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軒中心]Family

*去年因為一些原因刪掉了的生賀,不要臉的拿來發(你

*其實就想簡單的叫家,但是看起來太短沒有厲害的感覺x

*有一些訓練營床位的私設

*轉眼一年又過了,這是給你過的第三個生日TTT,雖然去年超鹹魚

*阿軒生日快樂,請繼續沒幹勁下去吧x,會繼續喜歡你的




1

鄭軒放開鼠標將滿手心的汗往衣服上抹了抹。

屏幕裡的彈藥專家癱倒在地上,哦、這畫面是鄭軒想像出來的,搭配著耳邊狂妄的笑聲。

「再來一場?」身旁的少年說。

鄭軒趕忙退出競技場,將帳號卡拿在手上,「不了不了。」

「說好輸的人請宵夜啊,這是給你翻盤的機會。」

「太晚了,再晚點隊長要來趕人了。」鄭軒努力辯解著,「而且晚上也不能自己出去,隊長才不會答應咱倆去買宵夜啊。」

「怕什麼,前幾天我發現了一道可以偷跑出去的小們,你就從那兒走,哥掩護你。」

太他媽猥瑣了。

鄭軒在心裡回顧了一番方才貓在草叢裡的氣功師,想著。


2

結果兩個人在成功潛出藍雨俱樂部之前就被方世鏡給拎了回來,之後免不了就是一頓訓。

方銳一直逮著機會偷瞄他,故作無辜的眼神讓鄭軒很是無奈。

「宵夜這次就先欠著。」他用口型偷偷說。

鄭軒挑眉。

「方銳!給我注意聽啊。」方世鏡說,「還有,藍雨通道外頭每條路我都知道,以後我會隨時注意。」

「真的假的。」方銳一臉不信。

鄭軒聳肩。

「你可以試試看。」方世鏡倒是笑了,雖說他也不是很明白,當初身為一隊之長的人到底探出這些小路要做什麼。


3

黃少天聽說這件事之後很不高興。

「你們就自己出去吃好的,有沒有想到我們啊、哈?」他用眼神示意喻文州接話,怎料對方正專注在自己手上的小冊子中,無暇理會他。

黃少天悻悻的作罷了,「總之下次如果你們成功溜出去了,記得要給我帶一份!」

「噢。」鄭軒下意識的就應下了。

等等,自己剛剛答應了什麼?

看著黃少天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鄭軒覺得做人真是太難了。


4

「藍雨這賽季不是打得很好啊。」方銳趴在自己床上打著手遊,一邊還分了一些視線出去給半趴在書桌上犯懶的自家室友。「我說鄭總啊,您是有多大事業要做?累了就回床上睡去,睡那兒能睡好嗎?」

「我覺得還行...」鄭軒答道。

「你行就行吧。」方銳不以為然,他翻過身,仰躺在床上把手機扔到一邊去,「聽說黃少天和喻文州兩個都是下賽季要出道啊、你說什麼時候輪到咱倆呢?」

「應該不會那麼快,但,怎麼樣都好吧。」鄭軒說。

方銳轉過頭盯著他看,「你真這麼覺得?」

「...當然還是想要成為職業選手的啊,如果你說的是這個的話。」鄭軒撐起身子坐了起來,「不過我相信、我們都能行的吧?」

「說的這樣,有誰會不相信自己呢。」方銳雙手擺了個架式,一個氣功師技能的姿勢朝鄭軒推了出去,「但也不是誰都能留下的吧。」

「那不然這樣。」鄭軒眨眨眼,「我留下,你走好了。」

「去你的。」方銳笑著,「真誠的雙眼」若有似無的閃過了一絲迷惘。

「往好處想,當初你打挑戰賽不就只是玩玩而已?」鄭軒終於捨得離開書桌,拖著腳步走道床邊一屁股坐了下去,「還能被這樣挖來訓練營,這代表你肯定有些值得注意的地方啊。」

上一個被藍雨主動找來訓練營的,可是黃少天、「藍雨的未來」呢。

「呦,看不出來你還挺會鼓舞人的?」

「多多少少。」鄭軒打了個呵欠,躺床睡了。


5

時間久了,鄭軒差不多都忘記了在過去一個太過平凡的夜晚裡頭,自己和這位只相處了短短一年左右的室友,曾有過一段不太平凡的對話。

但換個角度看,這份追求夢想的心,大概自始至終都沒有變過。

在方銳準備要離開藍雨的時候,他倒是稍微想起了一些。

呼嘯特地過來藍雨挖人,肯定不是帶回去淘汰用的,鄭軒坐在床沿看方銳收拾東西,手肘撐在膝蓋上撐著頭。

眼前這個人,注定要走一條不平凡的道路。

那自己呢?鄭軒暗忖,他站了起來,從抽屜裡拿出屬於自己的帳號卡。

槍淋彈雨。

這個角色,將會陪著他走過許多個年頭,勝利與失敗、歡笑與悲傷。

但在那個時候,他心裡所想的,只是自己能不能帶著它,踏上屬於榮耀的舞臺。

當時的他還不知道,或多或少心裡也有著惶恐不安。

未來,究竟會是怎麼樣呢?


6

接到百花所拋出的邀請後,鄭軒仔細思考了一下,在藍雨度過的這些年頭。

真的是習慣了,在黃少天喋喋不休的時候左耳進右耳出、在喻文州微笑的時候自覺的躲到不顯眼的角落裡去,在宋曉痛苦的捂住雙眼時淡然的掏出墨鏡戴上--當然不是真的,自己領會一下。

還有于鋒、徐景熙,方銳還有更多不被眾人所知道的名字,鄭軒不敢肯定的說自己記得所有人,但他清楚的知道,這些年來自己一直過得挺舒心的,而身旁的人功不可沒。

而未來,他也想繼續在有著這些人的這個地方,繼續的努力下去。

所以他用一個沒出息,甚至可能說是藉口的理由回絕了這個邀請。

習慣在藍雨了,當核心,壓力山大啊......

說起來,壓力山大這個口頭禪,究竟是從什麼時候緊緊的跟在他身上的呢?


7

大概不是剛出道那會兒,鄭軒捫心自問,剛成為職業選手時自己還是挺振奮的。

比起喻文州和黃少天這倆早已定下來的人選,鄭軒在得知自己也將註冊成為職業選手時心裡的確是驚訝的。

畢竟來到訓練營也才不到一個賽季的時間,被叫去說話的時候他想著的是自己的訓練成果也不差呀怎麼就要被淘汰了呢。

還有黃少天,作為下任副隊長他肯定是知道些什麼的吧。鄭軒不太確定的想著,也不及早通知讓自己有些心理準備,真是太不夠朋友了。

所以當被太大的喜訊砸的摸不著方向時,他才模模糊糊的想起,這幾天黃少天總會看著他露出的詭異笑容。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太棒了。鄭軒想,不用回去重新踏上過去那些自己選擇離開的、尋常人會走的道路了。


8

會走上電競這條路的,骨子裡多少都有些叛逆,只是明不明顯罷了。

能成為職業選手的,誰不想要像那些頂尖的大神一樣,在舞臺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鄭軒當然也不例外,所以在剛開始的時候,這不上不下的位置也讓他懷疑過自己是否真的有足夠的能力,畢竟在隊中有喻文州黃少天兩個極其耀眼的存在,自己的職業也有個標誌性的前輩正如日中天。

那一點沮喪就這樣被他壓在心底,大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時常感到壓力山大,即使時間久了他開始覺得自己這樣的情況真的很不錯,不會受到太多的關注,也逐漸意識到要像黃少天他們那樣天天待在隊伍的最前方那才是真的壓力山大。

即使是這樣,這句話也怎麼樣都改不掉了。


9

鄭軒知道自己一直以來被評斷的毛病。但要是他真這麼沒幹勁,那就走一條尋常路子罷了,何必選擇這相對艱辛的道路呢?畢竟他也不是不會讀書,就算不是頂尖但也差不多行。

要現在的他去回想,他也解釋不出當初到底是懷著怎麼樣的熱情,踏進了藍雨訓練營。

然後一待十幾年,也不想離開了。

在這麼樣一個挺強的戰隊,有著挺重要、卻又不是最重要的位置,手上握有著挺漂亮的成績,就如他所說的,自己在藍雨待得很舒服。即使嘴裡總抱怨著壓力山大,但鄭軒其實是一個擅長替自己找到最舒適的生活方式的人,他知道如何將自己的壓力釋放出去,也知道在怎樣的環境及景況裡頭,自己能夠過得最好。

對他來說,藍雨就是一個能提供這樣生活的地方。


10

「哎、鄭軒我問你。」黃少天按掉了電腦屏幕的電源,轉了個方向面對正做著最後一組基礎練習的鄭軒。

戴著耳機的鄭軒沒有聽見,他專注在手中的操作上。

黃少天耐心地等著,並不如外界說的那麼誇張,他也不是無時無刻都得說話的。

終於,鄭軒完成了訓練,他揉了揉眼睛,摘下耳機。

黃少天又說了一次,「鄭軒啊,我問你個問題行吧?」

鄭軒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想問就問啊,難不成我叫你別問你還能夠閉嘴?」

「靠靠靠鄭軒你別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損我,但今天你運氣好本劍聖寬宏大量不跟你計較,下次你最好給我...」

「行了行了。」鄭軒象徵性的捂住了耳朵,「黃少你要問什麼就問吧?」

黃少天哼了一聲,「也不是什麼重要問題啊,就想問問你。」

「你說,藍雨對你來說,算是什麼?」

鄭軒暗自翻了個白眼,還說什麼不是重要的問題,睜眼說瞎話吧這。

明明就在意的很。

「那黃少你呢?」

「我啊,等等等等明明是我先問你的我幹什麼要先告訴你啊!」

「你倒是先給我點思考時間啊,壓力山大。你要問我彈藥專家的操作訣竅我倒還能教教你,劍、聖、大、大。」

「滾滾滾我玩劍客玩得好好的跟你學彈藥專家做什麼,算了算了我先走一步都快餓死了,你東西收一收記得關電源啊。」

「知道知道,別再念了。壓力山大。」


11

差不多的一個問題,當初于鋒並沒有正面回答。

說實話鄭軒其實也挺好奇他會怎麼回答的。

但他知道那不重要,于鋒的未來在百花,無論藍雨對他有著怎麼樣的意義,那都只是過去了。

而自己,與黃少天同樣,他們的未來在藍雨。

藍雨,就是他們的未來。

因此,這個問題,相對的就有價值了許多。

所以鄭軒仔細地想了想,就如同當初在思考未來時,也如同當時思索自己到底是不適合做個職業選手時。


12

大概...

鄭軒笑了笑,對著空蕩蕩的訓練室。


13

大概是,家...吧。
























14

一走進食堂鄭軒就被糊了滿臉奶油。

又來這招,他在心底嘆了口氣,壓力山大啊。

「隊長你也不管管!」鄭軒哀號。

「這是大家的心意啊。」喻文州笑著說,「生日快樂阿軒。」

「隊長!!」其他人紛紛表示譴責,一個人就這麼搶先說了出來實在是太沒道義了。

「...你們這樣浪費我的蛋糕就很講義氣了?」鄭軒挑眉,伸出舌頭舔了舔唇邊的奶油,有點甜。

眾人紛紛表示軒哥別在意,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鄭軒想念起槍淋彈雨的手雷。

「算了,至少你們沒再玩那個哏,有進步了。」鄭軒嘆道,他還是很懂怎麼給自己找樂子的。

「那個哏?」喻文州問,瞄了黃少天一夥人一眼,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來。

「就那個吧,六一...」鄭軒講到一半止住了嘴,他發現或許是自己太天真了。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期待了。」

「那我們就大發慈悲的完成你的願望!」

「拆禮物吧,鄭、軒、前、輩~」

「啊,還有小盧這是你的。」


15

我錯了啊啊啊!!鄭軒仰天長嘆。

這什麼鬼地方,現在改答案還來得及嗎!!!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