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6

寒假了
希望能趁這寒假把這篇寫完

然而世事總是無常的(刪

>>

06

的確是別無選擇。

江波濤坐在副駕駛座上想著。

周澤楷在他旁邊沉默地開著車,和緩的音樂從音響傾洩而出,整臺車裡透著股安寧的氣氛,連方才還在打打鬧鬧的其他隊員們也都安靜了下來,在後座小憩著。

如果這是場騙局,自己身上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嗎?其實已經沒有了。

如果這些人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過去的那個自己,和這群人生活在一起,一定是十分快樂的吧。

可惜的是,那些回憶並不屬於自己。

它們屬於那個叫做江波濤的人,而不是自己這個連自己從哪裡來叫什麼名字都想不起來的人。

車子停了下來,周澤楷把視線由轉紅的號誌燈移向江波濤,「別想。」

是要自己不要想太多的意思嗎?

他對他笑笑,「不,周隊你想多了,我並沒有在想什麼的。」

「有。」周澤楷定定地看著他,在那一瞬間江波濤有著一種全然被看透的感覺,他搖搖頭,輕聲說道,「不是什麼要緊的事。」

周澤楷嗯了一聲,轉回身去踩下油門,不知怎麼的,江波濤知道周澤楷並沒有相信他的辯駁。

周澤楷知道,江波濤待人總是和和氣氣的,臉上總掛著一貫溫和的笑容,但事實上他卻並不很容易去信任他人,平易近人的外表下心裡總是在盤算些什麼。

不過這也沒什麼,警戒心太低的人本就不適合幹他們這一行。

可周澤楷所需要面對的,從來就不是帶著將信將疑的態度看著他的江波濤。他所需要面對的,一向只有那個將自己也納入信任範圍之中的江波濤,以往他能夠站在他身邊看著他對外頭的人露出禮貌卻敷衍的笑容,在言語中下著一盤複雜的棋局,而後他會轉過頭對著周澤楷說,小周,走吧。

也有的時候,非常少數的時候,他會對周澤楷瞇起眼笑,那麼或許對面那頭的人所見到的最後畫面就是槍王愛槍槍口的裊裊輕煙。

我不是什麼善良的人,這一點至少我自己能夠搞清楚。周澤楷還記得江波濤這麼說過。必要的時候我肯定會選擇不擇手段,但無謂的犧牲於誰都不好。

周澤楷也記得他那時候點了點頭,答應了一聲。因為他自己也是那樣的。

不擇手段。

不論利用的是別人的命,還是自己的。又或者是其他更加微不足道的東西。

這麼說或許也不甚正確,周澤楷想著,大概也沒有比生命更加廉價的東西了,它的消失就在一呼一吸之間,走的時候誰也留不住,而人們無法阻止它的離去。

不過,至少他回來了。

周澤楷緩緩呼出一口氣,拋開那可笑的自我犧牲,如果再來一次的話,他絕對不會放開手,絕對不會任憑自己對著那看來萬分無助的身影狠下心轉過身大步走開。

江波濤怎麼說,江波濤有什麼計畫,他是怎麼帶著認真的表情告訴周澤楷絕對沒有問題的。

Who cares?

周澤楷只知道,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會堅持己見,而不會讓江波濤將自己作為最後的手段。

他只知道,現在,正在駕駛座中開著車的自己,無比慶幸江波濤正坐在他身旁,看著窗外若有所思。

不論生命如何廉價,你的之於我,從來就能夠讓我願意拿整個世界來交換。

所以,不會再放手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