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和我組個隊吧

 @周江深夜60分 

嗚喔壓線!!!!

取名廢如我#


關鍵字:陰差陽錯

...然而好像有點勉強><(


>>Start>>


「沒問題!」青年將手搭上腰上的短劍,「我答應這條件。」

「可能會做白工哦。」櫃台後的女孩說,其實她並不在意這些,只是做好她份內該有的提醒。

「不要緊。」青年笑笑,「要是輸了代表我還不夠強,我會回去反省的。」

「好的。」女孩回答,「那麼祝您一切順利。」

走出裝飾的華麗的冒險者公會,青年看著天空吁了一口氣,「差強人意啊。不過,還行。」

他所接下的任務並不是什麼太過困難的要求,事實上在當今這和平的時代也不太有什麼太強人所難的任務可接,頂多是危險性高一點,但在稍強一些的人眼中這都不算什麼。如果真要進行一些有挑戰性一點的任務,大概只有皇城裡頭直屬於皇室的派送單位才能夠得到了。

江波濤自認實力還不足以跑到那兒去接些高難度的任務,況且他的財力也並不允許--老實說這才是重點,對於自己的能力他還是挺有信心的。

他是個挺務實的人,既然待在家鄉附近就能夠有足夠的機會,那他也並不急著去挑戰自我,生活湊合著也還算過得下去。他的打算是就這麼在各種任務中慢慢地展開他的旅程,至於之後能夠有什麼機運,那也並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說的清楚的,他至少還有該有的自信不會讓自己淪落到太過潦倒的境地。

小地方頂多就接些找人或者採集的工作,偶爾能碰上綁架事件那對他來說好歹算是有些施展身手的機會,不過這機會並不太多。就拿這次來說,他方才所領到的任務也只是個平凡的找尋採集罷了,距離不算太遠,大概一天也就足夠來回了。所提供的酬金並不低但也不算太高,真正吸引到他的地方是若有超過一人接了這任務那麼最後的酬金將會按人數增加,而且只有頭一個回報的人才能夠得到。

有競爭就代表事情會變得有趣。江波濤嘴角微微的上揚,心情不錯的哼著曲兒走在路上。

但當他鄰近了目的地時,卻覺得有些失望。

看到遠遠的生長在峭壁之中的那株植物,他能夠明白為何雇主要提供這樣的一個任務了--普通人要接近那頭除了長出翅膀來根本沒有什麼其他可行的辦法。

然而在四周卻也沒有看到什麼看起來和他來意相同的人,他嘆了口氣,調整好心態。就把這當作又一個平凡的任務吧,而且說不定等會兒就會出現什麼有趣的事呢。

他懸掛好繩索,確認它被緊緊鎖在懸崖之上,而後緩緩地順著岩壁向下攀爬著。

這大概就是一個人的壞處了,江波濤心想,他沒有辦法確保自己上頭會全然安全而不出變故。不過話又說回來,同伴也可能背叛,特別是這種與利益掛鉤的事情。

短時間內還是一個人就挺好,他邊爬邊不著邊際地想著。

「好!拿到了!」他伸手採下岩壁邊的那株草,「沒想到這還真的存在啊…怪不得資訊給得這麼含糊,肯定是怕接下任務的人反倒轉手把它賣了吧。幸好我是個有良心的人,哼哼。」

正當他一手扶上繩索,正欲循原路爬上去的時候,一直以來只有刮過樹葉颯颯聲響的風聲,夾帶起了一陣人馬嘈雜聲。

「偏偏在這時候…」江波濤喃喃自語道,「這下我該是要上去還是不呢?」

「下面有人!」上頭傳來的聲音讓他不再多想,因為同時他也感到懸在腰際的繩子被拉了兩下。

「不好意思,我…」他朝上面喊道,但話還沒說完只見一張臉探了出來,似乎是朝他抱歉地笑了笑,說了聲,「稍後。」

然後他的繩索就被剪斷了。

江波濤:「…………」

做為一個稱職而有經驗的冒險者,江波濤立刻決定換條路迅速地離開,鬼知道上頭那群人打的什麼主意。

在他安穩地站在公會大門前的街道上時,已經差不多接近半夜了。他再次慶幸自己運氣夠好,恰好遇到了滿月的日子,否則在最後那段時間裡摸著黑從並不熟悉的路徑攀岩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他深深的反省了自己白天的想法,別有太多變數也就很好了。

即使已是深夜,建築物裡的燈火依舊通明,江波濤到服務處回報了任務,領了自己的報酬,轉身想要離開,就見到門口一夥人吵吵嚷嚷的正欲進來。本著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精神,江波濤腳步一轉閃身躲進了牆邊的陰影處,靠在牆上靜靜的看著。

似乎大體上吵的是雇主所提供的資訊不正確使得一群人白花了一整天在那任務上頭,要求要得到一些補償否則也要給出交代。

「我們把那附近的區域全都翻遍了,一點目標物的影兒都沒有看見。」領頭的人氣沖沖地衝服務人員喊著,後面一群人有的跟著點頭,有的卻是一副無奈的樣子,更有的人一臉事不關己。

看來是臨時組合成的隊伍,江波濤暗忖。

服務台後面的小姐平靜的回答道:「我相信在各位接到此任務時我們的人員就已經有提醒過此任務的成果是先到先得,而除了各位以外…」她翻了翻桌上的冊子,「已經有另外的冒險者來回報任務了。」言外之意就是即使你們找到了回來也是沒報酬可領的。

「有這回事?」領頭的人看來很不服氣,「那個混帳叫什麼名字,肯定是他使了什麼詭計,不然我們這麼多人怎麼可能找輸他。」

「依規定是不能…」女子還沒有說完話,手中的冊子就被搶了過去,她無奈地嘆了口氣,「這位先生……」

「無浪?」那人口氣不佳的唸出了紙頁上的名字,「你們有聽過這個人嗎?」

其他人紛紛搖頭,大部分的人還露出恨不得這場鬧劇馬上結束的樣子。

江波濤此時倒是看出來了,這大概就是白天自己所遇到的那群人,看來自己先離開是正確的,其他人是不知道,這此刻在他面前大肆喧譁的人若發現自己手上握有這任務的目標肯定會做出些出格的舉動。

他也看見了當時探頭看了他一眼的那個人,安安靜靜地站在隊伍後頭的地方,窮極無聊的四處張望著。

突然間他的眼神瞟到了江波濤所在的這個角落,一瞬間眼神彷彿亮了一下,對著他微微笑了笑。

江波濤心裡叫道不好,這大概是唯一知道自己就是那個他們任務中所遭遇不速之客的人,於是他朝著那人點點頭,大步朝著門口走去,準備去找今晚下榻的地方。

豈料才出了門沒幾步路,那人就從他身後追了過來,一伸手搭住了江波濤的肩膀,江波濤身子一低想閃,卻發現這人的功夫似乎是在他上頭的,他皺了皺眉,語氣不善的問了一句,「你想幹嘛?」

「你是無浪?」那人問道。

你倒是回答我啊。江波濤腹誹著。

「你想幹嘛?」他又問了一次。一邊越過那人肩頭看著他身後,想看看那夥其他人是不是也一樣追了過來。

「別擔心。」那人又笑了笑,「和他們沒關係。」

即使你說你和那些人沒關係也不能說明什麼好嗎?並沒有讓你變得比較不可疑啊!

「周澤楷。」大概是看江波濤仍然一臉敵意,那人指指自己說道,「很厲害。」

是在說他自己很厲害還是在說自己厲害。江波濤在心裡吐槽著。

「一起?」周澤楷友善的問道。

「等等,我又不認識你。」

周澤楷伸出手握了握江波濤的,「認識了。」

江波濤覺得這個人沒法溝通了。

半推半就的江波濤被周澤楷帶到了一段距離外的一間旅店,登記入了房。

「一間?」江波濤揚眉,周澤楷無辜地看著他。

算了,付錢的人說話。江波濤說服著自己。

「所以,到底是有何貴幹?」坐在床上,逮著了周澤楷洗了澡走進房間的一瞬問道。

周澤楷手拿毛巾擦著頭髮,蒸騰著熱氣的水珠從他臉上淌下,「幫了忙。」

「…哈?」

「今天那些人,不安好心。」

「所以…?」

「本來想阻止,但你幫了。」

周澤楷一面套著衣服一面解釋,原來就如同江波濤所揣想的,領頭的那個人是和他一樣知曉目標物的價值,打算藉著委託人所提供的資訊搶先一步得到它,再拿去轉賣他人。

「要買的人,不好。」周澤楷最後總結。

「哦…」江波濤仍是似懂非懂,他仍然疑惑的是周澤楷究竟為何要管到這事兒頭上。

「我…」周澤楷大概是還想說些什麼,但想一想就止住了話。

「你?」

「呃……」周澤楷思考著,「接了委託。」

「是這樣啊。」

「哎…」

「怎麼了?」

「你很厲害。」周澤楷說了句,這次倒是比較不讓人誤會。

江波濤乾笑了一下,他不太清楚眼前這個人的意圖,「比不上你啊。」

「跟我一起?」

「一起…做什麼?」

「回去。」周澤楷說,而後又補了一句,「皇城。」

看著江波濤陷入沉默,周澤楷連忙再加了一句,「我不是壞人。」

「噗。」江波濤笑了出來,「沒有壞人會說自己是壞人的啦,小周。」

周澤楷困擾的眨了眨眼,然後後知後覺的問道,「小周?」

「怎麼說呢,我看的出來你不是壞人啊。」江波濤笑,「而且你比我強那麼多,沒道理還要騙我啊,如果要抓我我也反抗不了你的,再說了其實我想不出來我有和任何人結過怨,我這人大概也沒什麼吸引人的價值。」

「有。」周澤楷說,「很好。身手不錯。」

「就說比不上你了。」江波濤無奈。

「所以…?」

「怎麼說呢?」江波濤瞇起眼,「剛好我一直以來都挺想去皇城的,只是…」

「想去就去!」

「沒有錢啊,小周。」江波濤呵呵了一聲,抬頭看向窗外。

啊,今晚的月亮還真是圓啊。

 

#

 

「小周,這一期的排名下降了啊…我覺得我們已經做了很多任務了啊。」江波濤看著牆上任務積分表嘆道。以往在小地方的冒險者可沒有這麼高端的制度,他常常會想果然當初的決定是對的。再說事實證明周澤楷真不是個壞人。

哼,如果你心懷不軌即使比你弱我也不會讓你太好過。江波濤不懷好意地想,看著坐在他面前的周澤楷。

「沒關係。」周澤楷正在給手裡的槍補充子彈,頭也沒抬,「那不重要。」

「你啊,積極一點吧。」江波濤笑道,推了一紙文書到周澤楷面前。

「比賽?」

「不得不說皇室裡閒著沒事想看熱鬧的人還真多啊。」江波濤佯裝無奈,卻並未掩住眼底的笑意,「這聯盟的成立,可不僅僅是給我們一個挑戰的機會,倒是也給了他們一些娛樂可看呀。」

「沒興趣。」周澤楷說,但閃爍的眼神出賣了他。

「怎麼會呢?」江波濤循循善誘,「你看這些內容,和我們平時做的任務也差不多啊,還不用等著去搶任務,自動的就有人布置好給我們接了呀。多方便。」

「……」周澤楷看著他,喀的一聲卡上了彈匣。

「聽說一葉之秋啊,大漠孤煙呀那些人也都會參加喔。」江波濤指著積分排名前端的那幾個名字繼續說服眼前的人。

「……」周澤楷望天投降,「去。」

「我就知道小周你肯定是想去的。」江波濤作勝利狀,「報名表我都給你填好了,來,簽名吧。」

周澤楷看了看報名表,「個人?」

「對啊,我也等著看熱鬧呢哼哼。」江波濤說,「有賭盤的話我會去賭你贏的啊,多加把勁呢槍王大大。」

「別亂叫。」周澤楷無奈,幾個熟識的人開玩笑地稱呼江波濤倒是拿來嘲他嘲的很順口。

「團體。」周澤楷大筆一揮,把報名表改了過去,順帶也把江波濤的資料填了上去。

「…哈?」

「簽名。」

在周澤楷的目光中,江波濤再一次感受到周澤楷這人真的是沒法溝通來著。

他半就半推的簽了字,轉頭望向窗外。

啊,今天的太陽可真是大呢。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