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徐]咫尺天涯 上

車上音響一直無限迴圈JJ的修練愛情讓我生的腦洞

大概這兩天能把剩下的結尾結束:3

其實本來以為會BE的葬禮都想好怎麼寫了

不過最後並沒有朝那個方向去所以請放心食用

然後請注意 景熙一開始就死了

設定是嗯…像一個實驗機構 大家都是科學家w

喻黃出現的頻率挺高請容我標一個:3(你滾

 

 ================================================

 

吃過晚飯,黃少天嚷嚷著要出門晃晃,喻文州想了想,決定叫上大夥兒一塊去。

李遠一臉悲憤的看了兩人一眼,「還是不了,我這兒還有一些數據沒分析出來呢,你倆自個兒去吧。」

宋曉就比較淡定一些,至少還能表情平靜的表示要回房去看看新出來的期刊。

盧瀚文剛剛說完吃飽了就跑了,估計又跑隔壁部門串門子去了,喻文州想著有空稍微跟王杰希討論討論這事。

「哎哎哎我說啊,鄭軒哪兒去啦怎麼好幾天都沒見著他?」黃少天突然發現飯廳少了一個人。

「他自己關房裡好些天了,估計在忙活什麼吧。」宋曉聳聳肩,他們這些做研究的有時候想到了什麼新點子廢寢忘食到幾天不見人影也不是什麼怪事。

「再說了,如果真有什麼工作能讓他好好投入,對他而言也是件好事吧。」喻文州說,「就怕他一個人關在那兒自顧自的消沉,人越是這樣越是會把自己逼向死胡同,完了就再也出不來。」

眾人沉默,連黃少天也靜了幾秒。

「他那種人應該…應該不會吧?」半晌,才硬擠出一句話,語氣滿滿的不確定。

「誰知道呢?」喻文州目光深沉,「不過即使是我…如果有天少天你不在了,我也沒辦法肯定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這話題挺沉重的吧,可是為什麼不自覺的手上出現了火把?

宋曉拍拍李遠,一臉我懂你你不是一個人,「那我們該要去看看嗎?還是繼續留他一個人靜靜?」

「…去看看吧,這麼多天了委實讓人放不下心。」

於是一行人向鄭軒的房間走去,敲了敲門沒得到回答,喻文州問了聲「鄭軒?」後就伸手轉門把,出乎意料的,門沒鎖。

房裡一片黑暗,只有電腦螢幕閃著冷光,模模糊糊只能看見有個人影趴在桌前。

「睡著了?」黃少天看著鄭軒微微閉上的雙眼問道。

沒有人回答他,喻文州的視線落在螢幕上,嘴唇抿得死緊。

「我…這個程序,不是老早就廢棄了嗎?」宋曉驚訝道。

黃少天研究了下,環視周遭的幾個人,他們都瞭解呈現在屏幕上的文字編碼代表著什麼,因為它們就是在多年前由現場的這些人共同編纂出來的。

藉由提取人的記憶,將之數據化之後,可以讓死去的人回到這個世界上,即使不再真是個活生生的人,只是一個由回憶所構築出的意識體。

他們把這過程稱作「喚醒」。

那確實是一個劃時代的成果,足以讓他們所有人揚名立萬。 

可是當喻文州第一個從成功的喜悅平靜下來時,他發現這個程序不該被實現。

太過違反自然。

生死的隔閡其實不該被超越,而且說實話也並不能夠。

近在咫尺可又相隔兩界的感覺能把人逼到崩潰。

察覺到這一點,藍雨實驗室放棄了這個他們進行了好幾年的計劃並將它封存起來。

除了參與計劃的這幾個人,沒有任何其他人知道。就連後來加入藍雨的,天賦異稟的盧瀚文也一點都沒聽說過。

所以沒有人預期會再見到這樣的介面,直到此刻。

喻文州嘆了口氣,示意所有人出去,留下鄭軒一個人在房裡沉睡著。

「…沒想到竟然這麼……」

「老鄭這是…實在是太……」

「不過標準程序不是要盡可能蒐集所有跟那個人有關的記憶嗎,啟用之前該先來問我們要吧?」

「鄭軒沒有那麼笨,他知道我們會阻止他……」

「你是說,單憑他自己一個人的記憶?!」

「那樣…會不完全吧?」

「會有什麼後果?」

「…不知道,其實沒有任何人真正使用過不是嗎,一直只停留在實驗階段。」

「那天我們都不該離開的。」喻文州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我們都被鄭軒看似冷靜的表現給瞞過了。」





徐景熙閉上眼睛的時候,鄭軒還緊緊的抓著他的手。

才剛剛送走藍雨的其他人,鄭軒說了有任何事情他會處理,景熙目前的狀況挺穩定應該不會有問題。

整個晚上他就一個人坐在床沿,感受著指尖上漸漸冰冷的溫度,偶爾嘟囔著一兩句壓力山大。 

直到窗外的天漸漸亮了起來,他都沒有任何動作,沒有睡也沒有起身,就只是望著徐景熙的臉龐發愣。

大概過了午飯時間,幫著一直沒出現的鄭軒和徐景熙拿來食物的喻文州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鄭軒?」他把餐盤輕輕放到桌上。

好容易鄭軒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眼神麻木。

「景熙走了。」他說。

喻文州語塞,半晌過後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什麼時候的事?」

「昨晚,你們剛走不久。」鄭軒的語氣平淡得彷彿事不關己。

「……」

後來鄭軒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依舊慢悠悠的過著日子,做著他的研究。

藍雨眾人也以為他這麼快就走出來,這樣對他再好不過。雖然還是會擔心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鄭軒做出什麼不對勁的舉動。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大家也漸漸的放下心來。

怎知鄭軒竟是那種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主,要不是剛巧讓他們發現,估計有天早晨就一個徐景熙出現在實驗室跟大夥兒問早他們都還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有誰會想到一向默默做著自己事的鄭軒會挖出多年前那如今差不多已被視作禁忌的研究呢?

喻文州很苦惱,其他人也跟著他一起苦惱。作為編寫者,他們都瞭解這件事有多麻煩,這也是為什麼當初他們甘願讓幾年的努力變成白工的原因。

問題在於鄭軒不可能不明白嚴重性,即使如此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投入其中,這代表一直以來反對的理由已經無法說服他放棄了。

難道真只能等他自個兒想通嗎?有可能嗎?

如果去勸他會不會反而造成反效果?

又過了好幾天,鄭軒還是沒有出現,大夥兒輪流以送飯的名義去看他,都沒有人再看過那個程序出現在電腦上。

這不妙。喻文州說。他沒發現咱們知道,還在瞞著我們,雖然大概即使發現也改變不了什麼。他依然在進行著他的計劃。

要怎麼阻止他?

一屋子科學家的聰明頭腦卻沒有人能想出什麼具建設性的提案。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可這次隨時間滋長的是深深的擔憂。

即使漸漸的鄭軒不再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這份憂心也並沒有平息。

「大概是完成得差不多了吧。」有天黃少天偷偷的在喻文州耳邊說,不意外的看見對方的眉頭和自己一樣緊緊皺起。

他們已經準備好隨時可能看見一個實際上並不存在的徐景熙出現在他們面前,當然也想過去認真跟鄭軒談談,但是沒有一個人有把握。

沒有一個人經歷過一樣的痛,再多的安慰也並沒有任何實質上的意義。

他們都太聰明了,鄭軒也一樣。聰明人不喜歡做沒有意義的事,也不喜歡別人對自己做沒有意義的事。

所以他們等著、等著。

一直等到有一天,回寢室拿東西的李遠慌慌張張跑下樓,說鄭軒在對空氣說話,還聊得挺開心,一點都沒有平常壓力山大的樣子。

「對空氣說話?」黃少天驚得一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他…辦到了。」喻文州陰沉著臉說。

「辦到了?可是為什麼是…對空氣…看不到的……」李遠問,眼光還望著樓梯的方向。

「我後來想了想。」喻文州答道,「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若是鄭軒真喚醒了徐景熙,他會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我們面前,因為以往的研究結論都是那樣判定的。」

「但是這次……」宋曉喃喃道。

「對、他並沒有照我們之前的程序來。」喻文州看著其他人。

「他只參照了以自己的記憶所編寫出的數據…」李遠接上話。

「所以這個徐景熙並不是我們其他人所認識的那個徐景熙。正確來說,這個徐景熙對我們而言並不存在,他對我們來說不是徐景熙,因為他只是鄭軒心目中的那個徐景熙,跟我們每個人所認知的徐景熙都有著差異。因此我們看不見他,因為我們無法看見在我們眼中算是不存在的事物。」黃少天一連串的徐景熙講得跟繞口令似的,可沒人有興致吐槽他。

喻文州深深嘆了口氣:「那時候的研究漏考慮了很大一部分呀,這樣看來,只有將記憶用於喚醒的部分人才能夠看見並與被喚醒的人相處。對於廣大群眾來說,死人還是不可能復活的。」

「……現在想那些都沒有用了,老鄭要怎麼辦?可真是待在名符其實的兩人世界了啊。」李遠說。

「我倒是想知道,」宋曉沉思,「徐景熙需不需要,下來吃東西,就算我們看不見他。」

事實證明單身狗依舊心累。

幫著把一臉好奇看著鄭軒望沒人空位上盤子添菜的盧瀚文打發走,李遠突然發現鄭軒一個人放閃也放得挺勤快的。另一頭在吵著到底吃不吃秋葵的兩個人就更別提了,這世界太不公平。

宋曉感同身受的拍拍他肩頭,有這麼個難兄難弟,要在這種世道生存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對了…徐景熙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吧…嗎?」兩人說起悄悄話。

「他知道。」鄭軒淡定的回答。喚醒成功後他也就並不繼續瞞著其他人了,大夥兒雖然擔心可面對這特坦白的舉動還能怎麼辦呢?

有講那麼大聲嗎悄悄話!?

「沒有,我們都沒聽到。只有景熙聽的見。」鄭軒翻譯。

……老鄭你現在的畫風有點像輪回的某人啊。

「……」喻文州撐著頭,注視著這個方向。

暴風雨前的寧靜。

所有人離開飯廳的時候,桌上還留著一點都沒動過的一份飯菜。

「嘿老鄭啊,」黃少天一副閒話家常的語氣,「徐景熙有好好吃飯吧?」

鄭軒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廢話你不會自己看嗎?壓力山大。」他聳聳肩,回頭又跟徐景熙說上話了。

黃少天神色複雜。

這不就是看他沒吃才問嗎?

「少天。」喻文州朝他搖搖頭。


tbc


热度 20
时间 2015.04.25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