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自家副隊變貓了該怎麼解!?

取名廢一個ˊˇˋ

 

我只是想看小江貓貓蹭蹭小周/////

所以他就變貓了

我就是這麼任性ˊˇˋ呵呵

結果最後好像只有小周蹭了他一下www

 

 =============================================

 

  周澤楷敲了敲門,跟預期一樣沒有得到回應就逕行掏出鑰匙打開江波濤的房門。

  嗯?

  床上沒人?!!

  「…江?」周澤楷有點被嚇到。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們輪回的江副隊早上不太容易醒,簡單來說就是…賴床成性的一個人。

  把他親愛的副隊叫醒就成了周澤楷每天早晨的第一要務。

  這種狀況還是第一次遇到,周澤楷過來時江波濤不在床上。

  不在床上、那…在哪裡呢……?

  環顧四周,晨光從窗簾隱隱透進,房間一如每日早晨的祥和。看看廁所的燈也並沒有亮著,周澤楷的疑惑越來越重,難道先去訓練室了嗎?

  想到這點到周澤楷掀開被子想稍微鋪整齊後踏上他的尋找副隊之旅,沒料到迎接他的是另一次驚訝。

  第一眼看到的是淡棕色的一團,然後周澤楷定了定神,發現是一隻蜷縮在床上,睡得挺舒服的…貓?!

  周澤楷被嚇得說不出話……好吧這不算什麼,但是此刻他的腦海只剩下俱樂部是不是不能養寵物啊…這個念頭,其他基本上是一片空白。

  一直到終於稍微冷靜了些後,周澤楷盯著那看上去很熟悉的毛色,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嗯,很軟。

  在這同時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於是只做不說的槍王大大伸出食指,戳。

  淡棕色的貓低吼了一聲,顯然對於睡眠被打擾很不高興。

  周澤楷挑了挑眉,再戳。

  這次他被揮了一拳,雖然是在手上,而且軟綿綿的觸感讓他沒有絲毫被打的感覺。

  到這個時候,周澤楷差不多確定了。

  眼前這無疑就是他那愛賴床兼有嚴重起床氣的江副隊。

  先不論這情況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周澤楷決定確切的執行自己的例行任務--把人…把貓叫醒再說。

  「江!起來…」用力搖。

  不理。

  「江……」捏臉。

  通常到這個時候,江波濤也差不多醒了,只是還會做些起床前的掙紮。

  但是周澤楷實在看不出那隻貓有任何半夢半醒的感覺--因為是貓嘛…,最後只看到對方終於睜開眼睛,然後,瞬間清醒。很顯然是被嚇醒的。

  至於周澤楷怎麼看出來就別問了,總之他就是知道。

  江波濤總算是醒來了,他望著周澤楷,試圖搞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周澤楷聳聳肩,這不一起床就這樣子了嘛……

  他就這樣看著江波濤左看看、右看看,呵…自家副隊不知所措的樣子還挺稀奇的,他想著。

  最後江波濤的視線落在牆上的時鐘。

  啊。要開會呢。周澤楷突然想起來了。

  輪回選手內部的會議,不外忽討論討論下場比賽的配合、研究研究對手的視頻。不用說主持會議的人肯定是江波濤。

  看得出來江波濤挺煩惱。

  身為一個合格的戰隊隊長以及理想情人,周澤楷知道這是自己該要站出來的時刻了!

  所以當輪回眾人打開會議室的大門時,看到的就是坐在桌前一副蓄勢待發的隊長。

  而且只有他一個人。要知道隊長和副隊兩個人成天是形影不離,隊員們早就過了捂著眼睛喊燒的階段…因為習慣了。

  這是怎麼回事來著?大家可都還記得召集這場會議的人是江波濤,而且大概除了孫翔以外的所有人也都還記得由周澤楷主導會議的那段悲慘歲月。

  倒不是說周澤楷不好,大部分時候他的戰略意圖還是挺不錯的。

  問題是聽不懂啊!再好的戰術沒人搞懂怎麼辦還不是一場空?

  所以當聯盟成功人士方明華問出「副隊呢?」三個字的時候可以感受到所有人鬆了口氣。絕對沒有嫌棄隊長的意思、但是副隊、我們需要你啊啊啊!

  周澤楷搖搖頭,考慮了一下之後說道:「江…不行、我來。」

  趴在椅子上的江波濤(貓)在心裡嘆了口氣。

  加油吧小周,這次我幫不了你了。

  在周澤楷眼裡的熱情差不多消失殆盡的時候,輪回的隊友們也差不多撐不下去了。

 吳啟鄙視的用筆戳了戳一不小心就閉上眼睛的杜明,低聲問另一邊的呂泊遠:「說認真的,副隊到底去哪裡了。沒聽說過今天有什麼事呀?」

  呂泊遠搖搖頭,眼神呆滯的看著周澤楷又一次把視頻暫停。

  看得出來、大家都看得出來周澤楷有很多話想說,大家也都看的出來螢幕上暫停的畫面挺關鍵,身為職業選手他們也都有自己的解讀與看法。問題是團隊的戰略,而周澤楷正在很努力想把這重點提出讓大家討論討論,無奈隊裡唯一槍王語技能滿點的副隊不在--雖然嚴格來說是在現場沒錯。

  江波濤也是鬱悶,昨天晚上跟周澤楷討論出的戰術他一點沒忘,周澤楷在說什麼他當然也懂,只是沒法說啊!

  看著周澤楷用求助的目光望著自己,江波濤也覺得很無助。

  對、小周我知道你需要幫忙,可是我幫不了你,除非先來個人幫幫我。

  周澤楷愣了一下,雙眼突然放出希望的光芒。

  沒錯,他知道江波濤想了什麼,至於為什麼…那不重要。槍王和他家副隊自帶電波溝通技能,這樣講信嗎?

  周澤楷瞬間決定,更改會議討論重點。

  被周澤楷抱到桌上,接受一群訝異隊友的目光洗禮,江波濤覺得想死。

  「隊長…?」呂泊遠看著把頭埋到桌上死不看他們的貓,疑惑的問了一聲。

  俱樂部不能養寵物這大家都知道,也沒聽說過周澤楷有這方面的愛好啊?

  方明華比其他人快些回過神,他知道周澤楷不是沒分寸的人,不會明知道規定還去違反。

  那問題就來了。

  周澤楷抱著一隻貓來開會到底是為什麼呢?

  還有,那貓哪來的?敢情是早上出門撿到的?早上沒看他出門啊。

  於是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看著那隻貓跳回江波濤的位置繼續搞自閉。

  「話說到底為什麼副隊今天沒來啊?」輪回眾人淚目,翔翔你關鍵時刻總特別的重點呢。

  「有來。」周澤楷認真的說。

  噢…有來啊。

  好那咱們來數數。周澤楷方明華吳啟呂泊遠杜明孫翔。會議室就這些人啊。難不成江波濤還會跟他們玩躲貓貓?又不是翔翔。

  「喂!」孫翔不服。

  好啦就打個比方,我們也知道你不會幹這事兒。

  於是眾人的視線就跟著隊長移動,移到霸佔著江波濤位置的那團淺棕色的毛球上。

  好像明白了什麼。

  嗯…這信息量有點大……

  臥槽真是那樣嗎?

  「副隊…?」杜明小心翼翼的試探了下。

  那隻貓抬頭看了他一眼,尾巴一甩又窩回椅子上了。

  好吧這隻貓是副隊,看這反應的話。

  嗯……

  為什麼啊???!!

  「隊長這…真是???」

  周澤楷點頭。

  「為什麼?」

  周澤楷搖搖頭。

  「重要的是要怎麼變回來吧?」方明華沉痛的說。

  「有辦法?」周澤楷問。

  「沒有……」眾人沉默。

  「好吧那我們還是先回到一開始,副隊昨天有做什麼不尋常的事嗎?」

  江波濤和周澤楷一起搖頭。

  「吃了什麼東西?」

  江波濤看了周澤楷一眼,「一樣。」後者答道。

  「一樣…?和大家一樣的意思?」

  「嗯。」

  其他人用感動的眼神望向此刻像是散發著神聖光輝的治療,竟然除了副隊以外還有人得到過槍王語技能書嗎?

  「咳咳。」方明華擺擺手,「猜的。」

  「猜的就猜的唄,那咱們繼續問下去?」

  「不然還能怎樣?」

  「這種事真找得出原因嗎?」吳啟一語驚醒夢中人。

(完全沒有錯因為這只是作者的一個不負責任的腦洞哈哈哈((你滾!!)

  「沒有原因?那現在該怎麼辦?」

  「通常這種時候,」就在吳啟同志正要發表高見的同時,孫翔接過話,「睡一覺之後隔天就會恢復了吧?」

  「臥槽翔翔你行啊就這麼簡單我咋沒想到!」呂泊遠一個柔道家也跟人騎士一樣玩起了嘲諷。

  「就是、吳啟還是你說吧。」杜明跟著附和。

  吳啟斜眼望瞭望兩人:「翔翔準確的說出我的心聲。」在孫翔怒吼著「誰是翔翔啊!」的同時又補了一句:「書上都是這樣寫的。」

  你看的都什麼書啊!!呂杜兩人在短暫的石化後心裡刷上了滿滿的吐槽。

  暫代「如何把江波濤變回來」會議主持人的方明華表示:「既然暫時沒有辦法那也只能這樣了。」宣佈散會。

  「這就是結論嗎?這有跟沒有又有什麼差別!」來自被超級看得開的牧師嚇了一大跳的某劍客。

  「不然小明你說還能怎樣?」收到來自刺客的拍肩。

  周澤楷看了看吵雜的會議室,再看了看無奈的江波濤,接收了副隊的指示後開口,「訓練。」

  他當然擔心如果變不回來該怎麼辦,可是江波濤本人都說先訓練了,那就去訓練吧。

  「看吧小周都開口了。」方明華說:「訓練吧。」

  於是正是宣告散會。一群人魚貫走出會議室。

  周澤楷無視江波濤充滿殺氣「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的眼神,把人…把貓抱在雙臂之間跟著走出去,還用臉頰蹭了蹭。

  江波濤只能由他去了,誰讓自己現在是一隻貓呢。

  白天就在訓練與眾人各自的思慮中度過了,江波濤當然是沒辦法訓練了,周澤楷也是心思全不在那上面,一槍穿雲的動作一度讓人會懷疑操作者真的是個職業選手嗎?

  好容易捱到訓練結束,又經歷了晚上大家七嘴八舌的一番討論--還是沒想出除了去睡覺以外任何具體方案--之後,周江一人一貓從善如流的回房去了。

  周澤楷回房去盥洗的時候,江波濤在床上思考人生。

  雖然通常這種狀況隔天醒來就會恢復,但是凡事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萬一…萬一變不回來的話…

  輪回又要變回那個溝同不良的戰隊了嘛!!!??太可怕了!!

  我說那不是重點吧江波濤大大。

  咳、好,重來一次。

  …如果……

  「沒有如果。」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周澤楷看著江波濤,堅定的說。「會一直這樣。」

  不管世界變成什麼樣子,我會永遠在這裡陪著你。

  江波濤突然有點慶幸周澤楷看不出自己臉上的紅。

  殊不知其實周澤楷什麼都知道了。

  知道吧,溝通電波可不是你想用的時候才用的。

 



    周澤楷敲了敲門,跟預期一樣沒有得到回應就逕行掏出鑰匙打開江波濤的房門。

  嗯?

  床上沒人?!!

  「…江?」周澤楷在兩天內第二次被嚇到。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們輪回的江副隊早上不太容易醒,簡單來說就是…賴床成性的一個人。

  把他親愛的副隊叫醒就成了周澤楷每天早晨的第一要務。

  這種狀況只在昨天遇到過一次,之後周澤楷就發現自家副隊變成了一隻貓。

  沒變回來嗎?周澤楷歪著頭,有點苦惱卻又不是那麼苦惱的想著。

  他走進房內,掀開床上的被子。

  空的。

  就在此時,輕柔的腳步聲從周澤楷身後傳來,接著一雙手臂環住他的頸子。

  熟悉的氣息縈繞在身邊,讓周澤楷覺得很安心。

  「早安,小周。」江波濤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笑意。

  「早。」周澤楷轉身,給了自家副隊一個早安吻。

  晨光從窗簾隱隱撒落,帶著暖暖的熱度照耀在兩人身上。

 

END

 

難得平靜的早晨。

  因為自己當然會擔心嘛…所以難得的不賴床了。大致上是這樣

  然後不要問我溝通電波到底是什麼東西 很順的就寫上去了ˊˇˋ((負點責啊你

 


热度 57
时间 2015.04.12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