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西]

Q:半夜不睡覺幹什麼呢

A:我也不知道www來寫英西啊ww#

*因為我睡不著所以把親分也吵醒ㄌ((什麼#

感覺英西應該要有點病病ㄉ可是我寫不出來wwww##

神秘的一小段東西沒有重點wwww重點就是該睡覺不睡覺哈哈

覺得這種段落存放方便以後寫文詞窮可以塞進去wwww((你夠

天 快亮了((遠目

#

黑暗中那頭熟悉的金髮也顯得黯淡,安東尼奧拉起被子,默默平復較平時而言快了一些的心跳。

適應黑暗的雙眼掃過身旁人熟睡的臉龐,啊不,大概睡得挺淺,一向如此,估計稍微再大點的動靜就能吵醒他了吧。安東尼奧有些惡意的想著,最後還是壓下了打擾人睡眠的衝動。

不過話說回來,安東尼奧仰躺回自個兒的枕頭上,入神的盯著一片黑暗。真是有點諷刺呢,那人是他惡夢的根源,但醒來後第一眼尋找的卻也是他。

亞瑟˙柯克蘭。

「某方面其實法蘭西斯並沒有說錯。」安東尼奧對著天花板喃喃自語,「雖然他是個變態但是他比誰都瞭解,或許更甚於我們自己。」

根本就是自找的,平和下的暗潮洶湧。

安東尼奧想,骨子裡不甘寂寞的劣根性怕是從來不曾消失過,所以才會一勁兒的望風口浪尖鑽。

自找罪受呢這是,他嘆息。

「半夜不睡覺幹什麼呢?」略低於室溫的手臂環上了安東尼奧的頸子,他反射性的一僵,幻想那雙手接下來可能會掐住自己,肺部得不到氧氣的感覺可真是...嘖嘖,他寧願不去想像。

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當然。

「醒了啊,亞瑟。」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很顯然對方已經醒來還裝模作樣的說廢話並不是安東尼奧慣用的說話方式。

「廢話。」然而才半醒的某人判斷這句話為廢話了。安東尼奧聳聳肩,這事兒怎麼樣都好。

事實上他們沒什麼好說的了,夜晚的尾巴催人入睡,空中的星子比起16世紀那段腥風血雨的日子要少的多,也大概真正的星星並沒有變少,只是看不清、看不見了。

又有多少事是看不清也不想看清的,有多少事是始終弄不明白也沒想過要弄明白的。比如亞瑟,比如自己。比如兩人的關係,比如自己對他的複雜感情。

呵,還真是一團混亂,很多事還是別去想,可不是。

安東尼奧閉起眼,他決定不要去想了,至少現在,好好補完餘下不多的睡眠。

热度 6
时间 2015.07.23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