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時光之流

 @周江深夜60分 


關鍵詞:时间



>>Start>>

 

「小江…」

「別笑了,好好躺著。」

「我……」

「小周,聽我的。」

『我愛你。』

「小周?小周你說了什麼了?醒醒?」

 



「你知道我嗎?」

「江波濤。賀武,魔劍士?」

「是啊…不過,看來你不記得呢。」

「?」

「周澤楷,一槍穿雲。」

「嗯。」

「很高興認識你。」

 

「…!?」

 



時間的流動是一條河,無論是誰都只能夠順著水流緩緩地向下漂流。

但如果手中握有搖船的槳,船的方向也並不是不能夠被控制,只是逆流而上,無疑的會比順流而下要來得費勁許多。

 

你確定要這樣嗎?

「是的。」

確定不後悔?

「不。」

事情可能不見得會按照你所希望的方式發展。

「我知道。但我會盡力。」

那好吧。

 



就讓一切,重來一遍吧。

從最開始相遇的那天開始。

 



紅色,是他最討厭的顏色。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個人倒在血泊裡頭的樣子。

鮮紅色,黯紅色。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顏色一點一滴的改變。

不變的是那人永遠不會再睜開的眼睛。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時候,盈滿他心中每一寸,深不見底的絕望。

 



「哈囉!前輩你好,我是江波濤。從今天開始被調到輪回過來,請多指教啦!」

「我知道。」

「嗯?」

「賀武,江波濤,魔劍士無浪。」我記得的,從那天見到你開始。

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但從你眼裡見到的,並不是客套的熟稔,而是真正的親近和一點點的,哀傷。

為什麼呢?

想知道,好奇。

所以從那一天開始,就一直默默地注意著你。

「我記得。」

「哎?真的啊?」江波濤苦惱的摸了摸腦袋,「那天讓前輩見笑了。」

「不會。」周澤楷搖搖頭,「身體不舒服。」

「但在初次見面的前輩面前就這麼昏了什麼的,還是一個很悲劇的黑歷史啊!」

「呵呵。」周澤楷拍拍對方的肩,老實說他覺得這沒什麼。

「前輩…」江波濤無奈狀,「就別嘲我了好嗎?」

「沒。」周澤楷覺得很無辜。

 

「小周,你知道這個嗎?」

「槳?」周澤楷大略掃過江波濤推到他面前的文件。

「據說是聯盟新開發的技術,不覺得要是這能夠…」話說到一半,江波濤哽住了。

「江?」

「咳,我沒事,小周。」

「喝水。」順手從桌上取了個馬克杯,周澤楷走到飲水機旁到了杯水遞給江波濤。

「謝謝。嗯…我們剛剛講到哪裡了來著?」

「我也覺得。」

「?」

「覺得…能實現的話,是好是壞?」

「應該,還是挺不錯的吧…」江波濤垂下眼簾,「至少它讓我再一次…」

「什麼?」

「不,沒什麼。不過,逆流而上,肯定會比順流而下要花費更多的力量的。」

「逆流?」

「小周你聽過這說法嗎?時間是一條河,我們一般都只能夠順著流水的方向向下漂流。但這個技術…」

「有了槳,就能向上划?」

「沒有錯。」江波濤一臉孺子可教也。

「感覺不那麼簡單。」周澤楷開始研究著手裡的文件,發現上頭很多細節都並不是那麼清楚。

「的確,畢竟目前還在開發階段中,很多東西沒能完全明瞭也是沒辦法的。」

「太簡單,會亂。」

「不過我也聽說過另外一個理論。小周你知道平行時空嗎?」

「聽過。」

「我一直在想,如果得到了這個槳的助力,那我們到底是在同一條河上頭逆流,又或者是,來到了另外一條河上呢?」

現在在我眼前的這個你,究竟是不是以前在我身邊的周澤楷呢?

又或者,只是千萬個平行時空中的,一個輪回隊長罷了。

 

「小江?還好嗎?」周澤楷走進房間,看見自家副隊兼室友愣愣的坐在椅子上,雙眼緊緊地盯著桌上薄薄的一疊紙張。

緩步朝江波濤走去,周澤楷小心的不發出過大的聲響,經驗告訴他心思不再跟前的人還挺容易被外在的刺激驚擾到。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即使他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後,甚至從肩頭湊了過去看桌上的文件,江波濤也依然沒有注意到他。

他仍只是愣神的看著桌面,周澤楷把公文抽走了以後又過了幾秒他才緩過神來。

「嗯?小周?」他回頭望著他。

「怎麼了?」周澤楷看了看手裡的文件,很普通的一次合作任務。

「就是…任務啊。」江波濤眼神閃爍,「和賀武的。畢竟是在他們那個區域的行動。」

「賀武?」江波濤的老東家,但這也並不能說明他如此反常的行為啊。周澤楷知道江波濤隊賀武並沒有太多的留戀,他偶爾會回憶起從前的日子但是都並沒有什麼強烈的情感在裡頭。

「是啊,這是我們首次和他們合作吧。」江波濤喃喃的說,「所以,應該得要小心一些才是。」

「不舒服?」周澤楷關注的倒是另外一方面,他伸手探了探江波濤的額頭,然後順了順他的頭髮。

「我沒事,小周。」江波濤回答,一個起身站了起來,撞倒了身後的椅子被周澤楷接住了,周澤楷仔細一瞧,他撐住桌面的手臂正微微地顫抖著。

閉起眼睛,江波濤放任周澤楷將自己攬入他的懷中。

一切,已經重來一次。

但,那深深刻在腦海裡的每一幕情景,會不會又再度重演呢?

 

「小周!」江波濤喊著,聲音在吵雜的環境中碎成無法辨識的音節。

他揮著手中的劍,已經淡忘了的某些細節再度於眼前上演。

他記得當時周澤楷是如何一面盯著四周,一面小心翼翼地前進。

但他忘了觸發埋伏的並不是他們兩個中的任何一個人。

他記得他們當時遇襲之處在哪個位置。

但他忘了其實他們那時也發現了不對勁,卻沒來得及提醒其他人。

江波濤知道自己有把握能夠掌握自己和周澤楷兩個人的行動,但他們兩人的行為終究並無法改變一群人所遭遇的命運。

當兩個人的命運雜揉在一群人之中,他們就無法擺脫這一群人共同的命運;當兩個人的命運緊緊繫在彼此身上的同時,他們亦無法掙脫兩人共同的命運。

那,如果只是我自己的命運呢?

江波濤朝著周澤楷的方向奔了過去,幾十公尺的距離,他能夠來得及趕到。

可以的。他知道。因為當時也是在這樣的距離,他差一點就成功了。

眼前的影像與記憶中的景象重疊了。

周澤楷看向他,而他,緊緊地盯著周澤楷身後,在周澤楷視野之外的一個暗影。

來得及。比起上次他早了半秒起跑。

他知道自己來得及推開周澤楷,他也知道,但他希望能夠逃過,推開周澤楷之後的自己將會來不及躲開。

「江?」

周澤楷轉過身,剛好來得及伸手攬住江波濤失了力的身子。

「小周,你知道嗎?我之前沒有告訴你,要使用槳的能力…咳、首先得要經過它的測試…」

周澤楷環顧四週,一咬牙,只避開了那些威脅到他生死的攻擊,扛著各樣新添的傷痕,將江波濤帶離開了混亂的戰場。

他把江波濤輕輕放在一處較為乾淨的地上,凝神看著他緩緩睜開眼睛,映有周澤楷身影的那雙眸子散發出了最後一點光彩。

 


時光之流,再度流過了相同的渡頭。

 


「小周。」

「躺好。」

「不。」

「小江…」

「不,我一定要…說。我,我…」

「別說話。」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天天空是多麼的藍。

他永遠不會忘記,最後那個人眼中映出的那片藍天。

他永遠不會忘記,隨著太陽漸漸西沉,那人眼中的映出的藍天,慢慢的,被一片燦爛的彩霞取代,漸漸的,又被漆黑夜裡的星辰所替去。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個人最後是怎麼樣緊緊握住他的手,又是怎麼樣鬆開他的手。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句並不曾傳入他耳中的話語。

他不曾聽見,但他知道。

因為他自己也曾經那麼講過,他自己也曾經,仰頭望向那個人,吐出那幾乎聽不見的三個字。

他俯下身去,吻住了那人正逐漸失去溫度的雙唇。

 



時間的流動是一條河,無論是誰都只能夠順著水流緩緩地向下漂流。

但如果手中握有搖船的槳,船的方向也並不是不能夠被控制,即使逆流而上得可能得要用盡全身的氣力,我,仍然……

 

你確定要這樣嗎?

「嗯。」

確定不後悔?

「不。」

你打算怎麼做?

「……」

如果沒打算的話,我可能沒法答應你。

「他,也來過?」

……

「是嗎…」

你…

「不可能在一起。」

「總有一個人,會…」

所以,你的決定是?

「不再,和他一起。」

好的。我知道了。

 



「我知道你嗎?」

「周澤楷。神槍手。」

「沒聽說過呢…」

「嗯…輪回,一槍穿雲?」

「哦?這我倒是知道。」

「嗯。」

「江波濤。」

「我知道。」

「「很高興認識你。」」

 



「周隊,這次很高興能夠和輪回合作。讓我們一起加油吧。」

「嗯,賀武也是。多指教。」

 

「江隊。」

 







一些解釋:

槳所抵達的過去,並不是其他平行宇宙的過去,確實是他們所經歷的那個,也就是,是同一條河的意思

第一次小江使用槳回到了他和小周初次相遇的那個時間點,大概可以想像成他坐船向河流的源頭處航過去,而河流的每一個地方都代表著一個時間點,每一個時間點都發生著那個時間點正發生的事情

當小江回到過去,他所遇到的小周之後並沒有經歷過第一次的那些事情,但那些事情卻又是真實存在在這條河上的

於是兩邊的周澤楷,在小江回到過去了的那個時間點,也就是第一次小周掛掉之後,產生了交集,而這時候的周澤楷,也就同時接受到了兩邊所經歷過的事情,可以把他想成是支流所產生的匯集

還有一個小小的設定,在那場戰役的時候,聯盟關於槳的研究已趨完善

所以掌握了槳的小周,又再次回到了兩人初遇的那個時間點,這次他拒絕了小江到輪回的調派,所以小江就留在了賀武,但是當時間又流到了那個時間點,交流又會再次產生

所以,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ww




嗚 可能有不合理的地方 但請先忽略吧QwQ總覺得這設定以後又會變成一個邏輯不通的黑歷啊QwQ

我要去睡了QwQ(#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