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最幸運的事


聖誕節FB的點文<

啊大家 新年快樂✩


>>Start>>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呼嘯的方銳了!

 

“和你們這些傢伙一起這麼多年,真是辛苦啊。”

“如果要讓方銳選一個他在聯盟中最尊敬的選手,他會毫不猶豫會投林敬言一票。即便林敬言並不是這個圈中最優秀的。

而現在,他已離開。”

「第十賽季冠軍,興欣戰隊!」

#

「您好,這裡是藍雨戰隊青訓營,請問方銳在嗎?」

似乎是從這一刻開始,榮耀的賽場對於方銳而言,不再是遙不可及。

但是對於方銳來說,一切的一切,都開始於另外一通電話裡頭,那溫和的嗓音。

「你好,是方銳吧?我是林敬言。」

「呼嘯戰隊隊長。」

一直以來,林敬言都非常清楚,比起葉修,比起韓文清,抑或是與他同年出道的張佳樂孫哲平,比起那些不要命似的向前衝的天才,自己只是一個與他們距離不算太遙遠的普通人。

不是妄自菲薄,畢竟他也曾有過年少輕狂,也曾認為自己總有一天能夠達到那群人所在的高度。他不曾有過任何懈怠,但同樣的,葉修他們也並沒有。

在榮耀的世界裡頭,努力是最不值得誇耀的東西,因為那只是基本。

自己不過只是個不停追逐著天才腳步的普通人。

但當他見到方銳的時候,他知道他不一樣。

戰隊要替他尋一個接班人,還遠遠不到退役年紀的他雖然不甘心,但壓制住情感的理智讓他只在看向方銳的目光中,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莫可奈何。

當時的方銳的下限還遠不是能與葉修魏琛齊名的,他只是個有些太過活潑的小孩子—至少在林敬言的眼裡是的—有著閃亮亮的真誠雙眼。

後來,競技場裡總是倒在唐三打腳下的小流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站在他身後暗搓搓放著陷阱的鬼迷神疑。

「林大大你看我當時決定玩盜賊是不是特別真知灼見?」看著一臉求表揚的方銳,林敬言只能揚起嘴角露出淺淺的笑,「是是是方銳大大最厲害了。」

「老林。」方銳輕聲說,「我不想你走。」

他覺得很不甘心,無論如何他總是存有一絲希望的,自己能一直一直和林敬言一起站在這賽場上,最好能一起給呼嘯拿個冠軍,然後或許有一天,林敬言得要退役了,他對著他拍拍胸脯說老林你放心去吧,呼嘯交給我再拿十個冠軍沒跑了。

林敬言會對他露出無可奈何卻帶著一絲寵溺的笑容,拍拍他說那就交給你了,方銳大大。

他想像過很多未來,有林敬言的,沒有林敬言的。

但絕對沒有一個是像這樣。

林敬言要離開呼嘯了,轉會霸圖。而他卻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我知道。」林敬言輕輕的笑,溫暖的掌心撫過如今已經比他要高了的方銳頭頂,不管怎麼樣方銳在他心中總還是當年那個踏進呼嘯時興奮卻還要裝作老成的小孩子,「如果可以的話…」

話未說盡,但方銳不能更明白。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走啊。

「老林…」

「方銳。」林敬言拉上行李袋,「呼嘯就交給你了。」

「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方銳轉過頭,林敬言也假裝沒有聽到他聲音裡的一絲哽咽。

扭扭捏捏的不願面對現實,這不是方銳的作風,也不是林敬言的。

但看著林敬言的背影,方銳還是覺得心頭發酸,他甚至沒有到門口送他。

他只是站在房門口,看著林敬言的身影,在彷彿無窮無盡的宿舍走廊上走著,沒有回頭,也沒有再一次的道別。

方銳提著行李走在房門口的走道上,就如同當時林敬言一樣,他沒有回頭。

能為了誰而回頭呢?他暗暗笑著。

阮永斌送他到了呼嘯大門口,拍拍他肩頭說以後也好好加油。

「那是當然,你當我方銳是甚麼人了!」咧開嘴笑了笑,好似當初他從藍雨來到呼嘯時對著宋曉他們露出的,那樣相同的躊躇滿志。

只有方銳知道一切將再也不同。

他將應了葉修的邀請前往H市,加入不被大多數人所看好的興欣,而林敬言遠在Q市,他們之間的聯繫只剩下那座所有職業選手都萬分嚮往的冠軍獎盃。

和過去一樣,他們依然有著相同的追求。

不一樣的是,他們再也無法期盼,能夠一同站在那光芒萬丈的獎臺之上。勢必得有一個人無法抵達那個地方。

第九賽季霸圖的拚搏方銳深深地看近了眼底,那是屬於他們的戰鬥。

而他自己,也將迎來一場全新的未知。

「有我在,冠軍沒跑了。」方銳露出一副志得意滿,葉修懶洋洋的揚了揚手裡的菸,另一頭魏琛罵咧咧的帶團打副本。

「這不是很顯而易見的事嗎?」

方銳眨眨眼,看著葉修轉著椅子搖過了面對他的方向,「哥就是拉你來拿冠軍的,不然你以為呢?」

海無量飄逸的袍袖隨著念氣翻飛,在冷暗雷身旁站著的是大漠孤煙與百花撩亂。

即使路途不再相同,他們仍然無所畏懼的繼續向著同一個方向前進,都是為了唯一且最真切的那個信念。

為了冠軍、為了榮耀。

「祝他好運。」方銳直直地盯著攝影機說道,他知道他會看到。

「沒有了嗎?」

「沒有了。」

昔日隊友,今日對手,記者問他是否因此而發揮失常,方銳圓滑的避過了這個問題。

其實這根本就不能算是個問題。

犯罪組合,早在第九賽季林敬言離開呼嘯之後就不復存在。

曾經他想任性地說,自從林敬言離開之後,呼嘯對他而言已經不是那個會讓他想不顧一切向前衝的戰隊,卻不料有這樣的想法不單單只是他個人,過去乘載著他的夢想的那個戰隊,竟也有著讓他離開的希冀。

在隊裡的不得意,他最終也只是輕輕地發出了一聲累感不愛的輕嘆。他有點好奇林敬言看到了會有甚麼感想。什麼時候那個總是不顧一切向前衝的少年也學會了慢下腳步,審度人心了呢?

方銳的思緒不禁飄往了方才在選手通道裡的那個擁抱。

「就這樣?」他問。

平光眼鏡的反光讓方銳看不太清對方的眼神,「結束了,方銳。」

「拿個冠軍吧。」

「那你呢?」

「我啊…」林敬言露出他一貫溫和的笑,就像藍雨的小氣功師初次踏進呼嘯時的那樣,像昔日的第一流氓離開呼嘯時的那樣。「是時候,該放手了。」

「老林…」

遠遠的傳來一陣吵雜,「回去吧,方銳。該你們了。」

「好。」

「加油。打敗了我們霸圖,你們興欣沒拿個冠軍可說不過去啊。」

「沒問題,有我在,怎麼可能會有問題!」方銳笑得張狂,可心中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楚只讓他的嘴角揚起一種不自然的弧度。

「是啊,方銳大大最厲害了。」

 

榮耀聯賽第十賽季總冠軍,興欣戰隊!

 

看到了嗎,老林?

我們是冠軍!

 

「那麼,方銳大大。」林敬言夾起一筷子菜扔進方銳碗裡,「說說冠軍感言?」

「當然就是,終於辦到了啊!還有啊…」

「嗯?」

「老林。」

能成為職業選手,是我一生中最幸運的事。

而是你,讓這一切成為可能。

「還好你那時候打來了。」

 

「你好,是方銳吧?我是林敬言。呼嘯戰隊隊長。」

那是一切的開端。

「還好你那時候看上我了。」方銳邪邪一笑,「一切都值了。」

「喂喂。」林敬言送給他無奈的一瞥。

一切也都還沒結束,他們的故事,才正要開始。

 

End

热度 13
时间 2015.12.31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