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Would You Ever Recall My Smile Again? 09

09

「小江,挺精神啊?」方明華拍拍他的肩。

前一天才剛剛經歷了激烈運動、全身痠痛的江波濤縮了一下,但還是愉快地笑著回答了句,「是啊。」

他差不多摸清楚了,食堂就是個各種閒話家常串門聊天的地方,除了必要的情況否則沒有人願意在吃飯的時候還談論公事。

「不錯啊,這麼久沒好好活動了,和小周打過還能夠這樣生龍活虎的。」

「其實也沒有生龍活虎啦…」江波濤往盤子裡添了一些菜。「周隊真的是很厲害啊,他的武器…是槍吧我記得,從頭到尾都沒有看他拿出來呀。」

「其實是雙槍。」方明華閒閒地跟在他後面踱著步,「荒火和碎霜,從小周剛到輪回的時候就一直帶著它們了。」

「哦…」

「不用太氣餒啊,本來足以讓小周使出全力的人就不是太多,況且昨天也只是想要看出你現在水平也不是要生死相搏,我相信小周應該是已經試出來了…」

「所以準備開始工作了對吧?」江波濤嘿嘿一笑,「聽說人手吃緊呀。」

「沒有錯,小江你進入狀況的速度挺快嘛。給你個好評。」

「那就謝謝方前輩啦!是說方前輩不吃東西嗎?」

「哦…我都是在家裡吃的,不是我要說啊,我老婆做的菜可真是…」

江波濤低下頭去吃早飯,思考著要不要學著輪回其他的隊員喊喊燒。當然最後他還是決定繼續保持著微笑。

「對了,小周人呢?」

「周隊啊,他…昨晚好像睡得不太好的樣子,我半夜醒來看他那兒一直有動靜,可能現在還在補眠吧。」

「這樣啊…要不,小江你等等給他打包一份早餐過去吧?他這樣應該是打算略過早飯直接訓練去了,不太好。」

「行啊。」江波濤把最後一口食物塞進嘴裡,「那我就先走啦!」

「待會見。」

「掰啦!」

「對了小江……」

 

不情不願吃了早餐的周澤楷即使明顯精神不濟,在當日的訓練中還是把對戰的對手折騰得夠嗆。

周澤楷從場上退下的時候江波濤只來得及瞄了一眼,正巧看見周澤楷擦拭著仍閃著金屬光澤的短刀,訓練而已當然不可能真搞到見血,而後發現杜明的劍光已經欺近身前,他連忙揮出天鏈去擋。

晚飯後杜明偷偷和呂泊遠咬耳朵,「你今早看見了沒,我在和副隊打的時候。」

「你說隊長?」

「對對對,那眼神…真嚇死我了。」

「隊長今天情緒似乎挺消沉的。」呂泊遠回憶起和周澤楷打的那幾場,「攻的那叫一個猛啊。」

雖然臉上看起來沒什麼變化,但顯然周澤楷的心情也並不是那麼難以判斷的。他的確情緒不佳,大概和晚上睡不好是同樣一個原因。

那個夢,那段他刻意想讓自己遺忘的記憶。

本來江波濤剛走的那段時候他幾乎是不間斷的夢到那場景,後來隨著時間過去在他的刻意壓抑下確是變得並不那麼清晰了,雖說還是不時的侵擾著他。

但是昨夜,那段情景又被完美無差的重現在他的夢境之中,變得無比清晰。

那段記憶讓他打潛意識裡抗拒著對江波濤動手,前日的比試中這種不安被他壓了下去,於是在夜裡便以更激烈的方式反撲了回來。

尤其在他醒來時江波濤已經不在房裡,就算理智上知道對方好好地待在該在的地方,他還是無法抗拒胸口那種煩悶的感覺。

再有這些日子以來那生疏的稱呼…

周澤楷在射擊場對著靶子洩憤,錯過晚餐時間大概又要被方明華念了,不過他暫時不想管。

「那個…我說啊,不去吃飯可是不好的啊。」周澤楷終於捨得放下槍推開門打算回房時門邊的陰影處傳來熟悉的聲音。「老是我給你帶飯也不是個辦法啊,小周。」

砰的一聲甩上了門,周澤楷不假思索地朝聲音來源緊緊抱了過去。

*

小周有點衝動...不過如果再沒有進展的話估計我拖戲能拖到天邊去((

終於要開始進入本來預計想寫的部分了...(

之後大概重點就會在輪回裡面了 任務之類的因為動作戲不太行所以...(喂

评论(4)
热度(16)