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曉]復得

短小(

私設如山 沒什麼內容

雙道長太虐 就是想吃點糖QQQ

但我一向寫不太甜((

盡力


#


宋嵐不敢置信的看著地上的陣法漸漸消散,從中走出一個他應當熟悉,卻在記憶中已然消散大半的身影。

當曉星塵真出現在他面前時,他本該無甚表情的臉上,竟也流露出顯而易見的複雜神情,這驚喜來的太過突然,或者說,讓他等了太久了。在他幾乎已對自己的嘗試不抱任何希望的這時候。最終,喜悅壓倒了其他所有的情緒,他急切地踏上前去。

他甚至遺忘了自己早已許久無法言語,觸上曉星塵雙手,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最終只是默然的垂下手,將霜華從身上卸下,遞了出去。

「宋道長。」曉星塵抬起頭,虛望著他的方向,「子琛...」

曉星塵並未接過劍,他輕輕推開宋嵐持著霜華的手。宋嵐看他神情直覺想阻止接下來將要出口的話,但抬手動作怎可能快於唇舌,曉星塵無法見到他意欲阻他的神態,沉默半晌似是在消化目前狀態,而後隨即開口,揚起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始終是欠你一個道歉。」

他的記憶終是停留在薛洋告訴他自己手刃摯友的那一刻之後,霜華劍鋒染上了二人鮮血,宋子琛、以及他,曉星塵的。

教他怎麼能平心靜氣地接了過來?

輕輕托起對方掌心,宋嵐以指尖寫道,「所為何事。」

曉星塵愣了片刻,黯然答道,「白雪觀遭屠,始終是我的責任。」薛洋的聲音彷彿還縈繞在他耳際,嘲笑著他什麼都救不了、什麼都做不來,「更遑論,還是我,將你...」

宋嵐直盯著他看,這麼久以前的事情了,他早已將那些恍若前世一般的記憶塵封於一個難以觸及的角落。

經歷了這麼多年歲,他早已不再在意。在他看來,曉星塵也不應該再介懷。

看著眼前並不十分冷靜的人,宋嵐知道這不是一般曉星塵該有的樣子,但他確實見過。在曉星塵顫抖的喚著自己名字並慌亂地摸著拂雪劍刃、在他跪坐在自己面前崩潰痛哭之時。

當時他尚在薛洋控制之下,只是靜靜的、漠然看著。什麼也做不了,也並不想做什麼。

但現在不同了,宋嵐想了想,再次將霜華置入曉星塵掌中,堅定而不容對方拒絕。

就如同當初他對魏嬰所說,錯不在曉星塵,自始至終都不是。

輕輕拉開劍鞘,曉星塵任由他動作,他看著霜華鋒芒在曉星塵手中仍是那般奪目,這些年來他始終沒有忘記時時將它和拂雪一同細細養護,就是為了能夠將它一同,隨著自己生前未說出口的那句道歉遞還於曉星塵手上。

負霜華,行世路。一同星塵,除魔殲邪。

而如今,曉星塵已重歸於世。宋嵐不禁懷念起很久以前,霜華拂雪在二人試手時的曾閃過的劍光。

是非對錯,任誰仍舊堅持都已然不再重要。

他希望曉星塵能夠了解,他也相信他終究能夠明白。

畢竟,經歷了漫長的歲月,二人終於是在度走在了一塊。

前塵往事,早該隨風消逝,再也不必提起。

*

如今我可真是具兇屍,你可得當著點心,別又拿霜華欲要除我。

「當然不會啦。」曉星塵笑道,潔白的繃帶掩住他半張臉,過長而遺下的部分隨著風飄盪著。

豈能奢侈的重蹈覆轍。失而復得,可並非隨意便能擁有的。


热度 12
时间 2016.04.17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