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8.5

卡文的時候 就是代表 該上回憶了 (以前和小夥伴討論過的東西wwww

說了開學後就會想寫文的我 

開學後發現 的確是想寫了   但是也開始了幾乎每天晚上練劇的日子 ;3

今天趁著民概停課加上下午的空堂拗了這段出來:3 下次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了呢:3

8.5

「小周,答應我一件事。」江波濤握著手中的藥片,緊緊盯著他看。

「嗯?」

「不要,絕對…不要忘記我。」

周澤楷雙手的溫度覆上他沁著冷汗的冰涼掌心,感受到了細不可察的顫抖。

江波濤在害怕。

即使這計畫是他自己提出來的, 即使他用使盡了各種法子,終於在最後成功讓周澤楷不情願的點頭同意。

然而,即便他當然不會在此時讓自己退縮,一向喜於將所有的變數牢牢地掌握在手中的他對於未知的一切風險肯定仍然是無可避免地感到不安的。

「絕不。」周澤楷堅定的說,「絕對不會。」不論曾經如何的不認同,既然一切都已成定局,周澤楷就絕對會朝著所訂定的方向前進,更遑論此時此刻,在江波濤顯然正尋求著一個能讓他安下心來的依憑時,周澤楷怎麼可能會潑他冷水。

「好。」江波濤深吸一口氣,和著水將藥片吞了下去。

他比誰都清楚,只要踏錯一步,自己將萬劫不復。

或許還會累著周澤楷一起。

他知道所有的風險,畢竟不只他自己曾經仔細思量過,在他試圖說服周澤楷同意自己的同時,周澤楷也是萬般執著的希望能夠勸退他。

從這一刻開始,事情將不再能夠處於他們的控制之中。

但他只能選擇相信,如同周澤楷那樣的相信自己、相信江波濤這個人。

周澤楷一直凝神看著,過了幾秒,他伸手接住失去意識的江波濤。

*

黑色轎車順著林間小路開,直到快要接近樹林盡頭。

關上車門前,周澤楷回頭看了一眼背靠在樹根上的江波濤,深深吸了口氣。

『小周你聽我說,現在這個樣子,不冒點險怎麼可能成的了事?』

『不值得。』

『或許吧。但我們現在可是處處受掣,我相信你甚至不能夠明確的告訴我到底有多少人是不能夠相信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老話一句的確是這麼說的,那麼既然我們現在無可避免地對於我們所用的人產生了懷疑,我們難道不該剷除這些會帶給我們威脅的因子嗎?下頭有多少人並不真歸心於我們真的很難能一個不漏的全查出來,從上游處下手是最便捷的途徑。』

『不用你去。』

『小周…』

『聽我的。』

『別擔心,好嗎?我會好好的。我不在的時候輪回也會好好的,到時候我會把工作交接給明華哥,在我來之前那些主要也是他在負責的,你得空的時候要多幫忙一下啊。』

『不然,我…』

『別傻了小周,你那張臉,還有那個名頭誰不認識你,太惹眼了。至少我敢保證,泊遠小明啊吳啟他們都是能夠信任的,不會出問題的。』

周澤楷看向江波濤平靜的睡顏,心裡想的卻是他都是如何用這樣不起波瀾的表情,掀起狂暴的巨浪驚濤。

一直以來我所擔心的都是你啊,我不相信你不明白。但你口中總是只一次又一次的說著,有我在輪回不會出什麼亂子。這點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的右手探上腰際,而後拔出佩槍。

如果你,不,等你回來之後,不管你再說了什麼,我都再也不可能會放你走了。

「碰。」

方明華踩下油門,周澤楷把頭埋在雙臂之中。

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染滿江波濤左半邊衣衫那抹刺眼的色彩。

*

一片漆黑的螢幕閃了兩下,而後明亮了起來。

「他醒了。」方明華說,雙手撐著桌面,上身前傾。

「嗯。」

「一切,都會按照計畫進行的。」

周澤楷不再答話,他看著螢幕上頭所映出滿是落葉的地面,在實戰中從不退縮的槍王緊握雙拳,掌心沁出汗來。

###

把攝像機裝在眼睛裡面這個梗是來自好幾年前...大概我國中的時候看的一本書

在未來的世界把小孩子扔到極地做實境節目什麼的...(

以為會有攝影師跟著 但其實沒有((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