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5

論為何我總在考試前一天更新(。

大概除了以耍蠢的方式表達輪回的融洽(...)以外啥都沒幹的一章

>>

05

「讓、讓他跑了。」杜明喘著氣,恨恨地罵道。

「都沒事吧?」緩過了氣,方明華挨個把所有人都看了一回。

眾人回頭望向身後,濃濃的黑煙仍不停向上竄升著。

「可惜啊,那麼久的準備,全白費了。」

「這倒不見得。」呂泊遠理了理衣服,「至少短時間內他大概沒法再起來了。」

「不管怎麼說,總歸是個威脅。」方明華說,「而且這次我們可是和他徹底翻臉了,估計他若能夠東山再起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搞垮輪回。曾經他的謀劃已經接近完成,這次的敗落恐怕只會更加加深他的執念。」

「不會讓他得逞。」周澤楷伸出手扶了江波濤一把,接過他仍握在手中的天鏈,還有些發虛的身子在狂奔之後過了這麼一段時間也還沒緩過來。

「謝謝。」江波濤喘著氣,手撐在膝蓋上。

「不會。」周澤楷說。

注意到其他人複雜的眼神江波濤在心裡默默翻了個白眼,誰來告訴他該怎麼和這夥人溝通啊?

「對了…」江波濤遲疑了半晌,「你的風衣…」一不小心就落下了。

「沒關係。」周澤楷說。

「這倒是真的不用介意。」方明華接上了話,緩過了差點又要因簡潔的對話而冷下來的氣氛,「聽說小周他啊,衣櫃一拉開全是差不多這個樣子的風衣,還真不差這一件。」

「隊長真的超愛風衣的啊,雖然其實並沒有親眼見過他的衣櫃,實在是百聞不如一見啊,好想…」

周澤楷瞪了那瞎起鬨的那群人一眼,轉過頭來對著江波濤露出靦腆的笑,「沒那麼誇張。」

救命啊自家隊長耍流氓怎麼辦急在線等!

死裡逃身的眾隊員們深深感到或許最大的威脅就存在於他們內部。

唯一幸免於難的方.脫團狗.明華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慢悠悠的安撫著受到成噸傷害的隊員們,「好啦,該回去了。」

一點誠意都沒有。

「走。」周澤楷負責任的也來彌補方才受到傷害的隊員的眼睛。

同樣一點誠意也沒有。

「走了走了走了。」其他人也只能表示沒有關係我們以前已經習慣了,現在不過是重新再來罷了。

「副隊回來了,我們不是應該覺得很高興嗎?」杜明拉著吳啟到一邊咬耳朵。

「靠你輕點,你想殺了我啊!」吳啟皺著眉頭,「當然啊。」

「小明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呂泊遠湊了過去,滿臉悲壯,「別說,讓它好好埋藏在你心裡。就這麼隨著風消逝吧…」

「哈?副隊你剛才說什麼風太大我有點聽不清。」三個人轉頭,看見方才發話的江波濤一臉莫名其妙。

「副隊?」

「沒事沒事,別理他們。」方明華白了三人一眼,「我們繼續。」

「嗯。」

「噢…」江波濤遲疑的看著兩人,「所以你們的意思是要我跟著你們走。」

「是啊。」

「為什麼?」

「首先,你的確是我們的一份子,做為一個稱職的隊員,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抱著絕對得要把你帶回去的想法執行這個任務的。因為輪回才是真正屬於你的地方。」

「但是我…」

「我知道你什麼都不記得。」方明華說,「這是我們計畫的一部分。你所提出的計畫。」

「我?」

「是的,小江,你畢竟還是我們的副隊長,硬是說服了小周他接受這個瘋狂的計畫。」

江波濤不再答話,不對等的訊息量讓他只能等著方明華說下去。

但方明華接下來的話不僅讓江波濤感到驚訝,同時一直在一旁靜靜看著的周澤楷也震驚地抬起頭來。「當然,我們也不會強迫你跟我們一起走。」

「但是,」方明華淡淡地說了下去,「我想你別無選擇。」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