damn it.」不知是誰罵了一聲,隨後周澤楷的聲音被吞沒在爆炸聲中。

「跑!」

 

#

 
 

路人甲Boss的戲份有點多…!

不過還是個路人###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