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11

最近天醒追得有點痛苦qwq

陳楚師兄......qqqqqq難過

翔翔就快上線啦☆

11

「嘉世?」江波濤啃了兩口吐司,從齒縫間發出疑問。

「等等副隊你別說你記不得了啊!?」

「廢話。」江波濤瞪了他一眼,「我的意思是,為什麼要從嘉世調人過來。」

「是總部的意思。」方明華聳肩,「說是要改善平衡問題。」

「是嗎。」

「而且多點人手也絕不是什麼壞事嘛。」

「這倒是。」江波濤點點頭,總算這次輪到別人來補這所謂的人手不足了。

「好了,我吃完啦。去找小周討論這事了。」江波濤抓起打包在桌上的另一份早餐走了。

「是我的錯覺還是副隊他…」看著門口的背影,吳啟推開面前的空盤子,對著身旁的杜明八卦。

「應該是錯覺。我覺得小江還沒這個意思。」方明華放下喝了半杯的豆漿。

「還沒?」

「老實說吧。如果他現在真有了這意思…會有點難辦。」

「怎麼說?」

「久了可能會出問題,畢竟雙方的認知是不一樣的。大概會出現一種八點檔常出現的劇情。」

「…蛤?」

「就是那個啊。」方明華把杯中剩下的液體全喝了進去,「你眼中看見的根本不是我,我只是那個人的替代品!唉…好想念媳婦兒的早餐啊。這豆漿實在是…」

「滾滾滾。」幾個人倒是知道大嫂大人最近出差去了,要是有個人幾天以來三不五時就在你耳邊唉聲嘆氣裝作害著相思病實則放閃的話,要記得這一件小事可真不是什麼難事。

果然最可怕的敵人就在身邊啊,防不勝防。

「不過方哥你看八點檔啊?」杜明促狹一笑。

「這有什麼,老婆愛看當然陪著啊。」

損人不成反而遭到暴擊的杜明遭到眾人嚴重鄙視,沒事挖個坑自己跳何苦呢,何況招來的還是個範圍攻擊,在場就沒一個人能倖免的。

幸免於難的兩個人此時正在討論室裡翻著這位即將到來新成員的資料。

「孫…翔…」江波濤念著,「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孫翔是當初嘉世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挖到的新人吧,怎麼可能肯放人?」

周澤楷聳聳肩,拉出壓在一疊文件下層的一份通知書。

「嘉世解散?怎麼搞的…可是即使如此,H區的新分部難道就肯讓放他來我們這?」

「犧牲品。」

「是嗎…」江波濤嘆息,權力鬥爭這些他當然懂,就是幸虧輪回內部挺和諧的,短期內應該不會有這類問題。

「不過,新分部挺好。」

「哦?」

「葉修前輩。」周澤楷說。江波濤算是弄明白為何周澤楷會如此判斷了,從隊友偶爾的調侃中他知道葉修是周澤楷很敬佩的一個人。

「不過照你們以前說的,這位葉前輩不是因為不樂意玩那些擺不上明面來的事才與嘉世決裂的嗎?是怎麼才能夠把嘉世搞下臺的,真令人好奇。」

「這…」周澤楷搖搖頭,關於這種複雜的內情他就沒多費心去弄明白了。

「那來辦正事。」江波濤翻看著孫翔的詳細資料,「該怎麼安排他的位置呢…看起來不太像是個擅長配合的人呢。」

「可能是沒機會。」周澤楷說,「當時…挺亂。」

「好吧,可以理解。」江波濤放下手中的紙張,「但這代表我們現在討論這些實在是沒什麼意義,資料太過片面。」

「嗯。」

「還是得等他來之後試試深淺,如果不行的話就得加緊強化了。」江波濤學著當時方明華語氣,「人手吃緊啊。」

輪回一隊人,方明華比較不偏向主要戰力,而每次全隊出動等級的大事周澤楷和他正副隊二人總要留個人在後頭控制全局,做出適當的調派。

雖說人多不見得好辦事,但至少辦事時能多出一些彈性。江波濤這樣說道,周澤楷點頭,這些基本上也是他心裡所想的。

這頭兩人沒討論出什麼結論,另一邊其他人倒是思考了不少。

結束一天的各種事情之後,江波濤滿臉黑線的聽著隊友們關於歡迎會的規劃。

「你們真夠了。」他無奈道。

「哎呀,沒事沒事,大家難得開心一下也不錯啊。」方明華打圓場,但在江波濤聽來一點誠意也沒有。

「我看大家每天都挺開心的。」江波濤深吸一口氣,「而且,我剛來那時候也沒有什麼歡迎會啊!」

「诶?沒有嗎?」

「有。」周澤楷滿臉無辜。

江波濤再度舉雙手投降,算了,有就有吧。不和未來的隊友計較這點差別待遇。哼。




幫新成員辦歡迎會是輪回傳統(・ω・) 每個人都會有:3

是一個放飛自我交流感情的好活動ヽ(✿゚▽゚)ノ

更新了去讀民概去(*´Д`) (順序是不是反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