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10

不是月更了有沒有感動>w

10

江波濤心裡彷彿有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眼前這個人的人設是不是變了,是吧是吧是吧?

「呃…周、小周?」好險好險,這稱呼短時間內要改過口來也是不太容易的,叫著也挺彆扭…不過既然答應的人家就得要盡全力認真辦到。

周澤楷驚了一下,瞬間後退一步放開了他。

「抱歉。」沉默在空間中流淌,周澤楷苦澀的打破了它。

「沒事啦。」

「嗯…」

「那什麼,總之,還是快回去吃東西吧,拖太晚也不好。」

「好。」周澤楷答,兩人沿著走廊開始往回走去。

 

*

 

『好啦,小周。夠了。』

『我們都知道,不管怎麼樣,終究我都不是屬於這裡的。』

 

*

 

「嘿、寫日記啊?」推開房門就看到周澤楷坐在桌前振筆疾書,這段時間以來已經偷瞄…咳、觀察多次的江波濤不用走近就知道周澤楷正做著什麼例行公事,但早已和周澤楷混熟的他還是湊了上去,「做了一個夢…」

周澤楷快速的蓋上筆記本。

「小周你害羞啊?」江波濤調侃著,卻也識趣地不再逗弄對方。一般要是沒什麼的話周澤楷通常都是由著他半開玩笑地唸出自己寫下的幾句話,然後如現在一般紅了耳根。

江波濤想起幾個月前那個讓人不知所措的擁抱。

不知道日記裡頭關於那事周澤楷寫了些什麼呢。

從有注意到開始,每天晚上都會看見寫著日記的周澤楷,印象中還沒有一天斷過。

不管當天的事務多麼繁雜,這彷彿就是周澤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你這習慣養成的可真好。」江波濤打著呵欠整理床鋪,「從小時候就開始的嗎?爸媽規定?」

「不。」周澤楷寫完最後幾個字,闔上日記放進抽屜收好,「是你。」

「我?」

「嗯。」周澤楷點點頭,隨後忍不住笑了一聲,「爸媽規定。」

「所以是我讓你耳濡目染來著。」江波濤想想近來看著周澤楷寫日記就覺得麻煩的自己,墮落了啊這是。

「嗯…」

真要說耳濡目染那倒也不是,當時江波濤的確是挺致力於讓他同樣養成這所謂的「好習慣」,嫌麻煩的周澤楷自然是抵死不從,為了這事也沒少聽他念叨。

「以後可以看看過去的自己幹過了哪些蠢事,特別有意思。」那時他是這麼說的,「還有,老實說啊很多當下對一件事的看法啊、心情啊,那都是很難留住的。」

「雖然單純的文字或許並不足以表達我們心中那麼多的複雜活動,但總比什麼都沒有好啊,不是嗎?」

拼命賣安利的江波濤到最後也沒收到什麼成效,只能兀自感嘆周澤楷真是不受感化。

反倒是江波濤離開之後周澤楷拿了他桌上一本全新的本子寫了起來。

那本藏在抽屜最裡層,最初的日記本。直到現在周澤楷仍然沒有勇氣去翻開他。

裡頭的每一句承諾,每一次掙扎,其實都還深深地留在他的腦海裡,有時候他會想,自己到底完成了多少。

老實說找不出什麼能夠真實評斷的方法,一個連對方壓根記不得的承諾,要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是否達成的應該要有的成果呢?

「對了小周,這樣說來,以前我有寫日記的習慣的吧。」江波濤側躺在床上,撐著頭看周澤楷收東西。

「對。」

「那我的日記呢?找出來看看不知道會不會想起更多的事情。」江波濤躍躍欲試,這些日子以來關於工作上的事務他已經記起得差不多了,過往所熟悉的處理手段也重新上手了起來。方明華一度還懷疑他是用自己出色的學習能力找出辦事方法,而不是真的想起過去的事情。逼得江波濤不得不幾個讓自己印象特別深刻得經歷才打消了對方的懷疑。

「假裝這個有什麼用?」江波濤不解。

「為了不讓親愛的室友擔心?」室友二字被咬的極重,想了半晌後江波濤放棄理解這到底是要暗示什麼。

從工作上開始著手是江波濤自個兒要求的,這樣做事起來也比較方便,他這樣說。顯然技術方面也支持著這樣的一個步驟是較有成效的,方明華推斷是因為即使每件事的細節都不盡相同,但大體上而言重複性還是夠的,所以在他每天進行著與過去相仿的動作時輔以從當初就一直不斷研究改進的適當刺激,當然也就能夠得到不錯的結果。

但別看他現在與輪回的隊友混的挺好,那都是在他回來以後重新建立起來的關係。本就擅長交朋友的他面對一群根本不把自己當外人的人自然是混的風生水起,潛意識裡還是當在認識新朋友的江波濤有時候會暗暗覺得自己是多虧了以前自己打好的基礎才和大家熟悉的這麼順利的。

然而終究雙方對彼此的認知對不上的,雖然這並不影響一夥人打打鬧鬧玩成一片,但江波濤有時候心裡還是覺得挺彆扭,隊友們都很積極地和他講許多以前的事情,讓他覺得自己也應該也要有些相應的成長才行。

對此方明華表示,人情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由許多機緣巧合才能成形的,再重複幾次也不見得會是相同的樣子,所做出的刺激自然就並不能夠剛巧落在正確的點上。這方面說起來是條沒有捷徑的道路。

「慢慢來,別急。總有一天會想起來的。」他說。

江波濤嚴重懷疑是在人手問題得到解決之後其他方面的事情才因此得到了緩解的時間。

聽見江波濤的提議,周澤楷的眼睛亮了一下,自然他是比誰都希望江波濤快些想起過去的事情的。

「你知道在哪裡嗎?」江波濤問。

「…不知道。」周澤楷的聲音裡多了一點委屈,江波濤想著自家隊長這無意賣萌的習慣其他人到底知道多少。「不讓看。」在一起這麼多年,江波濤都把自己的日記本保護的好好的,全然不像周澤楷大部分的時候都不甚在意給別人看,雖然有這種偷窺興趣的也只有江波濤一個。

哼、這樣看來還是我比較善良。周澤楷想。

「诶…」江波濤覺得有點可惜,「不過總歸是還在的吧?」

「嗯。你的東西沒人動。」

「那我們就來找找吧。」江波濤翻身滾下床站了起來,「小周來幫忙啊。」

「…噢。」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